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入骨宠婚:误惹天〕〔史上最强小神医〕〔护国龙帅叶无道〕〔叶不凡徐清婉〕〔重生修正系统〕〔上门狂婿〕〔重生1991〕〔老婆是花瓶,得宠〕〔北雄〕〔弃婿归来〕〔奶爸的修真人生〕〔重生之首富人生〕〔玄天龙尊〕〔怪物被杀就会死〕〔重生八零娇娇媳〕〔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穿越星际:妻荣夫〕〔墨唐〕〔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177章 过河拆桥,忘恩负义
    第177章过河拆桥,忘恩负义

    阮诗诗在家里休息了两天,时间流逝,一晃而过。

    因为身上多多少少还带着一些伤,再加上她当初同阮教授说的出差时间是四天,她也没敢去医院探望他,就这样一个人在小公寓里呆了两天。

    回到公司上班时,关于她因为身体原因提前结束出差学习的事情已经在部门里传遍了,兰姐也就没再多问,连出差报告都没找她要。

    仿佛去泰国的那两天,就像是做梦一般,一晃而过,还没留下什么痕迹。

    阮诗诗拿起水杯,去茶水区接水时,小韩凑了过来,碰了碰她的手臂,轻声道,“诗诗,你也别太难受了,这事情也怨不得你。”

    阮诗诗一头雾水,压根就没明白她在说什么,“小韩,你在说什么?”

    被问了的小韩同样是一头雾水,她顿了两秒,反问道,“难道你不难过吗?”

    “难过什么?”

    小韩轻声道,“我听大家说,你这次外出学习因为身体不适而浪费了机会,心里很难受……”

    听她这么说,阮诗诗不但不难受,反而有些想笑。

    她什么时候说自己难受了,真不知道部门里一些八卦的同事们究竟是怎么添油加醋传播消息的。

    阮诗诗勾起唇角,冲着小韩笑了笑,“放心吧!没有这事,这次虽然错过了,下次再争取其他的机会就好了。”

    她刚说完,端起茶杯正要转身离开,谁知一扭头,就看到孟子涵站在她身后不远处。

    孟子涵眼底带着几分讥讽,显然是听到了刚才她说的话。

    “阮诗诗,你恐怕忘记了一个事实,机会不是专属你一人,这次因为你,整个行政部都错过了学习的机会,你还这么坦然的说下次还有机会,你哪里来的信心?”

    她话中带着刺儿,显然就是故意来找茬的,阮诗诗深吸了一口气,不愿同她纠缠这么多,只是淡淡的道,“机会是大家的,这次确实因为我个人的原因让大家失去了学习的机会,但是不代表我连争取机会的信心都没有。”

    说完,她迈开步子就要离开,路过孟子涵身旁时,突然被一股力量撞上,手一抖,杯中接的热水直接洒了出来,洒落一地。

    阮诗诗皱起眉头,转而看向一旁的孟子涵,心头燃起一股怒火,“孟子涵,你做什么?”

    这样堂而皇之的公然撞她,还当着那么多同事的面,显然她一点都不顾及别人的看法。

    “阮诗诗,我只是想奉劝你一句,没有这个能力,就不要痴心妄想,不然拖累了整个团队,最后大家只会怪你。”

    孟子涵丢下这句话,直接转身,趾高气扬的离开。

    阮诗诗深吸了一口气,转头看到旁边办公区中扭头看热闹的同事们,心口像堵着一块大石头,压抑的不行。

    竟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替她说话。

    分明上次她去财政部报批款项那件事,让不少人对她改观,可现在,遇到不触及自己利益的事情上,大家还是那么冷漠。

    阮诗诗咬了咬唇,终是没有再多说什么,去拿来拖把,将地面清理干净之后,这才端起杯子离开。

    既然没有人站在她这边,她还是会坚持本心,还努力争取的时候也不会退让一步。

    回到办公室没多久,小韩送来了一份文件,“诗诗,这是要送到总裁办的文件。”

    “好的,我核查一下,没什么错误了,等会儿就送去。”

    “那就交给你啦。”

    小韩离开之后,阮诗诗看着桌子上的文件,有些犹豫。

    她今天刚回来上班,加上在家休息的两天,距离从泰国回来也有两三天的时间了,也不知道喻以默有没有回国?

    自她给喻以默打过那个电话之后,两个人就再没联系过,现在她要去送文件,不要遇到他最好。

    可事情偏偏不会如愿,她将文件核查好之后,刚到总裁办,就看到喻以默和杜越风风火火的从会议室的方向走来。

    她下意识有些紧张,握着文件的手收紧了一些,硬着头皮继续朝前走,想将文件直接交给安冉就离开。

    可谁知,她刚走到秘书室门口,身后就传来杜越的声音。

    “阮助理,喻总让你来办公室一下。”

    阮诗诗闻言,咬了咬牙,深吸了一口气,这才佯装平静的转身,点头应下,“好的。”

    跟随他们走进办公室,杜越没多做停留,放下手中的东西之后,有眼色的转身离开,还帮他们顺带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阮诗诗微微低头,用公事公办的口吻说道,“这是需要您过目的文件。”

    说着,她走上前,将文件放下。

    喻以默坐在椅子上,看着女人冷漠的脸色,

    忍不住眉心收紧。

    这才几天没见,她就变得这么生分。

    眼底掠过一丝波澜,喻以默身子向后,靠上椅背,淡淡的道,“身体好点了吗?”

    面对男人突如其来的问候,阮诗诗犹豫了一瞬道,“好了。”

    说着这两个字之后,她顿了顿,又道,“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去忙了。”

    如今她一看到喻以默,就会想到苏凌接的那个电话,心里总觉得怪怪的。

    看她转身要走,喻以默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悦,冷着声音叫住她,“谁让你走的?”

    几天不见,她就变得这么冷漠,恐怕她压根就不记得几天前她还缩在他的怀里求温暖的场景了吧?

    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这样无情的女人。

    阮诗诗深吸气,转身问道,“喻总还有什么事吗?”

    喻以默从抽屉里摸出一张名片,也跟着语气冷冷的道,“你要的号码。”

    阮诗诗闻言,眼底掠过一丝光亮,深吸了一口气,迈步上前。

    上次喻以默在泰国时答应了要给她冯主任的联系方式的,原本说让杜越发给她的,可这几天她也没收到。

    看到桌子上的名片,阮诗诗有些激动,轻声道,“谢谢。”

    说着,她伸出手要去拿那张名片。

    可谁知还没拿起来,名片的那头,就被一只指节分明的长手给按住了。

    阮诗诗抬眼,正好同喻以默那双深邃不见底的眸子对上,心底倏地一沉。

    她微怔,犹豫道,“你……”

    男人眉眼微眯,像是要将她看穿一般。

    末了,他紧抿的唇动了动,语气淡淡的道,“阮诗诗,我感觉不到你的诚意。”

    他提起名片时,她才有些变化,其余时间都对他冷冰冰的。

    她就这样过河拆桥,忘恩负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