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败战神〕〔重生南非当警察〕〔薄司寒慕晚晚重生〕〔超级豪婿林阳江婉〕〔妃常难驯:魔帝要〕〔黑暗血时代〕〔一世龙皇〕〔至尊神医〕〔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我的傻白甜老婆〕〔明尊〕〔启明1158〕〔迷踪谍影〕〔林羽江颜〕〔胜者为王〕〔南明第一狠人〕〔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172章 都是他帮她换的?
    第172章都是他帮她换的?

    罗豫懵了一瞬,半秒后,立刻别开目光,严肃正经的回答,“没什么。”

    喻以默皱了皱眉,冷着脸命令,“去附近的超市,买点卫生棉送过来!”

    说着,他拿起旁边的外套,直接裹住阮诗诗的身子。

    罗豫惊愕的看向他,“老大……”

    他就是个会翻腾电脑的呆子,连女朋友都没谈过,除了偶尔看到过一些广告之外,对于这些女性用品更是一无所知。

    喻以默眉头挑起,面上浮现出不悦的神色,“很为难吗?”

    罗豫咽了下口水,连声道,“不…不为难,要买哪种?”

    喻以默的脸色又黑了几分,说的他好像很了解似的?

    “每种都买一包。”

    冷声丢下这句话,他就要推门下车,似是觉得罗豫一个人无法办妥一般,他又看向前排副驾驶的杜越,吩咐道,“你也跟着去,快点买回来。”

    说完,他抱着阮诗诗,下了车,大步流星的朝酒店里走去。

    杜越和罗豫面面相觑,脸色白了又白,却又不得违抗命令,只得立刻去买。

    回到酒店房间,喻以默将人放在床上,看着女人紧锁的眉头和苍白的唇色,心情泛出一阵奇怪的情绪。

    这次的事情,的确是他牵连了她。

    看着女人身上已经破烂不堪的衣服,喻以默眸光沉了沉,伸手打算将她的衣服换下,谁知刚触碰到阮诗诗的身子,她就像是触电了一般挣扎起来。

    “别!别打我!我……”

    她似乎梦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抗拒的收缩身子,类似求饶的嘤咛从她唇齿间哼出。

    喻以默的心脏剧烈的收缩就一下,他伸手握住她胡乱扑腾的两只手,放轻声音安慰,“别怕,我在……”

    他的声音像是带着安慰的魔力,连说了好几声之后,阮诗诗慢慢的安抚了许多,不再乱动。

    看着她安静下来,喻以默松了口气。

    看来这次的事情,对她来说,已经形成了阴影。

    他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抚了抚她额间已经湿透的刘海。

    房间门口传来敲门声,喻以默闻声,面上瞬间恢复了平日里的清冷,他迈步,走到门口,将门打开。

    杜越和罗豫站在门口,提着整整一大袋的女性用品,两人气喘吁吁,像是一路跑过来的。

    喻以默接下袋子,二话不说,直接将门关上。

    杜越和罗豫站在门外,愣了愣,又相互对视了一眼,这才走开。

    罗豫抬手扶了扶滑到鼻梁上的眼睛,悠悠道,“你有没有觉得老大跟之前不一样了?”

    杜越勾了勾唇,笑着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快步朝前走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阮诗诗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有些眼熟的天花板,她动了动身子,感觉脑袋又沉又痛,刚动了动,就听到旁边传来声音。

    “醒了?”

    听到那个充满磁性且熟悉的声音,阮诗诗原本有些不安的心头莫名安定了几分。

    她转头,看到喻以默就坐在一旁,深邃的眸子正盯着她看。

    她认出来,这是在酒店里。

    嗓子干痛,她微微皱眉,有些惊喜的问道,“我们…出来了?”

    她被绑架之后的片段恍若一场梦境,仿佛醒来之后,一切如常。

    喻以默淡淡的嗯了一声,随手拿起旁边的水杯,递了过来。

    阮诗诗坐直身子,慢慢伸手接下,喝了两口之后,思绪才慢慢涌回。

    放下水杯之后,她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衣服,有些惊讶。

    这不是她穿的衣服,宽宽大大,材质柔软,倒像是男士的衬衫。

    阮诗诗愣了一瞬,两秒之后,恍若惊弓之鸟,面色惊愕的看向一旁的喻以默,“这……这是你帮我换的?”

    此时此刻,她在喻以默的房间里,躺在他的床上,毋庸置疑,身上穿的衣服也是他的……

    喻以默抬眼看向她,幽深的眸底闪过一丝细微的波动,他挑了挑眉,语气随意,轻声反问,“不然呢?”

    阮诗诗闻言,惊愕的瞪大双眼,她一只放在被子下面的手,忍不住轻轻地动了动,摸到宽松衬衫下面的布料,甚至摸到了那个垫在里面的女性用品!

    这些该不会都是他做的吧?

    替她换了身上破了的衣物,还帮她垫上了生理期需要用的卫生棉!

    看到女人惊愕表情,喻以默显然已经猜到她在想什么,他眉头皱了皱,薄唇紧抿,有些不自然的别开视线,看向一边。

    这种事情他不做,难道要让杜越他们去做吗?

    阮诗诗忍不住想问,可话到了嘴边,却又脸皮薄的红了起来,那句话到底是问不出口了。

    她深吸气,咬了咬牙,将刚才的疑问抛到一边,回想起今天被绑架之后的经历,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再抬眼望向喻以默时,阮诗诗心头多了几分暖意,她深吸气,轻声道,“喻以默,今天的事情,谢谢你。”

    谢谢他在那种情况下还来救她,谢谢他哪怕孤身一人都没有想过要放弃她。

    面对突如其来的致谢,喻以默眉头不自然的动了动,他转头,看向阮诗诗,语气一如既往的清冷疏离,“这件事不用道谢,你被绑架是因为我,我应该负责到底。”

    一句话,说的阮诗诗无话可说。

    事实确实如此,她和那些歹徒无怨无仇的,他们确实是因为喻以默才绑了她。

    正当她出神之际,喻以默突然开口,语气正经严肃,“我已经让杜越给你定了明早的航班,他会护送你回国,回去之后,这两天你好好休息,不用急着上班。”

    阮诗诗闻言,突然有些着急,“那我这儿的工作怎么办?”

    她这次来泰国,是被兰姐指派的,代表行政部来学习泰达公司的管理模式的,如今才过了一天,她就这么回去,该怎么向部门里的同事交代?

    喻以默转头,看到女人紧拧的眉头和焦灼的神色,目光沉了几分。

    几秒后,他冷声道,“这次公司派出团队外出学习,是为我的行动打掩护,明白吗?”

    他干脆利落的回答,让阮诗诗有些懵,她迟疑了半天,重新将他刚才说的话揣摩了两遍,这才完全明白过来。

    原来,这次压根就不是什么正经的学习出差,而是为了给他打掩护。

    想到今天她被绑在那里,遇到的那些凶神恶煞的面孔,身子忍不住抖了抖。

    她从来都没有接触过那样的人,满身纹身,赌博,持枪,都是一些眼中没有王法的亡命之徒。

    喻以默又怎么会跟这些人扯上关联?

    无数个疑问涌上心头,阮诗诗想开口问个清楚,可看到男人那张冷峻严肃的面孔,她顿时将涌到嘴边的话尽数吞了回去。

    就算她问,只怕喻以默也不会跟她说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斗罗之武魂进化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