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做局〕〔安小诺战擎渊〕〔吴峥林夏〕〔龙零〕〔老婆是花瓶,得宠〕〔都市超级修仙人〕〔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地表最狂男人〕〔神医狂婿〕〔大流寇〕〔收集末日〕〔一胎俩宝,老婆大〕〔骑着恐龙在末世〕〔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小阁老〕〔三国之曹家逆子〕〔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机灵双宝爹地你认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175章 都是他的棋子
    第175章都是他的棋子

    陆小曼看着轮椅上的男人面色缓和了些,暖阳的光芒汇集在他的脸上,勾勒出他柔和的轮廓。

    那一瞬,她不由得怔了怔。

    一谈到阮诗诗,这个眉眼间都带着疏离的男人竟然温和了许多。

    她一边诧异,一边忍不住八卦的往深处猜了猜。

    喻顾北捕捉到陆小曼眼底浮现出的轻哂,他不慌不忙的回头,什么都没再说。

    不过是在她面前做戏而已,有那么点意思了,也就适可而止了。

    反正以后时间还长,不止阮诗诗,她陆小曼同样也是他手中的棋子而已。

    仅此而已。

    烤肉店,香味扑鼻。

    已经饿了一上午的阮诗诗食指大动,大块朵硕,几片裹着生菜味的烤肉下腹,顿时缓解了饥饿感。

    她一抬头,正巧看到杜越拿起筷子去夹格纹铁网上的雪花牛肉,可谁知旁边突然伸过来一双筷子,快速的将那块烤得火候正好的牛肉夹走了。

    阮诗诗看向宋韵安,忍不住轻笑,“安安,你要不要这么坏,非要抢杜特助的肉。”

    宋韵安眼稍轻挑,理所当然的道,“那肉上又没有写他的名字,我抢到就是我的。”

    阮诗诗闻言,看向杜越,无奈的同他相视一笑。

    她这个闺蜜,别人不了解,她最了解了,向来只有会自己感兴趣的人才会这样,对待那些她不感兴趣的,完全是不屑的态度。

    她这样对杜越,反而说明她和杜越之间有戏。

    说说笑笑,饭桌上的气氛轻松愉悦,一顿饭结束,阮诗诗肚子填饱了,心情也好了很多。

    从餐厅回去的路上,宋韵安突然扯了扯她的手臂,轻笑道,“诗诗,月底的时候有一个音乐会,会在江州国际会场举办,你要去吗?”

    谈及音乐会,阮诗诗转头问她,“有你的节目?”

    宋韵安扬了扬眉,脸颊上透着几分红光,笑道,“有一个合奏,我是大提琴手。”

    想到宋韵安回国这么久,这段时间以来一直没什么演出工作,如今终于有一个节目要出演,她这个好闺蜜又怎么能不去捧场?

    “那肯定是要去的。”

    阮诗诗答应下来,转而看向另一边的杜越,轻笑道,“杜特助也一起去吧,安安的大提琴演奏。”

    杜越闻言,有些微怔,目光移向宋韵安,似乎在征求她的意见。

    宋韵安扫了他一眼,刻意语气淡淡,“行吧,那我多留一张门票。”

    杜越闻言,眼底浮现出一丝惊喜,但面上的表情却很克制。

    阮诗诗见状,只觉得自己站在两人的中间,像是一颗明晃晃的大灯泡,她笑了笑,看到停在路边的计程车,立刻灵机一动。

    “安安,我肚子还有些痛,先回家了。”

    她说着,又看向杜越,“杜特助,就麻烦你了,帮我送安安回家。”

    她丢下这两句话,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就拉着行李箱快速走到计程车旁边上了车。

    车门关上的那一瞬间,阮诗诗看到自己的好友微怒娇俏的小脸,视线一转,另一边,杜越的脸上却是带着几分笑意的。

    她勾唇一笑,立刻吩咐司机开车。

    他们两个人明里暗里的斗嘴暧昧,她要是再留下去,只怕会成了恶人吧?

    回去的路上,得了空,阮诗诗拿出手机,划开锁屏,就看到有两个未接来电。

    是喻以默打来的。

    她握着手机的手一紧,有些诧异。

    从她和喻以默认识到现在,喻以默主动给她打的电话次数屈指可数,更别说是一次打了两个了。

    莫非有什么事?

    阮诗诗有些吃不准,等到车子抵达小区门口,她才犹豫着拿起手机拨了电话。

    电话接通,响了好几声之后才有人接听。

    “喂?”她还没来得及开口,那头就传来了一个柔悦动听的女声。

    阮诗诗身子一僵,大脑突然一片空白。

    怎么是个女人接的?

    “喂?你好,是找以默的吗?”

    那头的女人见没反应,就又问了一句。

    这一句话,让阮诗诗听清了声音,也认出了声音的主人。

    不正是那天她在办公室里碰到的那个女明星苏凌吗?

    她竟然和喻以默在一起,也在泰国!

    阮诗诗来不及多想,匆匆的说了一句“不好意思,打错了”,想都没想就挂断了电话。

    电话挂断,她握着手机,一阵说不清楚的情绪笼罩心头。

    阮诗诗咬了咬下唇,想到喻以默同她说的话,他说公司外派同事出差学习只不过是为了掩护他的行动。

    他有什么行动,莫非就是和女星私会吗?游遍曼谷?共度良宵?

    那她被绑架的事情又是怎么一回事,难道只是一个意外吗?

    可能,喻以默一直都是那个花心的喻以默,她不能因为他救过她就改变了这个认知。

    阮诗诗心思突然乱乱的,越想越混沌,最后索性直接将手机关机,拉着行李箱回公寓。

    同一时间,酒店的餐厅中,喻以默迈步走到餐桌前,解开西装坐下,看向对面的苏凌,“我手机响了?”

    苏凌美目流转,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手机,耸耸肩道,“我接了,那边说打错了。”

    喻以默闻言,本没多想,可停顿几秒后,脑海里突然闪过了一张面孔,他眉头收紧,顿了顿,还是拿起手机翻出了通讯录。

    果不其然,是阮诗诗打来的。

    他扫了苏凌一眼,沉沉道,“吃完去找苏煜成,具体任务他跟你说。”

    丢下这句话,他什么都不再说,迈开步子转身就走。

    走到外面的走廊时,他拿出电话,再拨过去,那头传来机械的女声,“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

    眸光一沉,喻以默握着手机,心情有些复杂,顿了顿,给杜越拨了过去。

    电话拨通,可那边不知怎的,竟没有人接。

    喻以默皱眉,心头浮现出一丝不悦,没想到他们一个两个的,一回国胆子就这么大,一个关机,一个不接电话,故意的?

    此时此刻,正坐在计程车上的杜越突然打了个喷嚏。

    他揉了揉鼻子,看向身侧的女人,宋韵安正靠着座椅靠背,已经睡着了。

    看到女人的侧脸,杜越不自觉的勾起唇角。

    突然,车子刹车,车身顿了顿,睡着宋韵安身子一歪,直接靠到了他的肩膀上。

    杜越微微侧头,发现两个人的距离突然拉近了许多,只要他低低头,就能碰到她光洁的额头。

    杜越勾唇,一向平静的心,竟加速跳动起来。

    他…该不会是对她动了情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