刚刚更新: 〔一婚二宝:帝少宠〕〔深空彼岸〕〔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疯狂进化的虫子〕〔仙尊归来〕〔都市之仙帝归来〕〔暖婚蜜爱:天价老〕〔重生之我真是富三〕〔我爸爸是盖世英雄〕〔战天策〕〔龙国域外战神〕〔小阁老〕〔长生〕〔最强仙医奶爸〕〔好孕连连:总裁爹〕〔系统的超级宗门〕〔幽冥真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124章 吐槽“渣男”
    第124章吐槽“渣男”

    小区大门口,宋韵安的车依旧停在那里,似乎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杜越坐在后座,暗中观察宋韵安的表情,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了?”

    宋韵安眉头紧蹙,被他这么一问,脸上的表情更加难看,她气愤的抬起拳头,狠狠的砸向方向盘,谁知拳头砸偏,直接按上了车喇叭。

    宋韵安暗骂了一句,有些烦躁的放下手刹,准备启动车子。

    “等一下!”

    杜越突然开口,然后推开车门直接下车,绕了一圈,走到了驾驶座的车门前。

    他伸手拉开车门,微微歪头看着宋韵安,“你下来,我来开车。”

    “怎么了?”

    杜越挑了挑眉,不动声色地道,“我怕你有路怒症,为了保证安全,还是我来开吧。”

    宋韵安闻言,翻了个白眼,却也听话的下了车,坐到了副驾驶座。

    杜越带好安全带,看了看身侧的女人,“说吧,去哪?”

    宋韵安犹豫了两秒,然后语气坚决的道,“去酒吧!”

    杜越顿了顿,最后还是启动车子,开往市区的酒吧街。

    车子一上路,宋韵安就忍不住扭头看向杜越问道,“我感觉诗诗就是喜欢上那个喻渣男了!刚才她一听到他在医院陪别的女人,脸上满满的都是失望!”

    杜越在一旁也不敢接话,毕竟宋韵安口中的“渣男”指的是他的亲老板。

    宋韵安又气又恼,忍不住继续吐槽,“那个喻以默也真是狼心狗肺,当初带着目的接近我们家诗诗,现在离了婚也不肯放人走,这是什么逻辑?”

    杜越坐在一旁,全程听着她花样吐槽,却硬是没敢接一句话。

    到了酒吧街,杜越找了个车位停了车。

    宋韵安推开车门下来,接下他递过来的车钥匙,冲着他抬了抬下巴,“你自己回家吧,我心情不好,就不送你了。”

    说着,她冲他挥挥手,转身就要朝身后的酒吧走去。

    看着女人潇洒的背影,杜越皱了皱眉,开口叫住她,“等一下!”

    这个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他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一个人去酒吧?

    宋韵安停下步子,扭头看他,挑了挑眉道,“怎么?你要陪我喝酒?”

    杜越犹豫了一瞬,抬脚迈步朝她走去,“那我…陪你喝几杯。”

    宋韵安眼底闪过一丝惊喜,很快又恢复如常,她抬手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行!我请客!”

    刚才看到阮诗诗那样,她心里也不是滋味,憋着一口气,就是想喝两杯,既然杜越要陪她,她自然也没什么意见。

    到了酒吧吧台,宋韵安二话不说,冲着酒保小哥打了个响指,“两杯雪梨马提尼!”

    酒保小哥冲她勾唇一笑,立刻开始动手调制。

    宋韵安转过头看向一旁的杜越,开口问道,“你喝什么?”

    杜越顿了顿,“你刚才不是已经点了吗?”

    他分明听到她要了两杯马提尼。

    宋韵安闻言,挑了挑眉,笑意在唇角溢开,“我喝酒,向来都是喝双数的。”

    昏暗的灯光下,女人的丹凤眼随着挑眉的动作往上一勾,拉出一个微妙且迷人的弧度,星眸闪亮,异常勾人。

    杜越心头一窒,只觉得连呼吸都跟不上,他有些慌乱的移开目光,清了清嗓子,要了一杯威士忌。

    宋韵安拿到酒,端起一杯尝了一口,觉得味道不错,一仰头喝下了大半。

    杜越愣了愣,他还从来没有见到女人这么喝酒的,像喝水一般,连眉头都不眨一下。

    眼看着她第二杯都要见底了,他忍不住开口劝道,“宋小姐,你少喝一点。”

    宋韵安听到这个称呼,皱了皱眉,“杜越,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死板啊?宋小姐宋小姐的,听得我头疼,就叫我名字,宋、韵、安。”

    杜越闻言,看着女人的侧颜,心头有些莫名的紧张。

    突然,宋韵安转过头来,一本正经的问他,“杜越,我问你,你为什么要留在那个渣男手下做事?”

    杜越没想到绕来绕去,话题又绕到了自家总裁身上,不由得有些头疼。

    “其实喻总并不像你们表面上看到的那样,他很负责,对于阮诗诗,他觉得愧疚,也想去弥补。”

    “弥补?”宋韵安上次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扯了扯唇,“把人硬生生的留在自己身边就算是弥补了?”

    她嗤笑着回答自己的问题,“搞笑!”

    杜越清楚这个时候无论他怎么说,宋韵安都听不进去,干脆不再多说。

    一杯接着一杯酒下肚,不知不觉中,宋韵安就已经有些醉了,她拉着杜越跟他玩小游戏,闹了半天,酒喝完了,也不肯走。

    时间不早了,杜越看了看已经醉的不省人事的宋韵安,知道再耗下去也不是办法,只好结了帐,扶着她出了酒吧。

    他们两人都喝了酒,不能开车,杜越就叫了代驾。

    看着靠在自己肩头上的女人,面颊红晕,嘴里嘟嘟囔囔的说个不停,杜越勾唇笑笑,开口问道,“宋韵安,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闻声,宋韵安皱了皱眉,睁开迷蒙的双眼,“你……想骗我家地址?不告诉你……”

    杜越又气又笑,“不告诉我我怎么送你回去?”

    “我不回去……回去了又要被老爷子逼着相亲!”

    宋韵安摆摆手,转头就朝另一边走去。

    她脚下站不稳,没杜越扶着,跌跌撞撞差点摔倒。

    杜越连忙伸手,一把将她拉入怀中,“你当心点!”

    宋韵安抬头,看着男人脸上着急的神色,嘻嘻傻笑了几声,突然抬手勾住了他的脖子,踮起脚尖之前吻住了他的唇。

    一瞬间,杜越像是被点了穴位,身子僵站在原地,大脑一片空白。

    那个吻轻盈的落下,又轻盈的离开,轻飘飘的像是做梦。

    杜越心脏狂跳,脸颊和耳朵瞬间燃烧起来,木木的站了半天,他才缓了过来。

    他低头一看,宋韵安已经靠在他的胸膛间,似乎睡熟了。

    杜越只觉得自己像经历了一场暴风雨,独自承受了所有的轰轰烈烈,而怀中的人,却还完全不知道自己就是这场风雨的始作俑者。

    很快,代驾到了,杜越看着已经睡熟了的宋韵安,无奈的扯了扯唇角,扶着她上了车,“师傅,麻烦你把我们送到希雅斯酒店。”

    这种情况下,他也只能将她先安顿到酒店了。

    到了酒店,他开了一间房,将宋韵安送到房间,抱到床上,还帮她盖好了被单。

    临走前,他站在床边,看着床上的人儿,暗中期盼。

    希望明天她起来,什么都不要记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斗罗之武魂进化系〕〔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