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疯狂进化的虫子〕〔万古神尊〕〔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战神医婿〕〔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帝国萌宝:薄少宠〕〔陆峰穿越1〕〔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重回1990〕〔陆峰江晓燕〕〔我的姐姐是天尊〕〔麻衣神婿〕〔娱乐超级奶爸〕〔近战狂兵〕〔神兽召唤师〕〔陈黄皮叶红鱼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161章 这笔账,下次再算
    第161章这笔账,下次再算

    看着阮诗诗这样一副的表情,喻以默这才反应过来。

    她该不会以为他和苏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吧?

    参透她话中的意思,喻以默竟觉得有几分好笑,没想到,她竟然也会为婉儿打抱不平。

    几分吃惊过后,喻以默微微扯了扯唇角,脸上的神色没有太大的变化,可心情却因为她的反应愉悦了几分,她这样,倒是挺有意思的。

    片刻后,他神色淡淡地问道,“说吧,来找我有什么事?”

    平日里在公司阮诗诗见到他都恨不得躲着走,如今亲自跑来办公室找他,肯定是有什么事情。

    可阮诗诗心头堵着一口气,显然不愿再同他多说什么,冷冷的丢下两个字,“没事。”

    说完,她就要离开,转身的那一瞬间,她动了动唇,唇齿间溢出了两个不清不楚的话音,“渣男……”

    尽管声音又小又模糊,可喻以默还是听出来了,他眼底掠过一丝精光,凉薄的唇动了动,“站住。”

    她竟然敢说他是渣男?反了天了!

    喻以默又气又笑,二话不说霍然起身,迈开长腿就朝她走了过去。

    阮诗诗心中一惊,暗中大呼不好。

    没想到,她背地里骂他一句,竟然还被他听到了!

    而且她刻意控制了音量,一般都听不到的,他还是正常人吗?

    阮诗诗自然不知道,喻以默的五官敏感度要超于常人,别说是一句话,就是最细微的异动,他都能察觉的到。

    阮诗诗步子一顿,身子僵了僵,如果她这样被喻以默逮住,只怕没什么好果子吃!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她咬了咬牙,假装什么都没听到,继续脚上的步伐,迈步朝外走去。

    可刚触碰到门把手,才将房门拉出了一条缝,下一秒,就有一个指节分明,修长白净的手伸过来,一把将房门关上,顺势将她推到了门上。

    阮诗诗一惊,就差叫出声来了,她一抬头,就对上了男人近在咫尺的俊脸,平淡的神色虽看不出喜怒,可面无表情的脸庞依旧完美的无可挑剔。

    她喉头一紧,强作镇定,“干嘛?”

    喻以默蹙眉,声音沉的像是带着份量,“阮诗诗,你刚才说什么?”

    他倨傲的下颚线紧绷了一些,似乎是微微咬着牙说道,“再说一遍。”

    看着男人那双黑亮深邃的眼眸,阮诗诗连呼吸都不敢大喘,她眼神飘了飘,“我没说什么啊……”

    她要是直接承认,只怕喻以默会让她死的很惨!

    她表面上矢口否认,可内心却后悔的直打脸!

    在哪里骂他不好,只要出了这扇门,她骂上一千遍一万遍都没关系,偏偏她一个没忍住脱口而出,还被他听到了,这不是活腻了吗?

    看着女人立刻就变了脸,喻以默更是觉得好笑,明明是害怕他的,可刚才却又张口骂他,典型的又凶又怂。

    他伸手,捏住阮诗诗的下巴,微微用力,逼得她同自己对视,薄唇轻启,“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这个时候,阮诗诗哪里敢说,只得深吸了一口气,佯装无辜的道,“我…什么都没说。”

    喻以默闻言,微微挑了挑眉,大拇指抬起,掠过她殷红柔软的唇瓣,故意俯身靠近了一些,“可我刚才听得清清楚楚。”

    男人清冽的气息席卷而来,阮诗诗心跳加快,不敢同他对视,也不敢回答半个字,他粗砺的指腹带着凸起,拂过她的唇,撩的她敏感的轻颤。

    喻以默目光沉了沉,不急不缓的问道,“不说?”

    阮诗诗不知如何回答,心底慌乱不已,都这种时候了,她就像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啊,说与不说都没什么好下场!

    就在这时,门口突然传来敲门声。

    “砰砰砰!”

    敲门的振动声打在门板上,阮诗诗正靠在门上,被吓得身子一抖,脸色都白了几分。

    下一秒,杜越的声音传来,“喻总,苏煜成来了,我让他去会客厅了。”

    喻以默闻言,没什么犹豫,立刻道,“我这就去。”

    说着,他垂眸看着被自己抵在墙上动弹不得的女人,眼底闪过一丝暗光,似乎微微扯了扯唇角,压低声音附在她耳边道,“这笔账,我们下次再算。”

    他不着急,反正来日方长。

    说完,他松开她,拉开了房门,迈开大步走了出去。

    阮诗诗愣在原地,耳边还回荡着男人刚才说的话,她慌乱的深吸了一口气,稳住心绪。

    分明是他沾花惹草,朝三暮四,怎么搞的她好像才是做错的那一方?

    阮诗诗有些气刚才自己的反应,晃了晃脑袋,平静了几分,这才走出了办公室。

    刚走了没几步,她突然想到自己过来找喻以默的目的,她是来要冯主任的联系方式的,可这么一折腾,全忘了!

    阮诗诗无奈的摇了摇头,没了办法,只好先去吃饭。

    吃饭的空隙间,宋韵安突然打来了电话。

    一接电话,阮诗诗就听到了那头宋韵安生龙活虎的声音,“喂,诗诗,这周末我们出去玩吧?”

    “安安,恐怕不行,我两天后要去泰国出差。”

    宋韵安有些失落,开口问道,“去泰国出差?我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阮诗诗笑笑,听出她声音的黯然,轻声开口,“也是最近刚确定的,就去三四天,等我回来,到时候再去玩。”

    宋韵安闻言,只好悻悻的道,“好吧,那等你回来了再说。”

    挂了电话,宋韵安转头看向站在身旁的男人,撇了撇嘴道,“听到了吧?人家没时间,可不能怪我!”

    宋夜安闻言,淡淡的勾了勾唇角,不慌不忙道,“没事,等她回来再说。”

    宋韵安终于看不下去了,抬起手不轻不重的拍上他的肩,“哎,哥,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么怂的时候?”

    平时工作上和生活中的事他都是果决干脆的,可只要是关于诗诗的事,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连约人都要让她这个妹妹出马!

    宋夜安闻言,也不生气,勾了勾唇,沉默着没有作答。

    他有他的考量,宁愿进展慢一点,也不愿意伤害到她,从上次阮诗诗和喻以默的事情来看,他能看出来她受过伤害,所以他不想太直接吓到她。

    两人的关系慢慢发展,水到渠成,这才是他认为最好的方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相公很腹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