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医婿〕〔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帝国萌宝:薄少宠〕〔陆峰穿越1〕〔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重回1990〕〔陆峰江晓燕〕〔我的姐姐是天尊〕〔麻衣神婿〕〔娱乐超级奶爸〕〔近战狂兵〕〔神兽召唤师〕〔陈黄皮叶红鱼〕〔刘羽夏苏的〕〔总裁的下山高手〕〔第一章小爷可是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132章 为什么哭?
    第132章为什么哭?

    总裁办公室内。

    叶婉儿一脸委屈的拉着喻以默的手,眼圈泛红,“默哥哥,我真的不想离开你……”

    喻以默耐心的劝道,“婉儿听话,先回医院,你现在需要多休息。”

    叶婉儿看着喻以默,鼻翼颤了颤,伸出手一把搂住他的腰,“那你明天一定要来看我。”

    喻以默抬手轻轻的抚了抚她的脑袋,眸光温和,“好,你放心。”

    叶婉儿点点头,手指在他的手心中轻轻打圈,轻声道,“对了默哥哥,我听说这周日是白爷爷的寿辰,你能不能带我一起去?”

    “不可以。”喻以默面色沉了几分,“你从哪听说的?”

    最近他特意叮嘱了那些照顾叶婉儿的人,让他们不要乱说话,好好照顾她就行,没想到还是被她知道了。

    看到喻以默脸色突然变了,叶婉儿愣了愣,有些犹豫的说道,“我听父亲说的……”

    闻言,喻以默微微蹙眉,眼底泛出几分冷光。

    叶婉儿察觉不对,连忙开口,“默哥哥,昨天父亲去看我了,你生气了吗?”

    喻以默表面上脸色不变,可心底却在暗中挣扎,几秒后,他沉声道,“没有,婉儿,你回去好好休息。”

    看到他态度冷了下来,叶婉儿满心后悔,早知道就不在他面前提父亲了!

    咬了咬唇,叶婉儿知道这个时候也该离开了,终是松了口。

    将叶婉儿送出办公室,看着她由佣人带领着离开,喻以默暗中松了口气,他抬手摁了摁眉心,心底终是有些烦躁。

    他抬手按下了座机电话,叫来了杜越。

    “喻总,有什么吩咐?”

    喻以默垂眸,随手把玩着一支钢笔,轻声问道,“这几天叶枫彭去过医院?”

    杜越如实禀告,“这两天去过两次,之前手术之前他都没去过,还是叶夫人偶尔去一下。”

    “啪!”喻以默将钢笔一下子压在手下,剑眉收紧。

    叶枫彭这个老狐狸,从来不把时间放在没用的地方,当初叶婉儿病重,叶家求不到肾源,叶枫彭连自己的亲女儿都不肯管了,如今他帮婉儿联系了医生,问好了肾源,手术成功之后,这老狐狸就又冒出来了。

    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又怎会不清楚他的用意。

    喻以默声音清冷,“再过几天,给婉儿转院。”

    杜越闻言,开口应下,“好。”

    喻以默深吸气,心中暗下决心,他绝对不会让婉儿成为叶枫彭的棋子,而他和他之间那次还没来得及算的帐,他会慢慢来。

    整整一个下午,阮诗诗都心不在焉的,脑海里总是浮现出喻以默和叶婉儿在一起的场景。

    转眼间到了下班时间,阮诗诗看了看表,距离她和喻以默约好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

    只怕今天喻以默不能赴约了吧,这个时候他肯定陪着叶婉儿,还哪有时间和闲心找她?

    阮诗诗心头犯堵,深吸了一口气,眼看着时间距离约定的时间越来越近,她咬了咬牙,抓起包直接走人。

    明知道这个时候他和叶婉儿在一起,她还故意去赴约,这不是没有自知之明吗?

    而且一看到叶婉儿那双清亮透彻的双眸,她都不自觉的心底发虚,毕竟按时间算起来,她才是插入叶婉儿和喻以默感情之间的第三者。

    咬了咬牙,阮诗诗走进电梯,直接按了一层。

    回家的路上,她坐在地铁上,时不时看看手机。

    超过六点了,可她却没收到喻以默的半条短信,半个电话,看来,他真的是在忙,还好她没去找他。

    浑浑噩噩回到家中,阮诗诗没什么胃口,煮了点粥,喝了草草了事,她端起碗,走到厨房洗漱台,一边洗一边放空自己。

    虽说从家里搬出来之后,生活上确实很自由,可是一个人的生活也是真的孤单,一时之间,她竟然有些想念刘女士的唠叨。

    阮诗诗扭头,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已经七点多了,这个时候,喻以默应该正在和叶婉儿共进晚餐吧?

    脑海里浮现出画面,阮诗诗咬了咬牙,心头也跟着浮现出一阵酸涩来。

    为什么她会对喻以默和叶婉儿在一起的事情这么敏感?甚至还不由自主的一次次想到他们。

    阮诗诗想不明白,一时出神,手中的小碗从手中滑落,直接摔在洗碗池里,“啪”的一声尖锐声响,瞬间将她从自己的世界里拉了回来。

    看着洗碗池里的碎片,阮诗诗皱了皱眉,有些想哭,这可是她专门从店里淘到的樱桃碗,没想到就这样碎了!

    果然,人倒霉起来,连喝凉水都塞牙!

    心头浮现出一阵委屈,阮诗诗鼻子一酸,眼泪倒是真的涌了出来,她又辛酸又难过,两只手满是洗洁精的泡沫,就这样站在原地默默的流泪。

    “叮咚——”

    门铃声突然响起,阮诗诗正无声的泪流满面,听到声响,吓得身子一僵。

    她该不会是听错了吧,这个时候怎么会有人来按门铃?

    “叮咚——”

    门铃声又响了一声,阮诗诗这才完全清醒过来,她连忙洗了洗手,擦了擦眼泪,快步朝门口走去。

    原本还伤心的心情还没有完全调整过来,眼角还是微微湿润的,她胡乱的擦擦手,连忙过去开门。

    门一把拉开,待阮诗诗看清楚站在门外的人时,顿时愣住。

    喻以默…他来做什么?

    阮诗诗咬了咬牙,微红的眼底浮现出一丝倔强,佯装冷静的反问,“你来干什么?”

    “你说呢?”喻以默眉心收了收,目光清冷的看着她。

    他在地下车库等了她将近一个小时,她竟然放了他的鸽子!

    阮诗诗移开目光,堵在门口也不让开,没有半分让他进来的意思。

    看着她微微反光的眼角和有些泛红的鼻头,喻以默终于察觉到异样,他眸底闪过了一丝波动,开口问道,“你哭什么?”

    阮诗诗下意识否认,“谁哭了?”

    没想到竟然被他发现了。

    不等她反应过来,她的手腕就突然被人握住,半推半拉的将她拉进了屋子。

    “你……”阮诗诗话没说完,门就在喻以默身后被关上了。

    她气的粗喘,“你这是私闯民宅!”

    喻以默二话不说,迈步走上前,直接逼近她,开口问道,“说,为什么哭?”

    看着她眼圈红红的样子,他就心烦意乱的。

    “我……”阮诗诗下意识扫了一眼厨房的方向,话音止住,说不上来了。

    喻以默明了,迈步走到厨房,扫了一圈,看到洗碗池中的瓷碗碎片,心中瞬间明了。

    他转头看了看跟过来的阮诗诗,不由得挑了挑眉,有些好笑的问道,“你该不会,就为了这个而哭吧?”

    在他印象中,阮诗诗可没这么脆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不科学御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相公很腹黑〕〔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