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天第一仙〕〔斩月〕〔神魂武尊〕〔我,上门女婿〕〔凤卿离墨〕〔夜玄周幼薇〕〔斗魂玄帝〕〔不死夜帝〕〔盖世帝婿〕〔万古帝婿〕〔元卿凌宇文皓〕〔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快穿女主真大佬〕〔重生南非当警察〕〔柯南之我不是蛇精〕〔春回大明朝〕〔仙魔三国大玩家〕〔逍遥侯〕〔凌画宴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171章 不容小觑的角色
    第171章不容小觑的角色

    随着“咻——”的一声响,飞镖快速的朝转盘飞去。

    转盘转动,阮诗诗紧闭双眼,一动也不敢动。

    眼看着飞镖就要冲着她的手臂飞了过去,“哒!”的一声,飞镖上盘,尾部轻颤,距离她的手臂只相差不到一厘米。

    阮诗诗听到旁边传来的抽气声,这才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最后一只飞镖,完美的避开了她,没有伤到她分毫!

    她有些欣喜的抬眼,捕捉到男人那双黑亮深邃的眸子,心又不知不觉的安定了几分。

    这种感觉,是踏踏实实的安全感,信任感,是她从别人身上从未体会到的。

    看到阮诗诗朝他看过来,喻以默收起眼底的冷意,难得温和的同她对视。

    就在这时,一个小喽啰突然跑进来,跑到老k身侧,附在他耳边压低声音说着什么。

    几秒后,老k眸色一变,下意识抬眼望向喻以默,随手一挥,就让旁边的那个人退下了。

    他走上前,原本冰冷的脸色变了变,扬起一边的唇角,抬手冲喻以默鼓掌,“好!这飞镖扔的好,我老k心服口服!”

    面对他的吹捧,喻以默脸色没什么变化,转头冷冷的扫了他一眼。

    老k笑意不达眼底,鼓了几下掌之后,随手抓起旁边托盘上的一只飞镖,一边朝喻以默走过去,一边笑着道,“看来你还真是深藏不露,藏的挺深啊!”

    他的语气像是在开玩笑,手中把玩着飞镖,像是在揣摩什么,不等喻以默开口回答,他就已经拿起飞镖,放至眼前,闭上了一只眼,对着转盘上的阮诗诗做瞄准状。

    老k一边瞄准,一边语气随意的道,“也不知道,我能不能投中呢?”

    喻以默眸光一沉,毫不犹豫的伸出手,直接捏住飞镖的尖头,阻止他接下来的动作,声音又低又沉的道,“游戏已经结束了。”

    老k闻言,扯了扯唇,松开了手。

    喻以默面色冷峻,毫不犹豫的将飞镖丢进旁边的托盘里。

    看着他的动作,老k蹙了蹙眉,原本脸上浮现出来的笑意荡然无存,他抬起手,不慌不忙的拍了拍手上压根就不存在的灰尘,悠悠道,“结束了吗?”

    喻以默毫不退缩的同他对视,周身气质一凛,连同周围的温度似乎都降了几度。

    两人对视半天,喻以默扯了扯唇,眼底沁着冷意,“老k,你要求的,我可都做到了。”

    他让他放了徐峰明,他已经给那边下了命令,他让他投飞镖,他也都投了,若是老k还是不肯放他们走,那他就只有最后一个选择了。

    那就是硬碰硬。

    看出喻以默眼底透出的森森杀意时,老k心头一沉,竟浮现出阵阵不安。

    喻以默,果然如同那位爷说的那样,是个不容小觑的角色。

    表情僵了几秒之后,他脸颊上的肉抽了抽,冲着喻以默勾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他抬手,冲着身旁的手下挥了挥手。

    那两个手下立刻会意,快步走到转盘旁边,将绑着阮诗诗四肢的绳索解开,将她从转盘上放下来。

    “我老k说到做到,话说了,自然算数,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到你?”

    老k说着,从旁边端起半杯洋酒,仰头一饮而尽。

    喻以默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不急不缓的道,“来日方长,还会再见。”

    他相信,他们很快还会再见面的。

    老k闻言,笑了笑,眸底闪过阴冷的光芒,没再说话。

    喻以默扫了他一眼,迈步走向转盘,看着扶着转盘堪堪站稳的虚弱女人,心头不由得一紧。

    紧接着,他大跨步走上前,二话不说,俯身直接向她拦腰抱了起来。

    阮诗诗浑身发冷,触碰到男人结实的手臂和宽阔的怀抱时,身子忍不住抖了抖。

    属于喻以默的清冽气息迎面而来,紧接着,耳边传来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别怕,我带你走。”

    对她而言,如今听到这么一句话,无异于是最动听的声音。

    她鼻头一酸,轻轻地嗯了一声,如同受了惊的幼鸟一般将头缩到了他的怀中,寻找庇护和安慰。

    喻以默垂眸,看着女人这副模样,心脏顿时收紧,有股难以言明的压抑感在心头散开。

    他要带她离开这里,越快越好!

    可谁知步子刚迈出去,老k的人突然涌了上来,直接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喻以默眉眼微微眯起,跳过众人锁定后面的老k,漆黑的瞳仁放出冰冷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看来,他是要逼他动手了。

    他抱着阮诗诗的手慢慢收紧,正静待时机,谁知,老k变了脸色,冲着手下冷喝道,“你们这些不懂事的,都给我滚开!”

    手下们面面相觑,有些犹豫的散开到两旁,让出一条道来。

    喻以默见状,幽深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波动,再不说其他的,抱着阮诗诗,大步流星的朝外走去。

    他心中清楚,老k是个聪明人,他的目的已经达成,肯定不会再刁难他们,刚才那只不过是在试探他而已。

    穿过乌烟瘴气的赌场大厅,走到门外,杜越正站在车旁,面色焦灼的等待。

    看到他们出来的那一瞬间,杜越神色微变,连忙迎了上来,“喻总,苏煜成那边……”

    他扫了一眼喻以默怀中的阮诗诗,欲言又止,话还没说完,喻以默就已经越过他上了车。

    杜越只好收下话头,也跟着上了车。

    车子一个转弯,直接掉头,飞速的向前驶去。

    车内,喻以默垂眸看向怀中的女人,眉心收紧,轻声唤道,“阮诗诗。”

    怀中的人儿脸色苍白,身子冰冷,没什么反应,像是晕倒了一般。

    坐在一旁的罗豫见状,轻声道,“老大,看这样子应该是晕倒了,估计吓得不轻。”

    喻以默眼底掠过一丝不明显的焦灼,目光扫过她裸露在外的肌肤,确定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外伤之后,立刻冷声吩咐手下,“回酒店。”

    车子飞驰,赶到酒店大门口时,喻以默正要抱着人下车,可谁知旁边的罗豫突然开口道,“老大,她还在流血。”

    喻以默闻言,动作一顿,顺着罗豫的目光看去,果然,看到她下身的白色裙子上又洇出了血。

    他面色一沉,伸手正要掀开裙子去看伤口,脑海里却突然闪过老k的话,他似乎说了阮诗诗身上的血是因为生理期,他并没有动她。

    愣了一下,他一抬眼,就看到罗豫正好奇的盯着洇血的地方,瞬间,他的脸色阴沉下来,语气极冷的反问,“你看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