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南明第一狠人〕〔乡村桃运小神医〕〔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年代之悍妻超〕〔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修真弃少混花都〕〔透视邪医混花都〕〔重生之战神归来叶〕〔虎婿〕〔最佳豪门女婿〕〔叶辰盛冰莹〕〔冷艳总裁的贴身狂〕〔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疯狂进化的虫子〕〔我的姐姐是天尊〕〔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好孕连连:总裁爹地〕〔小阁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142章 她不后悔
    第142章她不后悔

    谁知刚走到楼梯口,杜越就飞快地从楼下上来,正好同他们撞了个正着。

    看到喻以默怀中狼狈不堪的阮诗诗,杜越顿了顿,立刻反应过来,连忙对喻以默说道,“喻总,这个时候还是先找个房间处理一下吧!”

    喻以默闻言,眉头微收,明白过来他话中的意思。

    这个时候他抱着阮诗诗离开,无可避免的要经过二楼,到时候他不仅没有办法对白老爷子交代,而且让别人看到阮诗诗衣衫不整,鼻青脸肿的样子,肯定会招来不少非议。

    停顿了两秒,喻以默微微颔首,“房卡是不是在你那里?”

    白老爷子给一些重要的来宾都安排了房间,房卡已经事先发给了大家。

    杜越点点头,“对,306房间。”

    喻以默闻言,二话不说,抱着阮诗诗立刻重新折了回去。

    进了房间,他将阮诗诗放到床上,找了一圈,都没有看到什么医药箱,扫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杜越,他冷声吩咐,“去找个医药箱,尽快!”

    杜越闻言,立刻点头应下,转身出了房间。

    喻以默走到床前,看着躺在床上缩成一团的小女人,心口像是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刺到了一般,阵阵刺痛。

    他转身,从盥洗室拿了干净毛巾,用水打湿,轻轻的将她脸上的灰尘擦去。

    清凉的毛巾触碰到皮肤,阮诗诗顿时觉得清醒了几分,她深吸了一口气,睁开眼睛看到坐在床旁照顾她的男人,心思复杂。

    她动了动身子,伸出手要接他手中的湿毛巾,沙哑着声音道,“我自己来……”

    喻以默伸出手,轻轻握住她的手腕,声音里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决,“躺着别动。”

    阮诗诗拒绝不了,慢慢将手收回,任由他帮自己擦脸。

    很快,房门被人推开,杜越拿着一个医药包走进来,“喻总,只找到了这个。”

    喻以默扫了一眼,话不多说立刻接下来,“够了。”

    说着,他将医药包打开,取出里面的药水和纱布,要给阮诗诗身上的那些擦伤进行消毒,突然,他动作一顿,转而看向身后的杜越。

    男人的眼神带着凉意,杜越瞬间明白过来,立刻开口道,“喻总,我去门外守着,有什么事叫我。”

    说完,他转身快步走出了房间。

    听到门被关上,喻以默这才继续手上的动作,他看着阮诗诗身上被扯破的衣服,抿了抿唇,沉声道,“把衣服脱了,我检查一下。”

    阮诗诗本来有些昏沉,听到耳边传来这么一句,顿时一个激灵,睁开眼诧异的看向喻以默。

    看男人脸上一脸肃然,没有半点其他的意味,阮诗诗咽了咽口水,轻声道,“伤口我可以自己处理……”

    她现在跟喻以默可没什么关系,又怎么能做到坦诚相对?

    捕捉到女人脸上几分不自然,喻以默皱眉,“你以为我想对你怎么样?背后的伤口你能处理吗?”

    两句话说的阮诗诗顿时没了异议,她咬了咬唇,终是慢慢地将腰间的纽扣解开。

    喻以默这边刚把棉签取出来,一抬眼,就看到了女人光洁白皙的后背,后肩有几处红色的擦伤,看着有些刺眼。

    喻以默微微蹙眉,拿着沾了药水的棉签慢慢地给伤口消毒。

    棉签刚碰到阮诗诗的伤口,她的身子就颤了颤,后背紧紧的绷着,肩胛骨也慢慢地拢起。

    看着面前的场景,喻以默喉头一紧,竟觉得有些凌虐的美感,她流畅的后背线条,一路延伸向下,慢慢变细,继续延伸至丰满蜜桃的隆起,这样的视觉冲击,竟让他有了反应。

    什么时候他的自制力变得这么的差了?

    喻以默皱眉,移开目光,专注于手上的动作,将她身上的伤口一个个包扎好。

    做完这一切,他拉过旁边的薄被,轻轻的盖到了她的身上。

    “你好好休息,我等下过来……”

    他说着,迈步就要走,话还没说完,床上的女人突然伸出手,扯住了他的衣角,“能不能…先别走?”

    这是下意识的动作,阮诗诗自己也吃了一惊,她只是觉得有些不安,一想到刚才在走廊上发生的事情,就有些后怕。

    看到女人脸上小心翼翼的神色,喻以默的心瞬间收紧,他步子一顿,声音放缓了一些,“好,我先不走。”

    本来,他借口离开,是想要找机会冷却一下自己的冲动,可现在,他走不了了。

    突然,房间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紧接着杜越的声音响起,“喻总。”

    “进来。”

    杜越推开门,快步走进来,面色严肃,“喻总,刚才陈玉带人过来,气势汹汹去318房间捉奸,记者也来了。”

    喻以默脸上掠过一丝阴霾,吩咐道,“你继续盯着,可以让那边开始了。”

    杜越闻言,立刻应下,“是。”

    阮诗诗闻言,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杜越离开之后,她忍不住开口问道,“计划成功了,是吗?”

    喻以默回过头来,看着她沉沉道,“嗯,成功了。”

    这次的事情,若不是阮诗诗,压根不可能成功。

    阮诗诗握着衣角的手收紧了一些,还是没忍住问出心中的疑问,“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对徐峰明下手?”

    喻以默从未对她解释过,之前她都以为是因为徐峰明威胁到了他在公司的权利,可看喻以默步步紧逼的架势,她觉得事情应该没有这么简单。

    喻以默抬眼,看向窗外,声音低的发沉,“因为他手脚不干净。”

    徐峰明被调到子公司几年,看似是下放,其实手中握有实权,再加上他的夫人陈家人撑腰,他更是日益狂妄,目中无人。

    这几年来,子公司的账目从来都没有干净过,更重要的是,他压根不知足,背着喻氏在私下里做了多少违规的事情,如今还将主意打到了喻氏集团的身上,他又怎能放过他?

    虽然喻以默没多说什么,可阮诗诗还是感觉到了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意,她深吸了一口气,心中已经猜到了大概。

    这次,在白老爷子的寿宴上,徐峰明跟别的女人纠缠不清,被陈玉抓到,这件事必定会传的沸沸扬扬,但凡陈玉有点骨气,就不会再忍下去,十有八九就会跟徐峰明离婚,这样一来,没了陈家的扶持,徐峰明定不会再向从前那样如鱼得水。

    喻以默回过神来,转头看向床上的女人,声音放轻了些,“不管这次成功与否,这样的做法都太过冒险了。”

    绝对不会有下次了。

    阮诗诗艰难的动了动身子,牵连到身上的伤口,痛的皱了皱眉,“虽然冒险,但终归成功了,我不后悔。”

    喻以默眸光闪动,她不后悔,但他后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人族镇守使〕〔这个诅咒太棒了〕〔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