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峰江晓燕〕〔重回1990〕〔疯狂进化的虫子〕〔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跪下,我的霸气老〕〔我居然是这种身世〕〔战婿归来〕〔我的极品美女总裁〕〔六指诡医〕〔战婿归来秦朗苏倾〕〔秦朗苏倾慕〕〔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女神的上门狂婿〕〔深空彼岸〕〔战婿归来秦朗〕〔娱乐超级奶爸〕〔寒门小福妻〕〔重生八零团宠小神〕〔长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181章 和你有没有关系?
    第181章和你有没有关系?

    一旁,阮教授听喻以默这样说,顿了顿,转头看向阮诗诗,眼底闪过几分复杂的情绪,沉默着没有说话。

    难道,他是真的错怪诗诗了?

    喻以默见状,继续轻声解释道,“老师,这可能是一些人的恶作剧,给您看到的那些照片应该是假的,据我对诗诗的了解,她一向自爱,不会乱来。”

    听喻以默语气肯定的说了这么多,阮教授心头的疑问也慢慢消散了许多,他看向阮诗诗,心头浮现出几分愧意,动了动唇,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阮诗诗回过神来,看到父亲这样,顿时也心知肚明了,她伸出手轻轻地搀住阮教授的手臂,轻声道,“爸,既然都已经解释清楚了,您就别再生气了,对身体不好。”

    阮教授闻言,似是有些羞于面对她,点了点头,伸出手拍了拍她的手背,放轻声音道,“是爸错怪你了,诗诗。”

    她暗中松了口气,开口道,“没事的,只要您不生气就行。”

    说完,她不经意抬头,就看到喻以默正站在对面,深邃的眸子正盯着她看。

    心头闪过了一丝异样,她连忙别开目光,对着阮教授和刘女士说道,“爸妈,既然误会解释清楚了,那我们就赶紧回医院吧,爸的身体状况还不稳定……”

    听她这么一说,刘女士立刻附和赞同,“对对,我们赶紧回去吧……”

    事情到了这种程度上,误会解释清楚,阮教授自然也不会揪着不放,他看向喻以默,语气和缓了许多,“以默,今天打扰你了,我们就先回去了……”

    喻以默语气淡淡的道,“老师,不打扰,这边不好打车,我让家里的司机送你们去医院。”

    说着,他示意容姨去吩咐司机。

    没一会儿,容姨从外面回来,汇报道,“车已经备好了,随时都可以走。”

    喻以默微微颔首,看向阮教授他们,正要说什么,旁边的容姨又突然开口,“对了阮小姐,之前我帮你收拾东西时,有些东西落下了,有一本书,还有几样小东西,我都装好了,你看要不要这次带走?”

    阮诗诗顿了一下,轻声道,“那就一起捎走吧,也不麻烦了。”

    容姨笑笑,“就放在楼上卧室的桌子上,我去给你拿。”

    “容姨没事,我自己去就好了。”

    阮诗诗冲她笑笑,看到容姨点头,这才迈步朝楼上走去。

    家里的一切都没有什么变化,走到卧室门口,之前的画面如同过电影一般一帧一帧的在她脑海中浮过。

    原本平和的心情,竟然像是被石子扰乱清净的湖面,慢慢地泛起了涟漪。

    都离婚了,还想那个时候的事情干嘛?

    阮诗诗心底吐槽了一句,甩了甩脑袋,伸手将卧室的门推开,走了进去。

    屋内的陈设还和从前一样,没什么变化,只是喻以默独居,东西都是简单的,井然有序,虽然整洁但是却冷冰冰的没什么人情味。

    看到放在桌子上的小袋子,阮诗诗迈步走上前,伸手拿过来,看了两眼,确实是她遗落的小物件,都被容姨规整的整整齐齐。

    取到东西,阮诗诗就打算离开,她一转身,就看到卧室房门突然被人推开,喻以默高大的身影迈步走进来。

    阮诗诗步子一顿,视线同他淡淡的交汇,很快就又移开。

    她眼眸低垂,语气平和,不带一丝情感,“东西拿到了,我先走了。”

    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喻以默突然迈步,朝旁边一移,正好挡住了她前面的去路,阮诗诗压根就来不及多躲,额头猝不及防的撞上男人坚硬的胸膛。

    “咚!”的一下,她的额头仿佛碰上了什么坚硬的东西,一阵痛意在额间蔓延开来。

    她伸出手,下意识揉了揉额头,后退一步抬头看向喻以默,皱了皱眉,“你干什么?”

    看着女人眼底浮现出一层薄薄的怒意,面色不悦,喻以默跟着面色微沉,冷冰冰的开口,“你撞上来的,怪我?”

    他的语气仿佛在说,所有的一切都是她自己咎由自取,怪不得他。

    阮诗诗咬了咬牙,看着故意和自己作对的男人,深吸了一口气,语气严肃的问道,“喻以默,你是不是故意和我做对?”

    喻以默眉头轻挑,反问,“有吗?”

    分明是她一天到晚在他面前摆着一张冷冰冰的面孔,仿佛他欠了她的钱一样。

    阮诗诗深吸气,想到昨天名片的事情,还有父亲收到匿名信峰事情,又联想到宋韵安在电话里说的那些话……

    再看看此时此刻喻以默的态度,真的不得不让人多想。

    她咬了咬牙,鼓起勇气开口问道,“这次匿名信的事情跟你有关系吗?”

    被她问了这么一句,喻以默剑眉拢起,一双清冷的眸子倏地沉了沉。

    她竟然怀疑他?怀疑这匿名信封是他做的?

    几秒后,他的喉结上下滑了滑,眸光阴沉,晦暗不明,“你觉得是我做的?”

    阮诗诗垂在身侧的手慢慢收紧,鼓着勇气重复了一遍道,“我只是想知道跟你有没有关系。”

    他只要给她一个答案就好,其他的她会自己辩驳。

    喻以默眼底掠过几分怒意,凉薄的唇紧抿在一起,几秒后,终于动了动,“你觉得我会用这么低级的手段吗?”

    而且,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就算他们离婚了,阮教授也是他的老师,他的心眼还没这么小。

    可她竟然会怀疑他!

    看出男人脸色变得难看,阮诗诗顿了顿,咬了咬唇,什么都没有说,绕开他直接朝外走去。

    她不想怀疑他,从一开始也没怀疑过他,只是最近他总是同她作对,让她不得不多想一些。

    而且这个信封是直接寄给阮教授的,知道他住在医院,那就肯定知道他患的什么病,万一有人想要趁机做点什么,后果真的很可怕。

    走出卧室,阮诗诗心里有些后悔问出刚才的那个问题了,可是覆水难收,话已经说出去了,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她快步下楼,同阮教授刘女士一起坐车离开。

    二楼卧室,喻以默站在窗前,看着载着他们几个人的车慢慢远离,心头莫名生出一股烦躁。

    片刻后,他拿起桌子上的手机,拨了一通电话,“喂,影子,去查一件事……”

    这件事,不管是谁做的,他绝对不会轻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宅了百年出门已〕〔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网游我能强化万物〕〔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顶级气运,悄悄修〕〔大王饶命〕〔世子很凶〕〔大唐扫把星〕〔逆天邪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