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我的傻白甜老婆〕〔明尊〕〔启明1158〕〔迷踪谍影〕〔林羽江颜〕〔胜者为王〕〔南明第一狠人〕〔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武炼巅峰〕〔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史上最强小神医〕〔第一战神〕〔女总裁的第一高手〕〔赘婿出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173章 你要小心
    第173章你要小心

    阮诗诗深吸了一口气,平定了一下情绪,抬眼望向喻以默,冲他点了点头,“那我听你的,明天回国。”

    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她已经被那些人绑过一次,如果她还留在这里,不仅不能帮到他什么,说不定还会给他拖后腿。

    与其这样,她倒不如离开。

    看到她答应,喻以默收紧的眉头慢慢舒展,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之后,正要开口,谁知门口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阮诗诗下意识身子紧绷,有些慌乱。

    喻以默见状,立刻起身,走去开门。

    门打开,杜越站在门外,面上带着几分隐隐的慌乱,“苏煜成回来了,受了伤,我去看他,感觉他带着气,喻总,要不你去看看?”

    喻以默闻言,眼底的情绪晦暗不明,停顿两秒之后,他微微颔首,“我知道了,等下就去。”

    杜越点点头,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开。

    喻以默将房门关上,想到刚才杜越说的那些话,面色不由得沉了沉。

    今晚的事,他们费尽心机,部署了这么久,就是等着抓到徐峰明的那一刻,可偏偏老k先下手为强,抓阮诗诗,让他们这边成了被动的那一方。

    人没抓到,还挂了彩,苏煜成自然会不悦。

    他转身迈步往回走,不经意抬眸,就看到阮诗诗不知什么时候下了床,两只脚踩在冰凉的地板上,两只蒙着一层水雾的大眼睛正盯着他看。

    他下意识皱起眉,“你干什么?”

    不好好在床上躺着,竟然还光着脚踩着地板,她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不能受凉吗?

    阮诗诗心头有些压抑,脱口而出,“明天你不走吗?”

    他不走,就意味着他还要继续留在这跟那些人周旋,意味着他随时随地都处于枪林弹雨之中,意味着他很有可能受伤。

    不知为何,她一想到这些,心脏就像是被一只大手紧紧攥住一般,有些喘不上气来。

    喻以默沉默了一瞬,接触到女人带着几分担忧的眼神,顿时心头涌出一种莫名复杂的情绪。

    几秒后,他迈步上前,伸手将她往后一推,将她推到了床上,微蹙眉头盯着她光着的脚丫,答非所问道,“你要是出了事,老师也不会原谅我的。”

    说着,他伸手扯过一旁的被子,随手盖住她的身子,又拿起一旁桌子上的手机,语气淡淡的道,“你好好休息,我还有事,明早杜越会来接你。”

    他转身,迈步就要离开。

    阮诗诗心头一紧,忍不住伸出手,一把拽住了他的衣角,“喻以默。”

    喻以默没回头,声音又冷又沉的道,“什么事?”

    阮诗诗咬了咬唇,似乎有很多话想要对他说,可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末了,她喉头一紧,吐出了一句话,“你要小心。”

    喻以默眸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诧异,随后,勾了勾唇角,回答道,“知道。”

    丢下这两个字,他迈开步子,头也不回的朝外面走去。

    听到门关上的那一瞬间,阮诗诗突然感觉心头空落落的。

    这次的事情,不管是不是因为他而起,也不追究她究竟是不是被他牵连,总之这次他救了她,这份恩情,她会记住。

    翌日一大早,她刚醒来没多久,刚回到自己的房间,正在收拾东西,门口就传来了敲门声。

    她过去开门,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杜越。

    “阮助理,等下你收拾一下行李,我们就准备走了。”

    阮诗诗点了点头,轻声道,“对了,杜特助,有件东西麻烦你帮我送回去。”

    说着,她转身,从旁边的小柜子上面拿过一件叠的整整齐齐的男士衬衫,递给了他。

    杜越扫了一眼,认出这个衬衫的品牌,心中就已经清楚了,他点点头,“交给我吧!我送回去。”

    衬衫送还之后,阮诗诗又折回房间收拾东西,一切都准备的差不多了,她拉着行李箱走出房间,心中反倒有些不舍。

    看着对面小刘的房间,阮诗诗有些犹豫,正想着要不要跟她打声招呼。

    谁知杜越已经走过来,似乎是看穿了她的想法,不急不缓的道,“阮助理,罗姐那边我已经知会过了,说的是你因为身体不适提前回国,他们都表示理解。”

    听他这么一说,阮诗诗只好点了点头,轻声道,“那走吧。”

    去往机场的路上,阮诗诗有些惆怅,短短不到三天的泰国之旅,就这样因为一场莫名其妙的绑架而结束了。

    那些宛如电视剧里的情节,竟然真真实实的发生在她的身上。

    经过四个多小时的行程,抵达江州机场时,已经到达下午。

    江州的阳光相比泰国的温和了不少,踏上国土,阮诗诗心底又多了几份安定。

    “诗诗!”

    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阮诗诗循声望去,看到接机口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穿着黑色的嘻哈卫衣,露出两条长腿的宋韵安正站在栏杆后面冲着她用力挥手。

    阮诗诗又惊又喜,下意识转头望向一旁的杜越,开口问道,“安安怎么来了?”

    杜越脸上竟然浮现出淡淡的笑意,轻声道,“我事先给她发了消息,说你要回国,她自告奋勇要来接你。”

    看到杜越一提起宋韵安时脸上浮现出的温和笑容,阮诗诗忍不住八卦道,“你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她后半句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杜越就已连忙否认,“没有,我们只是朋友。”

    他嘴上虽是这么说,可脸上却掠过了一丝不自然。

    阮诗诗看着一向冷静自持的杜越表情丰富了不少,心中就已经明白。

    她没多说,快步朝出口走去。

    刚出去,宋韵安就飞快迎了上来,张开双臂一把搂住她,“诗诗,想死你了!”

    一看到她,阮诗诗的心情也不知不觉的好了许多,“好啦,就三天没见,搞的像三年一样!”

    宋韵安嘿嘿笑,“我可不管。对了,你不是说去四五天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听她这样问,阮诗诗突然顿了顿,想到昨天发生的恐怖的事情,心中有些犹豫。

    这种事情,还是先不要告诉宋韵安了。

    她随口搪塞道,“我生理期,你也不是不知道,我一来就痛的死去活来的,没办法,那边的工作也不是特别重要,我就先回来了。”

    宋韵安眨了眨眼睛,扫了一眼后方不远处的杜越,又忍不住问,“那为什么杜越也回来了啊?”

    阮诗诗咬咬牙,飞快地搜寻理由,还没想好,杜越就已经迈步上前,一本正经的道,“国内有些紧急工作,我就先回来了。”

    听他这么说,宋韵安这才不再起疑,从阮诗诗手里拉过行李箱,喜滋滋的问道,“诗诗,这次有没有给我带泰国特产小礼物什么的啊?”

    说起特产小礼物,阮诗诗愣了愣。

    她走的匆忙,压根没想起这件事,唯一算得上是“特产”的,恐怕就是那被塞了半个行李箱的泰国卫生棉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斗罗之武魂进化系〕〔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