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卿凌宇文皓〕〔不败战神〕〔重生南非当警察〕〔薄司寒慕晚晚重生〕〔超级豪婿林阳江婉〕〔妃常难驯:魔帝要〕〔黑暗血时代〕〔一世龙皇〕〔至尊神医〕〔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我的傻白甜老婆〕〔明尊〕〔启明1158〕〔迷踪谍影〕〔林羽江颜〕〔胜者为王〕〔南明第一狠人〕〔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162章 这么饥不择食?
    第162章这么饥不择食?

    前往泰国的前两天,阮诗诗都在忙碌,除了白天的工作,晚上回到公寓,她还要收拾东西。

    除此之外,她还要抽时间到医院里看阮教授和刘女士,公司,医院和公寓三点一线,压根就没有好好休息过。

    临走前一天,所有需要的准备工作都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阮诗诗终于有点时间休息一下,谁知又突然接到了柯哲林的电话。

    上次柯哲林被送进医院之后,她特意打电话询问了他的伤势,得知没什么大碍之后,心里也稍稍放心了。

    如今柯哲林出院了,约她出去吃饭,因为上次在威斯克发生的事情,她不好直接拒绝,想来想去,只好答应下来。

    “那就今天晚上吧,我想叫上宋韵安一起,我们三个都是老同学,你介意吗?”

    这话一出,电话那头明显停顿了半秒,紧接着,柯哲林温和的声音传来,“可以啊,人多热闹。”

    听他这么一说,阮诗诗心底松了口气,又和他聊了几句,这才挂了电话。

    之所以叫上宋韵安,是因为她能够想象的到她和柯哲林两个人单独吃饭会有多尴尬,想来想去,只好把她拉上了。

    阮诗诗拿着手机,给宋韵安拨了电话,说清了事情之后,宋韵安在那头忍不住笑。

    “诗诗,人家柯哲林约你吃饭,你叫上我,这不是故意拉我当电灯泡嘛!”

    阮诗诗干脆坦白,“我就是觉得我和他单独吃饭会很尴尬,所以才叫上你的。”

    宋韵安闻言,故意开口道,“不去不去,我才没那么不识趣!”

    阮诗诗一听,故作伤心状,开口劝说道,“安安,就当这是在帮我,你要是不去,我一个人要尴尬死了…”

    怎么说,她和柯哲林也有好几年时间没见了,两人突然面对面单独吃饭,她都不敢想象那个画面……

    那头的宋韵安一听,调皮地笑道,“我肯定要去啊!刚才开玩笑呢,这种危难的时刻,我怎么会抛下你呢?”

    阮诗诗闻言,松了口气,又同她聊了几句,这才挂了电话,放下手机继续工作。

    转眼间,到了下班时间,阮诗诗原本同宋韵安说好了,她过来公司找她,然后两个人一起去定好的餐厅和柯哲林会面。

    可谁知,她刚收拾好东西,还没来得及出办公室的门,柯哲林的电话就已经打了过来。

    “喂,诗诗,你下班了吗?我已经到你们公司楼下了。”

    听到柯哲林这么说,阮诗诗愣了愣,显然没有想到他会直接过来接她,缓了两秒后,她才慢慢反应过来,“我…下班了,你就在楼下吗?”

    柯哲林的声音温润好听,没有半分催促的意思,“对,喻氏集团门口,我等你下来。”

    听他这么说,阮诗诗心底不自觉焦灼了几分,她才刚刚下班,柯哲林的电话就已经打了过来,说明他肯定是事先就到了,一直在等她。

    阮诗诗来不及多想,只好立刻答应下来,“好,我这就下去。”

    挂了电话,她拿着东西下楼,刚走到门口,就看到柯哲林身穿一身正式的西装,手里还握着一小束鲜花。

    平日里在大街上看到这架势,不是告白就是求婚,搞的她突然紧张起来。

    阮诗诗深吸气,一股不好的预感打心头生出,他拿着那束花,该不会是打算送给她的吧?

    现在正是下班高峰期,公司里的员工来来往往,说不定就会被部门里的同事看到。

    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她只能赶鸭子上架,硬着头皮往上上,她快步走上前,轻声唤道,“柯哲林。”

    柯哲林闻声,转头看到他,脸上立刻浮现出笑容来,他迈步走上前,将手中的鲜花递给她,“诗诗,送给你。”

    阮诗诗看着他手中的那束花,依旧有些犹豫,笑笑问道,“怎么突然给我送花?”

    柯哲林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勾唇一笑,轻声道,“我过来的时候看到路边有卖花的,觉得很好看,就随手买了一束。”

    听到他这样说,阮诗诗这才暗中松了口气,伸手接下花束,轻声说道,“刚才安安跟我说她在路上,应该也快到了。”

    柯哲林点了点头,“好,我的车在下面,我们就先上车等她吧。”

    阮诗诗自然同意,她和柯哲林两个人站在这里,她手中还拿了一束鲜花,相当引人注目,倒不如先上车避一避,以免被部门里的同事看到说闲话。

    她迈开步子,随着柯哲林走下台阶,刚走到车前,柯哲林就已经绅士的将车门打开,请她进去。

    阮诗诗冲他微微点头,轻声道,“谢谢。”

    她正要上车,突然感觉到旁边一道冷光射过来,她动作一顿,下意识的转头看过去,谁知就看到旁边不远处停着一辆黑色的迈巴赫,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就站在车旁。

    阮诗诗的心下意识一紧,看到喻以默眼底沁着的冷意和阴沉的脸色,她莫名的有些慌张。

    她哪里想得到,事情赶的这么巧,偏偏在她握着一束鲜花上柯哲林的车时,被他给撞到了。

    那边,喻以默依旧保持着那个动作,沉黑的双眸一动不动的盯着她,幽深的目光晦暗不明。

    他在等,看她究竟会不会上柯哲林的车。

    阮诗诗被他盯着,莫名的心底发慌,只觉得自己的所有情绪都无处遁形,仿佛只要她上了车,就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一样。

    站在一旁的柯哲林察觉到异常,看了看喻以默,又转而看向阮诗诗,轻声叫道,“诗诗……”

    阮诗诗回过神来,转念一想,自己和喻以默又没什么关系,干嘛要在意他的想法呢?又想到他的所作所为,她心底更是生出一股气来,把头一扭,冲着柯哲林甜甜一笑,毫不犹豫的上了车。

    另一边,喻以默看着女人一副无所顾忌的模样,心里猛地生出一阵烦躁来。

    她就这么饥不择食吗?什么男人都肯接受!

    杜越察觉到异常,连忙过来提醒道,“喻总,该走了,我们还要赶飞机。”

    喻以默眉头收紧,移开目光,什么都没有说,直接拉开车门上车,“砰”的一声将车门重重关上。

    阮诗诗坐在车中,看着喻以默脸上不悦的神色,心中突然生出了一阵爽感,可看着迈巴赫发动驶远,她的心头又空落落的。

    没过多久,宋韵安就来了,他们三人一起去餐厅吃饭,可阮诗诗就是打不起兴致来,整整一晚上,她脑海里想的都是喻以默上车前的那个表情。

    饭桌上,宋韵安终于看不下去了,忍不住问道,“诗诗,你怎么了?怎么像丢了魂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斗罗之武魂进化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