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妃常难驯:魔帝要〕〔黑暗血时代〕〔一世龙皇〕〔至尊神医〕〔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我的傻白甜老婆〕〔明尊〕〔启明1158〕〔迷踪谍影〕〔林羽江颜〕〔胜者为王〕〔南明第一狠人〕〔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武炼巅峰〕〔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187章 你讨厌我?
    第187章你讨厌我?

    就在她出神之际,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突然,房门被人推开,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阮诗诗一愣,后背僵了僵,抬起头就看到喻以默正站在门口,面色严肃,眸光微沉的看着她。

    阮诗诗微怔,下意识开口问道,“你来做什么?”

    看到女人眼底闪过带着几分惊慌的质疑,喻以默不悦的抿了抿唇,沉声道,“视察工作。”

    说着,也顾不上阮诗诗的脸色,他大步迈开,不由分说的走到了办公桌前。

    那双泛着暗光的深邃双眸带着几分尖锐,飞快掠过她的桌面,视线最终停留在右边桌角上的一个文件夹。

    阮诗诗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心中顿时一慌,不等她做出反应,喻以默就已经伸出长手,拿起文件夹翻动。

    阮诗诗心头一紧,顿时觉得有些窒息。

    那正是宋夜安给她的需要翻译的日文合同!如果被喻以默发现了她暗地里接私活,后果不堪设想。

    毕竟喻氏集团有过明文规定,不许员工私下里接私活赚外快。

    如今她这份文件大剌剌的放在桌角,就这样被他看到,只怕……

    阮诗诗还来不及去想象后果,喻以默就已经抬起头来,薄唇紧抿,眼底浮现出一层薄薄的怒意。

    男人抬手,手中拿着那份文件,盯着她的眼睛问道,“这是什么?”

    阮诗诗握在一起的手忍不住慢慢收紧,眼神开始飘移不定。

    她该怎么说呢?直接承认那是她暗地里接的私活吗?

    只是,似乎有哪里不太对。

    她已经加班好几天了,可偏偏今天她刚拿到了文件夹他就过来了,借着视察工作的借口,而更巧的是,他一进来,没看别的,直接拿起的就是这个文件夹。

    就好像,他早就知道一样……

    阮诗诗心口一空,这才慢慢反应过来了,她咬了咬唇,静默了好半晌,终于鼓起勇气抬头对上男人那双泛着冰冷气息的瞳孔,冷声道,“这是我一个朋友需要翻译的合同,我帮帮他而已。”

    喻以默闻言,眉心收紧,将手中的文件夹不轻不重的丢到桌子上,“你知不知道公司里有明文规定不允许私下里接活?”

    阮诗诗深吸一口气,攥紧拳头道,“我没打算在公司进行,我下班的时间是我的私人时间,可以做这些的不是吗?”

    他肯定是事先就知道了这件事才过来的,这难道不是故意找茬吗?

    一想到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有可能在喻以默的监视之下,阮诗诗心头就更是生出了一股怒意。

    她深吸气,冷着声音一字一句的道,“喻总放心,我绝对不会用工作时间做这些的,也不会影响我其他的工作的。”

    看着女人下巴微抬,眸光冰冷,高傲的宛若一只黑天鹅一般,顿时,喻以默心头的怒气更是强盛了几分。

    分明是她有错,可现在整的好像他才是有错的那一方。

    额间青筋挑起,喻以默攥紧拳头,唇抿成冰冷的一条缝,几秒后,他伸出手,两只手分别按在了阮诗诗椅子的两边扶手上,紧接着,他一用力,将阮诗诗连人带椅子一同拉向自己。

    “哗!”的一下,阮诗诗还没有反应过来,一抬眼看到距离拉近许多的两人,忍不住心生发虚,两人一靠近,她就嗅到男人身上淡淡的酒气,顿时,她心底更慌了几分。

    她下意识伸出手去挡男人的胸膛口,“你……干什么?”

    喻以默幽暗的目光晦暗不明,森冷的声音一字一句的道,“我说过,你需要帮助可以来找我。”

    他说了让她找他她不找,偏偏要跟宋夜安走的亲近,打得火热!

    再说,只要她需要帮忙,他只要动动口给她几个她能做的项目,完事之后拿的奖金都要比这些多得多。

    他不是要否认她的自尊,也从来没有说要白白给她一笔钱,他只是给她机会让她凭借自己的力量去挣钱,没想到,她压根就没有向他求助的意思。

    阮诗诗一听到这话,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了,她回视喻以默,眸光又沉又冷,心头火辣辣的被怒意占据。

    “我不需要你的帮助!”她咬了咬牙,脑子一热,说话也不经大脑了,“你是不是觉得所有人都应该围着你转?喻以默我告诉你,我跟你身边的女人不一样!不是任由你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我讨厌你,甚至不想看到你!”

    憋在心底的怒意经过发酵,就这样在盛怒中全部爆发出来。

    喻以默微怔,似乎有些不太相信自己听到的那些。

    他从来没有听到任何一个女人说过讨厌他,他对女人无感,尤其是对那种恨不得往他身上扑的女人无感,可如今有人说讨厌他,不想看到他时,他心头的情绪奇怪又复杂。

    他拧眉,抓着椅子两边扶手的手不由得收的更紧,他同她对视,漆黑的双眸像是带着漩涡,将她深深吸进去。

    喻以默咬字清晰,语气沉冷的道,“你讨厌我?”

    阮诗诗正处气头上,哪怕看出男人眼底闪烁的危险光芒,还是义无反顾的跟他肯定的答案,一字一句道,“对,我讨厌……”

    话音未落,她的下巴被一只大手抬起,下一秒,唇上一软,所有言语都被堵了回去。

    男人动作霸道,在她伸出手反抗挣扎的那一瞬间,已经伸出手,无比轻松的将她的两只手反扣至背后,牢牢压制。

    阮诗诗气的脸色涨红,推不开,便扭动身子,去抓,去推,去蹬,去踹,一番折腾下来,喻以默不但没松手,反而身子更贴近她几分。

    她没了办法,只好气恼的张口咬住他的唇。

    感觉到口中有血腥气蔓延开,喻以默微微皱眉,那是他的血。

    没想到,她竟然这么狠,丝毫不留情面。

    他脑袋后撤,拉开两人的距离,看着女人倔强不服输的眸子和泛着水光潋滟的唇,眸光猛地一沉。

    他伸手,直接将人从椅子上拉起来,往旁边一推,直接将她抵上一旁的办公桌。

    阮诗诗气的咬牙,挣脱不开,只得恶狠狠的瞪着他,口头威胁,“喻以默你放手!不放开我就叫人了!”

    这话出口,喻以默面色压根没什么变化,她顿了两秒,也猛地反应过来。

    这个时候,任由她喊破喉咙,只怕也没有人来救她。

    就在这时,喻以默的大手攀上她的腰,毫不犹豫的下滑,穿入布料,无障碍的深入。

    阮诗诗脸色顿时变了,身子瞬间绷紧,还没反应过来,男人就已经贴至她耳边,声音极轻,却带着几分胜券在握的自信,“既然讨厌我,为什么会有反应?”

    这一句话,有如一声惊雷,在她耳边轰然炸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斗罗之武魂进化系〕〔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