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女婿叶辰〕〔帝国萌宝:薄少宠〕〔都市最强赘婿〕〔武映三千道〕〔最强药王〕〔都市逍遥医神〕〔冷艳总裁的贴身狂〕〔云若月楚玄辰〕〔叶辰萧初然〕〔神医毒妃不好惹〕〔一代天骄回归都市〕〔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都市医品仙尊〕〔妖孽修真弃少〕〔铁血残明〕〔透视神医女婿〕〔修真弃少叶辰顾梦〕〔修真弃少叶辰〕〔叶辰肖雯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178章 离婚的真正原因
    第178章离婚的真正原因

    阮诗诗闻言,咬了咬牙,心头生出一股烦躁,竟抬起下巴同他对视,颇为硬气的反问,“那怎样才算有诚意,要我跪下来求你吗?”

    他都已经答应了要给她,如今又故意为难他,这算什么?

    难道像他这样的人就是很享受这种高高在上,操纵别人的感觉吗?还是说他认为她像他身边的其他女人一样,要对他时时刻刻崇拜敬仰,感恩戴德吗?

    看着女人眼底闪烁的冷意和疏离,喻以默微怔,此时此刻,她就像一只浑身带刺的小刺猬,冷冰冰的,被触碰到逆鳞,身上的刺就全都竖起来了。

    半秒后,他眼底的情绪一闪而过,面色沉了几分。

    他招她惹她了吗?怎么觉得今天她冷冰冰的,浑身带刺?

    两人的态度都冷下来,一瞬间,办公室内的气氛也跟着降温,冷到极点。

    就在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了敲门声,“砰砰”的两声,接着响起安冉的声音,“喻总,有份文件需要您签字。”

    喻以默微微蹙眉,没发话,只是放在那名片上的手慢慢松开了。

    阮诗诗见状,伸手将那名片拿起,冲着喻以默扯出一个标准的不带情感的笑容,“多谢喻总。”

    说完,她微微躬身,转身迈步朝外走。

    喻以默抬眼,看着女人离开的背影,眸底闪过一丝暗光。

    之前他一直都觉得阮诗诗是个不怎么会反抗的女人,可现在看来,并非如此,她要是态度强硬起来,谁都不会放进眼里。

    亏他之前一直觉得那个动不动就脸红的小姑娘是个纯情小白兔,呵,到头来,两人离了婚,她的本质才露出来,哪是什么小白兔,分明就是爪子尖利的小野猫!

    从办公室出来,阮诗诗手中握着那张名片,手指来回摩挲了几遍,手心也微微有些发烫。

    为了这个联系方式,前前后后她可没少费心。

    终于,名片到手,压在她心头的那块大石头也消失了。

    等到下班之后,她就去医院找阮教授和刘女士,然后再联系冯主任商量手术方案的事情。

    这么一想,阮诗诗心中顿时轻松了几分,可谁知,还没等到下班时间,刘女士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阮诗诗正和部门里的同事商讨改方案的事情,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就嗡嗡震动起来,她扫了眼屏幕,看到是刘女士打来的,有些纠结要不要接,可看到一旁正在等待的同事们,她只好先随手挂了电话。

    方案商讨完之后,等同事们离开,阮诗诗这才得空给刘女士回了电话。

    “喂,妈,怎么了?”

    电话接通,那头传来刘女士带着几分焦灼的声音,“诗诗,你下班了吗?”

    听出刘女士声音有些不对劲,阮诗诗愣了愣,“还没有,有什么急事吗?”

    “你赶快来医院一趟吧,你爸他……”

    刘女士语气一顿,话说不下去了。

    阮诗诗闻言,心脏猛的收缩,握着手机的手不由得收紧,“我爸他怎么了?”

    难道是出什么意外了吗?

    “你爸……他没事,就是……”刘女士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明白,到最后说道,“我也说不清,你尽快过来一趟……”

    阮诗诗咬了咬唇,连忙应声,“好,妈,我这就过去!”

    挂了电话,阮诗诗心头焦灼,她虽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从电话里刘女士的语气看,应该不是什么好事。

    阮诗诗抬眼扫了一眼墙上的钟表,距离下班还有半个多小时,她如果现在离开,就算是早退,可这种时候,她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随手收拾了一下,就快步离开了办公室。

    出了公司,她拦下一辆计程车,立刻赶往医院,匆匆忙忙赶到阮教授的病房,她连门也来不及敲,直接推门而入。

    “爸,妈,你们……”

    看到躺在床上一切如常的阮教授和站在旁边的刘女士时,阮诗诗微怔,有些诧异。

    这看着也不像出了什么大事的样子……

    可谁知,下一秒,阮教授抬眼看到她,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冲着她沉声道,“你过来!”

    看到突然变了脸色的父亲,阮诗诗步子一顿,更是一头雾水,“爸,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怎么父亲一看到她,情绪会变化这么大?

    “什么事你自己还不清楚吗?过来!”

    阮教授身子前倾,脸都气的涨红了,伸出手颤抖地指着她。

    阮诗诗心头涌现一股不安,她咬了咬牙,硬着头皮走上前。

    谁知刚走到病床旁,阮教授就已经气得抬手,一个耳光朝着她的脸扇了过来。

    阮诗诗一愣,还没有弄清楚事情是怎么一回事,看到落下的耳光,也来不及躲开,“啪”的一声巨响,脸颊火辣辣的烧了起来。

    阮诗诗下意识后退一步,惊愕的看向愤怒的阮教授,“爸,你……”

    从小到大,阮教授从来都没有动手打过她,这是第一次!

    站在另一边的刘女士也傻了眼,等反应过来时,也已经晚了,她惊慌的上前,伸手拉住阮教授的一只手臂,惊讶道,“老阮!你这是干什么!怎么还动上手了!”

    阮教授气的喘息又粗又急,他瞪着阮诗诗,冷喝道,“我打的就是她,我们阮家人的脸,都被她给丢光了!”

    阮诗诗站在原地,看着面前的画面,感觉脑袋一片眩晕,她一接到电话就立刻匆匆赶过来了,没想到一进门,事情还没问清楚,就莫名其妙的挨了一巴掌。

    “你别拦我!”一向温和的阮教授涨红了脸,一把甩开刘女士的手,冲着阮诗诗喝道,“你今天跟我说清楚!你跟以默离婚的真正原因究竟是什么!”

    看着阮教授气成这副模样,又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阮诗诗更是疑惑不解,她忍着脸颊上的痛,倒抽凉气,开口问,“爸,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阮教授气的直颤抖,一口气憋着,差点没提上来,“你还有脸问!”

    一旁的刘女士看状况不对,立刻冲阮诗诗看到,“诗诗,你先走!赶紧!”

    这个时候,阮教授正在气头上,拦都拦不住,万一心脏病一发作,情况就更糟糕了。

    阮诗诗鼻头泛酸,看着父亲怒不可遏的样子,也不敢再耽误,立刻转身跑出了病房。

    房门关上,她隐约能听到里面传来的争吵声,她咬了咬牙,飞快地向前跑,穿过整条走廊之后,她才慢慢停下了脚步。

    所有的事情都像是一团乱麻堵在她的大脑中,捋不清楚也搞不明白。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父亲这么生气,还将喻以默也牵扯进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穿梭在轮回乐园〕〔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吞噬星辰变〕〔网游我能强化万物〕〔大唐扫把星〕〔逆天邪神〕〔不科学御兽〕〔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