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妃常难驯:魔帝要〕〔黑暗血时代〕〔一世龙皇〕〔至尊神医〕〔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我的傻白甜老婆〕〔明尊〕〔启明1158〕〔迷踪谍影〕〔林羽江颜〕〔胜者为王〕〔南明第一狠人〕〔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武炼巅峰〕〔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192章 不要再管我的事
    第192章不要再管我的事

    突然,一只大手伸过来,一把扶住她的肩头,让她站稳了脚跟。

    阮诗诗猛地回神,来不及抬头,就习惯性地连声道谢,“谢谢……”

    说话间,她抬头望去扶住她的人,却没想到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看到喻以默,阮诗诗面色一沉,连忙将身子站稳,下意识后退了两步。

    看到女人这样的动作,喻以默面无表情的脸上沉了几分,眉头也不自觉地收了收。

    他看到她没站稳,好心过来扶她,没想到她对他竟然是这样的态度。

    心头浮现出几分不悦,连同说话也刻意冰冷了几分,男人薄唇轻启,冷声道,“没休息好就不要来上班,不然别人会以为我苛待员工。”

    阮诗诗闻言,原本心头浮现出的几分尴尬和无法适从也消散了许多,她咬了咬牙,后退一步道,“喻总放心,我自己的身体自己了解,不用您多费心。”

    她说完,毫不犹豫的直接转身,迈步走人。

    可似乎是因为动作太急,她身子一转,头重脚轻的,脑袋一阵眩晕,又差点摔倒。

    怎么回事?

    阮诗诗察觉到不对,晕晕的看不清眼前的画面,她连忙扶着旁边的墙,大口喘气,缓了好半天,才感觉慢慢好了一些。

    喻以默看到她这样,脸色猛地阴沉下来,毫不犹豫的阔步上前,直接走到她面前,开口问道,“你怎么回事?”

    她接二连三的差点摔倒,看样子不像是装的。

    阮诗诗闻声,深吸了一口气,咬了咬牙道,“我没事,不用喻总费心。”

    听到女人倔强的声音,喻以默气的直皱眉头,都到这种时候了,她竟然还倔强的不肯他插手。

    可她苍白的脸色不是装出来的,喻以默顾不了那么多,伸出手扣住她的腕子就要拉着她走,“跟我走。”

    阮诗诗深吸气,猛地反应过来,连忙将自己的手从他的手中抽了出来。

    她虽然头晕,可还不傻,这里是在公司里,现在正是上班时间,来来往往有不少同事,如果被人看到她和喻以默在这里拉拉扯扯,不知道会传出怎样的流言蜚语。

    “喻总,我的事情不用您操心。”

    她说着,转头要走,可没想到再一次被人扣紧了腕骨,直接将她拽到了旁边的会客厅里。

    阮诗诗一惊,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到喻以默动作利落的将房门落锁。

    她心头一虚,想到上次他和喻以默在办公室发生的事情,顿时身子发冷。

    他该不会是想要在这里…对她做些什么吧?

    喻以默转身,恰好对上一脸慌乱的女人,看到她惊慌的神色,似乎猜到了她在想什么。

    喻以默眉心蹙起,冷声反问,“你觉得我要干什么?”

    “你…你别过来!”

    阮诗诗不断慢慢后退。

    喻以默冷哼,唇角勾起一抹讥诮的弧度,迈开大步直直的朝她逼近过来。

    阮诗诗退到房间最里面的窗户口,已经退无可退,没有退路。

    她双手不自觉的拢至胸前,鼓起勇气道,“现在可是白天…你……”

    话没说完,喻以默已经靠过来,伸出长臂毫不犹豫的撑在她身侧的墙壁上,居高临下的望着她,“只要我想,白天晚上都可以。”

    这句话,实在猖狂至极,阮诗诗看到喻以默朝他伸出另外一只手时,下意识缩起脑袋,闭上了眼睛。

    突然,额头一凉,男人的手背贴上她的额头。

    阮诗诗睁开眼,看到喻以默面色颇为正经,似乎并没有要对她有其他的动作。

    他停顿片刻,面色微冷,黝黑的双眸似乎沉了几分,直直的朝她望了过来,“阮诗诗,你发烧了,知不知道?”

    阮诗诗怔愣,沉默着没说话。

    她只知道从刚才和李源探讨初步策划开始,她就有些头晕乏力,之后去洗手间的时候眼前发黑,有些头晕。

    这些…似乎正是发烧的症状。

    见女人缩着脑袋愣愣的半天都不说话,活像一只小鹌鹑,喻以默一时间无奈,又气又笑,末了,他后退半步,冷冷的扫她一眼,冷声吐出一个字,“蠢。”

    自己发烧了都不知道,她还真是个人才。

    阮诗诗莫名其妙被骂了一句,愣了一瞬,看向男人,想要还嘴,可动了动唇,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生怕惹怒他,终是把到嘴边的话给重新咽了回去。

    要是惹怒他,在这样的房间里,只怕到最后吃亏的还是她。

    喻以默拿出手机,点了几下,冷声道,“我给你放假,回家吃药去,我叫杜越送你回去。”

    就她现在的身体状况,恐怕也没办法好好工作了。

    可谁知阮诗诗脸色一变,立刻拒绝,“不行,我还要工作!”

    此时此刻李源还在等她回去商讨活动策划,而且她还有其他的工作,如果回家休息,会耽误很多事情。

    喻以默似乎没想到她会拒绝,他转身,面色微沉,冷声重复道,“我给你放假。”

    给她放假又不扣工资,这样的机会别人求之不得,她竟然直接拒绝。

    阮诗诗咬了咬唇,硬着头皮道,“我没事,我回去吃两粒退烧药就行,多谢喻总关心。”

    说着,她迈开步子要朝外走。

    喻以默剑眉拢起,清冷的双眸在她身上掠过,最终走上前,堵住了门口。

    “阮诗诗,你故意的?”

    故意和他唱反调?故意让他糟心?

    阮诗诗看着面前的男人,又想到上次看到他和叶婉儿在一起的画面,深吸了一口气,咬了咬牙道,“喻总,麻烦你不要再管我的事了。”

    她早就下定决心要和他划清界限了,上次他不是说跟她不熟吗?那如今为什么还要管她的事情?

    这话一出,喻以默凉薄的唇抿了抿,面色不带一丝多余的温度。

    阮诗诗深吸气,见他没说话,也没有移动半分,她鼓起勇气抬头,同他直直的对视,继续一字一句道,“我只是公司里的一个小员工,我相信喻总应该不会对公司里的每一个员工都这么上心吧?”

    “我们也只是员工和上司的关系,希望喻总从今以后不要再管我的事情了。”

    说完这几句话,阮诗诗微微垂眸,冲他躬了躬身子,绷直了背迈步朝门口走去。

    听到身后的开门声,很快又传来了关门声,喻以默皱了皱眉,什么都没说。

    没想到,她竟然这么不明是非。

    心头浮现出一股烦躁,喻以默抬手扯了扯领口的领结,面色沉到极致。

    看来,是他管的太多了是吗?

    那好,那就如她所愿,从今以后,不管她是死是活,他都不再多管闲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斗罗之武魂进化系〕〔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