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后我嫁给了渣〕〔餮仙传人在都市〕〔九转霸体〕〔一世巅峰林炎〕〔一世巅峰林炎〕〔太荒吞天诀〕〔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南明第一狠人〕〔乡村桃运小神医〕〔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年代之悍妻超〕〔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修真弃少混花都〕〔透视邪医混花都〕〔重生之战神归来叶〕〔虎婿〕〔最佳豪门女婿〕〔叶辰盛冰莹〕〔冷艳总裁的贴身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145章 自作孽不可活
    第145章自作孽不可活

    似乎看出了她的疑惑,喻以默开口,声音沉冷,“徐峰明喝的酒里,被程璐事先下了药。”

    闻言,阮诗诗的身子顿时僵了僵。

    原来是这样。

    看来,程璐为她设计的这个圈套,精确到每一个细节,确保万无一失,若她不是事先从喻以默这里得知了这个计划,恐怕她真的要吃亏。

    一股寒意从脚底板一直上升到后脖颈,阮诗诗垂在身侧的拳头微微握紧,手心不知不觉中冒出了一层冷汗。

    看阮诗诗站了半天,没有一点反应,反而脸色有些发白,他微微颔首,冷声道,“这叫自作孽不可活。”

    程璐心思不正,设计了这样一个圈套想要害别人,到头来自己反而成为受害者,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她自作自受。

    阮诗诗回过神来,沉默着没有说话,而是走到一旁的椅子前坐下,心有余悸。

    从前她总是听刘女士在自己耳边念叨社会险恶,她从来都没有这种感受,可现在,她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这个社会的黑暗。

    看着一旁的女人恍惚怔愣,喻以默抬手,轻轻地叩了叩桌板,“早餐趁热吃,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说着,他站起身,随手将旁边的一盒药膏放到桌角,然后迈开步子走了出去。

    房门“砰”的关上,阮诗诗才慢慢回过神来,她看了一眼桌上的药,心头五味陈杂。

    吃了早饭,阮诗诗涂了点药,看时间不早了,拿了包直接去了公司。

    刚到了部门大门口,她就遇到了几个平日里不怎么说话的同事,没想到他们竟然主动同她打招呼。

    阮诗诗有些诧异,按了指纹打了卡之后,路过公共办公区时,发觉大家看她的目光都有些奇怪。

    阮诗诗快速走到自己的办公室,看了看镜子,忍不住感叹道,“我脸上也没有脏东西啊!”

    怎么大家看她的眼神一个比一个奇怪?

    刚坐下没多久,办公室门外就传来敲门声,小韩推门而入,脸上带着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笑容。

    阮诗诗连忙问道,“怎么了?怎么大家一个个都这样看着我?”

    小韩快步走上前,“上次你和徐副总的事情已经澄清了,你不知道吗?”

    阮诗诗愣住,摇了摇头。

    小韩快步走过来,将群消息点开,翻给她看,“喏,有人往群里发了一段监控录像,录像中程璐偷拍了你和徐副总,你把徐副总送上车,并没有跟着他一起走,所以程璐的那些照片只是断章取义,故意引人误会。”

    “再加上程璐和徐副总的事情曝光,大家都能猜到程璐是为了掩人耳目,才拍了你和徐副总照片发出来的,所以之前的事情很显然就是误会你了。”

    听小韩这么一说,阮诗诗看了看视频,也明白过来。

    那段监控一放出来,就能够证明她和徐峰明压根没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再加上程璐和徐分明的事情曝光,所有的矛头几乎都指向了程璐,大家自然也就清楚了之前的事情是误会,而她是清白的。

    这所有的一切,她不用多想就已经猜到,一定是喻以默的手笔。

    当初她和喻以默做交易,她帮了他,他还了她清白,也算是做到了彼此的承诺,互利共赢。

    “诗诗,想什么呢!误会都解开了,你还不开心吗!”

    小韩的声音将她拉回了现实,她深吸气,回过神来,冲她笑了笑,轻声道,“我就是有些意外。”

    小韩似乎比她还要兴奋,“这是好事,你可得请吃饭!行了,赶紧忙吧,等会儿还要开例会,季度考核下来了,奖金估计也快到了!”

    阮诗诗点点头,看着她走出了办公室,这才算明白了为什么今天一来,大家对她的态度都转变了不少。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都要好好谢谢喻以默。

    忙了一天,转眼间到了晚上,喻以默刚谈下了一个重要合作,回到办公室还没来得及喝一口水,就接到了菁华医院打来的电话。

    电话那头的护工声音急促,“喻先生,您快来医院看看吧,不管我们怎么劝,叶小姐都不吃饭,说是要绝食,一整天了,连一口水都不肯喝。”

    喻以默闻言,剑眉拢起,“怎么回事?谁招惹她了?”

    分明昨天晚上跟他通电话时还是好好的,怎么突然又闹绝食?

    “我也不知道,早上还好好的,不知道怎么回事,接了一个电话,就不吃不喝了,也不说话。”

    听着那头护工焦灼的语气,喻以默眉心收紧,沉声吩咐道,“我这就赶过去。”

    他挂了电话,二话不说,叫上杜越,直接朝菁华医院赶。

    自从叶婉儿生病住院以来,她的情绪就阴晴不定,让人捉摸不透,每当这种时候,他都必须要陪在她身边,情况才能好一些。

    赶到病房时,叶婉儿正坐在床上,两只手臂抱着膝盖,呆愣的坐在床上,面色苍白。

    看到女人这副模样,喻以默心头紧了紧,立刻迈步上前,“婉儿。”

    叶婉儿转头,看到喻以默时,眼底生出一抹水光,她有些委屈的开口唤道,“默哥哥。”

    看到她这副可怜模样,喻以默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击中一般,沉闷又压抑。

    他仍记得在他生命最黑暗的那段时间,陪在他身边的人正是叶婉儿,若不是她的温暖,只怕他没办法一个人走出来。

    他走上前,轻轻的抱住她,眼底浮现出一丝不忍,“嗯?为什么不吃饭?”

    “默哥哥,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叶婉儿说着,张开双臂抱住喻以默,低下头的那一瞬间,眼底飞快地掠过了一丝冷光。

    今天早上,她安排的一个手下打来电话,说看见喻以默从一个公寓楼里出来,没过多久,阮诗诗也从里面出来了!

    这么说,昨天晚上她的默哥哥是在陪那个女人!

    得知消息的那一瞬间,叶婉儿气的身子发抖,却又无可奈何,谁让她得了这个病,一病就病了这么久呢!

    可是,她生病了不代表任何女人可以趁虚而入,上次在办公室看到阮诗诗时,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她绝对是个需要提防的女人!果然,她真的成了她的情敌,她的对手!

    喻以默蹙了蹙眉,抬手拍了拍她的后背,“婉儿,别乱想。”

    叶婉儿伏在他胸膛间抽泣,“默哥哥,我觉得自己好无能!因为这个病都不能陪在你身边,现在做完了手术还在在医院里,我真的很痛苦……”

    喻以默低头,看着怀中的女人,心情也跟着沉了下来。

    “婉儿,再坚持几天,你就可以出院了。”

    为了确保她的安全,peter特意叮嘱了手术之后要留院观察几天,所以他才没有这么着急让她出院。

    叶婉儿泣不成声,难受的追问道,“可是我感觉你的心已经不在我这里了,默哥哥,你是不是喜欢上别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人族镇守使〕〔镇妖博物馆〕〔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