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后我嫁给了渣〕〔餮仙传人在都市〕〔九转霸体〕〔一世巅峰林炎〕〔一世巅峰林炎〕〔太荒吞天诀〕〔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南明第一狠人〕〔乡村桃运小神医〕〔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年代之悍妻超〕〔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修真弃少混花都〕〔透视邪医混花都〕〔重生之战神归来叶〕〔虎婿〕〔最佳豪门女婿〕〔叶辰盛冰莹〕〔冷艳总裁的贴身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153章 发了火的小野猫
    第153章发了火的小野猫

    威斯克一楼,东北角的环形沙发区,一群人无声的对峙着。

    这种情况在这样的夜店里常有发生,没闹出大动静时,并不妨碍其他人继续饮酒作乐。

    宋琪盯着自己腕子上手表,看时间过去了二十分钟,冷冷的勾唇,抬眼扫向被保镖控制住的阮诗诗和宋韵安。

    “二十分钟到了,游戏开始了。”

    宋韵安被一个保镖堵着坐在沙发上,看到宋琪脸上得意的笑,都快要气炸了。

    杜越明明答应了任由她提三个要求,如今这是第二个,他竟然没有在第一时间赶过来!亏她还把希望都寄托到他身上了!

    阮诗诗深吸气,看了看身旁生闷气的宋韵安,压低声音叫她,“安安……”

    看到宋韵安转过头来,她立刻冲她使了个眼色。

    这个时候,搬不来救星,就只能他们自己想办法了,三十六策,走为上计,就算是最丢面的当逃兵,他们也要试一试。

    两人是认识了几年的好闺蜜,一使眼色,便清楚了对方的用意。

    这个时候,也顾不得什么丢人不丢人了,只要能逃跑,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宋韵安冲阮诗诗微微点了点头,两人达成一致,不约而同的回过头去,寻找时机,伺机跑路。

    可她们似乎太低估了宋琪的保镖,她们两个刚要站起来,身子还没站直,肩头就被大手用力按住,整个人直接被推着栽进了沙发里。

    阮诗诗的脑袋猝不及防的撞上沙发靠垫,“砰”的一声,还真有点疼。

    不等她缓过神来,站在一旁的宋琪就已经冷笑起来,“还想跑?自不量力!”

    说着,她眼底闪过了一丝阴冷,伸手指着阮诗诗,向保镖示意,“动手,把她的衣服给我撕下来!”

    为了这一刻,她都忍了二十多分钟了,这个时候自然不会放过她!

    这话一出,阮诗诗心口一惊,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就像是一只小鸡被人直接拎了起来,看到保镖浑厚粗糙的大手朝她伸了过来,她浑身一激灵,下意识伸手去推。

    可男女力量悬殊,她到底不是保镖的对手,两只手腕被捉住,往后一扭,直接别到了背后。

    眼看着保镖的手就要扯住她的衣服,阮诗诗一咬牙,也顾不上那么多,张开嘴巴直接咬住了那人的手。

    她一用力,保镖脸色惨白,擒住她手腕的手腋下意识松开来。

    另一边,宋韵安也和保镖撕打起来,又是掐又是扯的,将女人所有的防备战术都用上了。

    当喻以默和杜越穿过威斯克的大厅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看到向来胆子又小又怂的女人如今竟然发了狠和一个大块头动手,喻以默心头一紧,不再停顿半分,立刻大步流星的走上去。

    他走近时,正巧阮诗诗再一次被保镖抓住,因为刚才的一阵挣扎撕打,头发已经凌乱的散落在脸颊两旁,而衣服的小v领也歪到了一边,露出半边勾人的锁骨。

    活脱脱一只发了火的小野猫。

    看到保镖用力捏着阮诗诗的两只手腕,喻以默的脸色倏地沉了下来,一双幽深的眸底泛起怒意,可他脸上,除了微抿的唇线,深色一如既往的冷淡平静。

    他迈步,直直的朝他们走过去。

    保镖率先感觉到异常,一抬头,看到一个身材高大,面容俊朗如同神袛的男人,不由得愣了愣。

    他是宋家的保镖,平日里没少见大人物,也见过各种各样的大场面,可以看到这个男人,他能直接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出的冷意和强势,让他不由自主的有些畏怯。

    阮诗诗抬头,也看到了喻以默,又惊又喜,不自觉的脱口唤道,“喻以默……”

    他怎么来了?

    喻以默扫了她一眼,很快又看向那个保镖,眸光坚韧而锐利,散发着微妙的冷光,让人不寒而栗,他掀了掀唇,声音又低又沉,“放了她。”

    保镖犹豫,下意识转头看向一旁的宋琪,等候她的指令,可谁知,不等宋琪开口,他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腕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擒住,骨头像是要被人生生捏碎一般。

    他痛呼了一声,连忙松了阮诗诗,身子朝后退去,挣脱了那只有力的铁钳子。

    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有这么大的手劲,竟然让他这个有身手的保镖都受不了!

    喻以默冷冷的盯了他一眼,上前一步,二话不说将阮诗诗拉到了自己身旁。

    他低头,飞快地扫了一眼阮诗诗身上,看到她手腕处的红痕时,眉心顿时收紧,“受伤了?”

    阮诗诗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被他这么一看,连忙将两只手背到了身后,支支吾吾道,“没,没事。”

    说着,她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好友宋韵安,抬头望去,发现她已经被杜越护到了身后。

    宋琪完全没有想到在最后一刻会突然有人跳出来维护这两个女人,她气的咬牙切齿,一张小脸都有些扭曲了。

    她气的冲过来,冲喻以默歇斯底里,“你是谁?懂不懂规矩!”

    喻以默淡淡的扫了她一眼,似乎完全没将她放进眼里。

    就在这时,杜越突然拉着宋韵安过来,将她往阮诗诗身边推了推,然后靠近喻以默耳边道,“喻总,这位宋家的大小姐,宋啸天的女儿。”

    这句提醒,让喻以默眸光微顿,下一秒,他面色平静的抬眸,看向宋琪,不疾不徐道,“这两个人我要带走。”

    他不想跟她废话太多,也不愿把时间耽误到这种事情上。

    丢下这句话,不等宋琪回答,他就要转身离开。

    “你敢!”

    宋琪嚣张跋扈的声音响起,她气势汹汹的上前,直接挡住了他们的去路,“你是谁,你凭什么带她们走?”

    要知道,以她的身份,多少人巴结她奉承她还来不及,他竟然完全无视她,她又怎么会轻易咽下这口气?

    阮诗诗被人挡在身后,看着宋琪咬着他们不肯松口,心里也有些发慌。

    只见喻以默一转身,直接看向宋琪,沉声道,“宋小姐想怎么处理?让两个保镖按着两个女人打,下得去手吗?”

    不轻不重的一句话,说的宋琪脸颊升起一股燥热,她气的咬牙,“你最好搞清楚,她们都对我做了什么!”

    一旁的宋韵安听到她这么说,立刻说道,“不就是不小心扯了一下你的衣服吗?又不是没给你道歉,你还想怎样?”

    听到身旁急性子的好友这么说,阮诗诗连忙伸出手扯了扯她,冲她使眼色,示意她闭嘴。

    这个时候情况本来就够糟糕的了,要是继续激怒宋琪,只怕更难以收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人族镇守使〕〔镇妖博物馆〕〔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