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疯狂进化的虫子〕〔万古神尊〕〔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战神医婿〕〔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帝国萌宝:薄少宠〕〔陆峰穿越1〕〔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重回1990〕〔陆峰江晓燕〕〔我的姐姐是天尊〕〔麻衣神婿〕〔娱乐超级奶爸〕〔近战狂兵〕〔神兽召唤师〕〔陈黄皮叶红鱼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170章 深入虎穴
    第170章深入虎穴

    相比刚才发给他的那张照片,此时此刻的阮诗诗身上的长裙已经被刀片划开,一道一道的,可以看得到裸露的肌肤,而长裙下摆,沾染着一摊血,还有血顺着她光洁的小腿往下流。

    她低垂着头,面色苍白,尖细的下巴惹人生怜。

    看到这个场面,喻以默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突然在自己耳边炸开了一般,他拳头握紧,眼底猩红一片。

    就在这时,旁边传来一道狂妄的笑声,伴随着一道鼓掌声。

    老k一边迈步走来,一边鼓掌,“喻以默,你没让你的女人失望,我还以为,半个小时你赶不过来呐!”

    他虽在笑,可笑意不达眼底,那双阴冷如鹰隼的眸子泛着冷光,让人心底生寒。

    喻以默转头,深邃的暗眸泛着森森冷意,直直的回视他,没有丝毫畏惧的意思,“曼谷大名鼎鼎的k哥,不知为什么要用这么下作的手段动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

    被绑在转盘上的阮诗诗半昏半醒,听到那个声音,身子轻颤,费力抬头睁眼,在看清那张熟悉的面孔时,忍不住鼻头泛酸。

    他竟然真的来了!在她以为自己就要死在这里的时候,他宛如天神一般降临!

    那边,老k冷笑着回复,“因为大名鼎鼎的喻以默不是那么容易见的,得费点心,用点饵料,这不,你自己上钩了。”

    喻以默拳头攥紧,抬眼,看向阮诗诗,眸光清亮的同她对视,两秒后,他转而看向老k,眼底带着尖锐的冷意,“你动了她?”

    她身上的那些血,红的刺眼!

    “怎么会?”老k装作无辜的抬了抬手,“女人生理期,那些血可跟我没半点关系,我老k,事情没谈妥之前,可是不会轻易动手的。”

    喻以默眸光一扫,看着站在老k身后的十几号人,冷声道,“那你想怎么谈?”

    这些人,个个都带着家伙,他要是来硬的,不是没可能逃脱,可阮诗诗被绑着,他不敢乱来。

    事到如今,只能顺着老k的意思来。

    老k不慌不忙,点燃一支雪茄,在烟云缭绕中眯着眼打量着喻以默,一双鹰隼般的眸子透着些许阴冷的光。

    喻以默不甘示弱的回视,黑穹的眸里覆盖上一层寒冰,两人无声的对峙。

    终于,老k扯了扯唇角,沉声道,“徐峰明是我的人,你动不得,就算动了,也得给我放了。”

    说着,他脸色的横肉抽了抽,表情有些狰狞。

    紧接着,他迈步上前,一双鹰眼同他对视,“你在我的地盘上动手,就是在我头上拉屎撒尿,你觉得,我容得下吗?”

    喻以默凉薄的唇紧了又紧,一双深若寒潭的暗眸更是危机四伏。

    不等他开口说话,耳道里的微型米粒耳机突然传来刺啦刺啦的声音,接着,传来苏煜成的声音,“老喻,都已到位,准备动手。”

    喻以默轻咳一声,并未回答,他抬眸,越过面前的一行众人,看向转盘上的阮诗诗。

    感受到男人的目光,阮诗诗强打起精神,她听不清他们具体在交流什么,但是感觉得到气氛的严肃和压抑。

    老k顺着喻以默的目光,看到阮诗诗,勾了勾唇角道,“今天不管你抓不抓得到徐峰明,要想带人走,就得跟我玩个游戏。”

    好不容易设法请君入瓮,单单逼得他放了徐峰明反倒没意思,他更想看看喻以默究竟能有多大的能耐。

    喻以默沉声问,“什么游戏?”

    他很清楚,深入虎穴,老k不会这么轻易得放他们离开。

    老k示意,旁边的光头立刻拿来一个托盘,上面摆了一排全是锋利地能当暗器使的飞镖,尖锐的头泛着金属光芒,七彩的羽毛尾又细又长,一共有五六个。

    喻以默看了一眼阮诗诗,心中瞬间明了。

    果不其然,老k嘿嘿笑了笑,走到转盘旁边,轻轻一转,绑着阮诗诗的转盘就开始转圈。

    阮诗诗本来就身体不适,如今这样更是觉得天昏地旋,难受至极。

    喻以默剑眉拢起,垂在身侧的手慢慢收紧,“咔啪咔啪”的指节响动。

    他本对自己对情绪的操控和锻炼引以为傲,可如今,他压不住心头的怒火。

    老k随手捏住一个飞镖,做出向转盘投去的假动作,问道,“怎么样?玩不玩?”

    喻以默敛去眼底的情绪,面上恢复如常,沉声道,“玩,不过我要先检查一下转盘。”

    这个游戏,他对自己有把握,可是只要阮诗诗在紧要关头耐不住动了动,那飞镖就有可能射偏,她就会受伤。

    老k扫了一眼阮诗诗,笑了笑道,“可以,游戏中转盘是会动的,确定玩吗?”

    喻以默微微颔首,迈步朝转盘走去,旁边一个老k的手下拿枪指着阮诗诗,防止他有异动。

    看着男人走近,阮诗诗心头一暖,仿佛在无限黑暗中看到了一点星光,连同身子都暖了几分。

    她鼻头一酸,眼泪不受控制的朝外涌。

    喻以默收起眼底的冷意,靠近她,轻轻的碰了碰转盘,可眼神,自始至终没从她身上移开过。

    他压低声音,“相信我吗?”

    听到男人的声音,阮诗诗深吸气,用力点点头。

    此时此刻,他就是她唯一的信仰。

    喻以默动了动唇,“那就别动。”

    说完这句话,他转身,走向老k,“开始吧。”

    老k闻言,向那边的手下抬了抬下巴,手下示意,抬手转动转盘。

    看着不停转动的转盘,喻以默握着飞镖的手紧了紧。

    瞅准时机,他抬手一投,“啪”的一声,飞镖上盘,正投至阮诗诗的手臂下方。

    接着,第二只,第三只,第四只,第五只,都顺利上盘,通通避开了阮诗诗的四肢。

    第六只,是最后一只,他看着转动更快的转盘,捏着飞镖的手紧了紧。

    就在这时,耳道里的耳机传来苏煜成的声音,“妈的,徐峰明这老狐狸,竟然给跑了!他带有不少人,我们现在正要去追!”

    喻以默眸光暗了暗,微微皱眉,停顿两秒后,他侧头开口,“别追了。”

    那头次次啦啦的,断断续续传来苏煜成的声音,“他受伤了,跑不远。”

    喻以默深吸气,深邃的眸底闪过一丝暗光,颇为艰难的吐出一句话,“别追了。”

    就算抓到了,老k也会逼得他放人。

    “什么?老喻……”

    喻以默再也顾不上苏煜成要说什么,他微微前倾,瞅准时机,手一动,抛出最后一只飞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相公很腹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