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败战神〕〔重生南非当警察〕〔薄司寒慕晚晚重生〕〔超级豪婿林阳江婉〕〔妃常难驯:魔帝要〕〔黑暗血时代〕〔一世龙皇〕〔至尊神医〕〔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我的傻白甜老婆〕〔明尊〕〔启明1158〕〔迷踪谍影〕〔林羽江颜〕〔胜者为王〕〔南明第一狠人〕〔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164章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第164章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在来泰国之前,阮诗诗特意在网上查了一些资料,也看到有些攻略说会有泰国司机故意绕路抬价的情况,可她没想到,她才刚到这儿不到一天,就遇到了这样的事。

    阮诗诗打开手机上的地图,估了一下车费,预估的费用是一百五十泰铢,她心中顿时明了,这个司机就是想要骗她!

    阮诗诗深吸了一口气,将手机屏幕示意给司机看,“我只能给你一百五十。”

    那司机扫了一眼屏幕,立刻摇头,“不,四百,四百泰铢。”

    看他语气坚持,阮诗诗心里更是有些生气,难道他还真的以为中国人的钱都是大风刮来的,这么好挣?

    她同样坚持立场,不肯退步,“只有一百五十。”

    那司机闻言,脸色也难看了一些,两只手比划着,“那我…再把你送回去!”

    说着,他指了指电话卡店铺的地方。

    阮诗诗一愣,没想到他会这么说,看到他准备发动车子,她立刻推开车门,下了车。

    司机气愤的摇下车窗,伸出四根手指头,“四百,四百!”

    刚才在饭桌上,因为对方接待人盛情难却,大家都喝了一点酒,阮诗诗也喝了一点,如今一生气,酒劲也升上来了,非要跟这个司机说个清楚才行。

    这是在国外,她也不能丢了国人的脸,怎么都不能惯着这些人!

    她用中文,那司机就用蹩脚的中文加比划动作,两个人争的脸红脖子粗的。

    就在这时,一辆黑色的车在酒店门口停下,车内,喻以默一抬眼,透过前车窗看到穿着一身清凉的吊带白裙的阮诗诗正和计程车司机争得不可开交。

    瞬间,他眉头微微蹙起。

    这个女人,跑到国外还能跟别人吵起架来。

    坐在前排的杜越也看到了,有些犹豫的看向喻以默,开口问道,“喻总,好像是那个司机要多收钱。”

    喻以默眸光沉了沉,二话不说,推开车门直接走下去,迈步就朝阮诗诗走去。

    阮诗诗正专注于和司机的争执,压根就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人靠近。

    她神色认真,一字一句的道,“我不会上当的,只有一百五,如果你不要,我立马就走。”

    她话音刚落,突然感觉到手腕一紧,整个人就被拉到了一边,她站稳抬起头时,看到的就是男人穿着笔挺西装的有型的背影。

    喻以默?他怎么在这儿!

    喻以默站在车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司机,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气场强势,有些逼人。

    他开口,用流利的英文说道,“立刻走人,否则我就报警!”

    说着,他微微侧身,将阮诗诗手中的那一百五十泰铢拿过来,从车窗里塞了进去。

    那司机显然是被喻以默的气势镇住了,刚才他看阮诗诗是中国人,孤身一人,还是个柔柔弱弱的女孩子,就想着多捞一笔,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司机不跟再多说什么,将钱收起来,动作麻利的升上了车窗,一脚油门踩了下去。

    看着车子飞快地离开,阮诗诗站在原地,更是目瞪口呆。

    没想到,她在这儿费劲口舌讲了半天。都不如喻以默过来说一句话!

    喻以默扫了一眼飞快离去的车影,不慌不忙的转身,目光冷峻的扫了她一眼。冷冷的道,“眼光差。”

    阮诗诗一愣,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眼光差和被骗钱有什么关联吗?

    喻以默眸光沉冷,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看司机的眼光不准,看男人也不行。”

    听到这句话,阮诗诗惊愕且费解。

    什么叫做男人的眼光不行?

    就在这时,喻以默扫了她一眼,抿着的唇紧了紧,一字一句道,“连你都保护不了的男人,你也能接受,我很佩服你的眼光。”

    阮诗诗听得出他话中暗有所指,脑海里立刻浮现出昨天在公司楼下发生的事情,瞬间明白过来,他说的就是柯哲林。

    她咬了咬牙,心底浮现出几分不满,目光直直的盯着他道,“那也总比某些人朝三暮四,沾花惹草要好。”

    说着,她还刻意扬起脖子,朝喻以默身后望了望,唇间勾起一抹人畜无害的笑容,故意似的开口问道,“喻总,今天怎么没见到大明星陪您出差啊?这三四天您一个人能耐得住寂寞吗?”

    听到女人故作阴阳怪调几句讽刺的话,喻以默的眼神猛地沉了几分,恨不得立刻将面前这个伶牙俐齿的小女人给狠狠惩治一番。

    也就几天没收拾她,没想到她胆子变得这么大,都敢跟他互呛了!

    压下心头的那几分恼意,喻以默迈步上前,慢慢地逼近她。

    几秒后,他脸上的冷意褪去,反而生出了几分笑容,他慢慢靠近她,附在她耳边,声音极轻的问道,“有时候,时间久了就想换换口味,不如今天晚上,换你试试?”

    两句话,说的阮诗诗瞬间脸颊一烫,慌张的往后退了几步,“你……”

    她也没想到,喻以默会用这么一招!可看着男人眼底闪烁的光亮,她竟然分不清楚他说的话是真是假。

    她一后退,喻以默就立刻迈步逼近,伸手眼疾手快的握住她的肩头,让她挣脱不得,退无可退。

    “怎么样?”他挑了挑剑眉,声音低沉磁性,“今晚我们试试?”

    阮诗诗的脸颊红的快要滴出血来,本来还想要讽刺挖苦喻以默几句,没想到却把自己给绕进去了。

    她深吸气,佯装镇定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她要走人,可喻以默放在她肩头的两只大手很有份量,让她根本无法挣脱。

    “你觉得你走的掉吗?”喻以默唇角勾起一丝微冷的弧度,放在她肩头的手一用力就将她揽入了怀中。

    紧接着,他揽着阮诗诗的肩,迈步朝酒店里走去。

    阮诗诗欲哭无泪,挣脱不得,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她压根就斗不过喻以默的,一时奋勇挑起的事,最后的代价还要由她自己来承担。

    她咬了咬牙,感受着男人放在自己肩头的大手的力度,清楚这个时候她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所以,只能等他稍微放松警惕了,她再伺机逃跑!

    与此同时,马路对面,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躲在树后,观察着酒店那边。

    一个光头拍了拍身边的瘦子,沉声道,“喻以默身边那女人的脸,拍清楚了没?”

    旁边的瘦子立刻殷勤的道,“拍清楚了,照片直接传给k哥?”

    光头盯着酒店里两人远去的背影,眼底闪过了一丝狠戾,“嗯,k哥吩咐了,让我们盯牢了,瞅准时机,直接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斗罗之武魂进化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