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做局〕〔安小诺战擎渊〕〔吴峥林夏〕〔龙零〕〔老婆是花瓶,得宠〕〔都市超级修仙人〕〔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地表最狂男人〕〔神医狂婿〕〔大流寇〕〔收集末日〕〔一胎俩宝,老婆大〕〔骑着恐龙在末世〕〔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小阁老〕〔三国之曹家逆子〕〔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机灵双宝爹地你认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126章 他惹了你
    第126章他惹了你

    到了副总办公室旁边的休息区,阮诗诗看了一眼满桌的垃圾和肮脏的地板,下意识皱了皱眉头。

    平日里公司的卫生都有保洁负责,按理说不会这么脏,可这里却像是一星期都没人打扫过。

    看来,徐峰明是故意找茬,连惩罚她的方式都已经提前想好了。

    旁边走来了一个女人,正是刚才徐峰明身边的新助理。

    阮诗诗扫了眼她的胸牌,看到上面写着“副总秘书,苏静”。

    苏静扬了扬眉,语气里带着几分傲慢,“徐副总派我来监督你,一个小时的时间,把这里都打扫干净,开始吧!”

    阮诗诗收回目光,深吸了一口气,看到旁边的工具间,直接走过去,从里面拿出了扫把和拖把。

    将所有的垃圾清扫到一起,装进垃圾袋之后,阮诗诗身上已经出了一层汗,她拿着拖把正要去旁边的洗手间,突然被人叫住。

    苏静盯着她手中的拖把,皱眉道,“等一下!拖地不能用拖把!”

    阮诗诗看了一眼满是污秽的地面,反问道,“不用拖把怎么拖地?”

    苏静双手环抱于胸前,抬了抬下巴道,“徐副总刚才特意叮嘱了,他办公室门前还有这休息区的地一定不能用拖把,会有异味,你拿抹布用手去擦。”

    阮诗诗皱起眉头,“用手擦?”

    就算是公司里的保洁人员进行卫生清洁,也都是用拖把拖的地,怎么到她这里,竟然要求用手擦地,这不是故意刁难她吗?

    苏静一脸的不以为然,“你有什么意见吗?这些都是徐副总叮嘱的,你要是不想做,就去跟他说!”

    听着她左一口一个徐副总,右一口一个徐副总的,阮诗诗头都是疼的,她咬咬牙,看向苏静道,“行,我用手擦。”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本来徐峰明惩罚她找的借口就很勉强,如今还偏偏要求她用手去擦地,摆明了就是想要看她出丑。

    可转念一想,徐峰明这样对她,反而是件好事,这事一传出去,估计也没有几个人相信他们之间有什么暧昧关系了。

    苏静似乎没想到阮诗诗会答应的这么干脆,犹豫了一瞬,立刻跟上去,再三叮嘱道,“你可不要想耍什么花招,就一个小时,如果你做不完,还有别的惩罚等着你!”

    阮诗诗倒抽了一口凉气,将拖把放回工具间,拿了抹布和水盆就走向洗手间。

    接完水回到休息区时,阮诗诗蹲下身子,将抹布浸湿,一点一点的擦着地上的污迹。

    休息区就在总裁办,会议室和副总办公室之间,来来往往的都是人,每当有人路过,他们都会以一种异类的目光看着阮诗诗。

    阮诗诗蹲在原地,如芒在背,接受着来来往往众人目光的洗礼,浑身都不自在。

    毕竟,让一个公司的正式职员去做这种事情,确实有侮辱的意义存在。

    阮诗诗低着头,两只手压着抹布,一点点顺着墙角擦,发丝凌乱也没办法去整理,模样狼狈中带着几分可怜。

    苏静站在一旁,趾高气扬地看着她擦拭地面,时不时还抬抬下巴,伸伸手指使唤她。

    她转了一圈,抬起脚用脚尖点了点地上的一块黑色污迹,趾高气扬的道,“这里这里,这么大块的口香糖都没看到吗?徐副总爱干净,你不擦干净等着我擦吗?”

    阮诗诗闻声,看了一眼那一大块污迹,深吸了一口气,拿着抹布走过去,蹲下用手去擦。

    她低头擦着地,旁边突然传来一道低沉的声线,“关于西区那块地的策划案,等会去催一下,给我送到办公室。”

    她握着抹布的手收紧了些,下意识抬头望过去。

    喻以默带着两个人正朝这边走来,他一边走着一边吩咐着什么,似乎是感觉到了她的目光,也回过头来。

    一瞬间,两人四目相对。

    看到蹲在地上,发丝凌乱的阮诗诗,喻以默愣了半秒,待他看清楚她正在做什么时,眉心不由自主的拧起。

    下一秒,他二话不说,迈开大步直直的朝她走过来。

    在她半米之外,他停下步子,低下头望着她,扫了一眼周围,眼底闪过了一丝波动,声音里带着几分明显的不悦,“阮诗诗,你在做什么?”

    阮诗诗穿着抹布的手收紧了些,正不知道如何作答时,旁边的苏静突然走上前来。

    “喻总,阮助理犯了错误,我们徐副总惩罚她把这里打扫干净。”

    喻以默皱眉,目光冷冰冰的看向她问道,“什么错误?”

    她就算犯了错误,也没必要用这种惩罚方式故意羞辱她。

    苏静抬眼对上喻以默那双冰冷的双眸,瞬间没了底气,吞吞吐吐的说道,“阮助理的报价表没有做好,所以……”

    “所以就被惩罚来擦地?”喻以默眼底燃起一团怒意,“我怎么不知道公司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条规矩?”

    仅仅这么一句话,就已经带着让人无力反驳的气势,苏静身子一抖,低着头不知道该如何回话了。

    喻以默的视线在她身上停顿两秒后,紧接着就移开,他看向还蹲在那里的阮诗诗,凉薄的唇抿了抿,沉声道,“起来。”

    看到男人眼底的怒火,阮诗诗有些不安,当初在公寓时,他分明同她说好了,这段时间,在行动之前,最好不要和徐峰明发生冲突,可现在,情况不太乐观。

    阮诗诗迟疑着站起身,还没来得及开口,手中的抹布就被人拿走,直接丢进了水盆里。

    “喻总……”

    喻以默转而看向一旁的苏静,沉声命令,“你,把这里擦干净。”

    苏静脸色一白,诧异又惊慌,“喻总,我并没有犯什么错误啊……”

    喻以默脸上带着特有的清冷,声音降到了冰点,“那还不去把你们徐副总给叫来?”

    苏静反应过来,连忙点点头应下,快步朝副总办公室走去。

    阮诗诗两只手攥紧在一起,有些担忧,喻以默叫徐峰明过来,他想干什么,她也摸不清楚。

    她压低声音轻声问,“不是说最近最好不要和他发生冲突吗?”

    喻以默眼底闪过一丝波动,抿了抿唇,“那是在他不惹事的情况之下。”

    他顿了顿,沉声道,“但是现在,他惹了你。”

    丢下这句话,喻以默转身就朝副总办公室走去,他浑身上下泛着冷意,让人不寒而栗。

    看着男人坚决的背影,阮诗诗的心跳突然加快。

    喻以默刚才说那句话的意思,他是为她打抱不平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