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透视神医女婿〕〔重生后我嫁给了渣〕〔餮仙传人在都市〕〔九转霸体〕〔一世巅峰林炎〕〔一世巅峰林炎〕〔太荒吞天诀〕〔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南明第一狠人〕〔乡村桃运小神医〕〔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年代之悍妻超〕〔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修真弃少混花都〕〔透视邪医混花都〕〔重生之战神归来叶〕〔虎婿〕〔最佳豪门女婿〕〔叶辰盛冰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193章 副总的位置
    第193章副总的位置

    心里虽这样想着,可堵在喻以默心头的那股闷气依旧没办法排解,他眉心收紧,浑身上下散发出带着侵略性的冷意。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紧接着门外响起杜越的声音,“喻总。”

    门被推开,杜越大跨步走进来,面色带着几分严肃。

    他走进,凑到喻以默身侧,压低声音道,“喻总,刚才邵卓打来电话,说喻顾北想要见你一面。”

    喻以默想都没想,面色阴沉的道,“不见。”

    他和喻顾北之间的感情是什么样的,他们两人再清楚不过,没必要时不时上演兄弟情深的戏码。

    杜越有些犹豫,继续开口道,“邵卓说,这次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事关徐峰明。”

    听到这个名字,喻以默眸色一沉,停顿了一瞬后,声音清冷的问道,“在哪见面?”

    “延庆茶楼。”

    仅仅犹豫了两秒,喻以默就立刻改变了意见,他后背紧绷,抿成一条线的薄唇动了动,淡淡道,“跟他说我会去。”

    如今关于徐峰明的任何消息,他都不肯放过。在大概查了子公司的账目之后,他才知道这几年徐峰明私下里借着喻氏这张皮做了多少上不了台面的勾当,只要一天不抓到他,他都无法安心。

    “好的。”

    杜越点头应下,二话不说就去备车。

    喻以默站在会客厅的窗边,透过明亮宽阔的窗户,将江州南面的景色尽收眼底,可思绪却不知不觉的飘回了以前。

    他还记得第一次看到喻顾北的场景,那个时候,父亲带着何淑萍和十六岁的喻顾北回来……

    那个场面,他永远都无法忘记,转眼间,已经过去好几年了。

    车子备好,喻以默面色回归淡漠的冷静,他套上外套,单手系上西装扣子,快步朝外走。

    不管这次喻顾北约他见面到底有什么目的,他都要去会一会他。

    赶到延庆茶楼,杜越报上姓名,立刻有穿着旗袍的女侍过来引路,将他们送至三楼名为“碧水蓝天”的包厢门前。

    包厢的门被推开,喻以默迈步走进包厢,看到古色古香的装潢的房间中央竖着一块屏风,有人影透过来,勾勒出那人的侧脸。

    他迈开步子,阔步上前,绕过屏风,看到坐在里侧沙发上的喻顾北,旁边放着轮椅,邵卓站在那里。

    喻以默二话不说,在他对面坐下,眸色清冷的抬眼望着他,“说吧。”

    喻顾北脸上浮现出淡淡笑意,摆手示意邵卓去倒茶,轻声道,“大哥不妨尝一尝,这是这里有名的明前龙井。”

    喻以默面色微沉,一双黑亮深邃的双眸望向对面的人,冷冷道,“我没功夫和你品茶聊天,我既然过来了,你知道我想听到什么?”

    除了徐峰明的事,他不想听到其他无关紧要的事。

    喻顾北脸上笑意微收,不慌不忙的端起面前茶几上的茶杯,抿了一口,“大哥,我既然叫你来了,自然是要说的。”

    他抬眼,望向喻以默,轻声道,“我也是喻家的一员,喻氏的事也和我有关系,最近听说大哥为了徐峰明的事头疼,我私下里也费了不少力气。”

    说着,他突然顿住,静默了一瞬,又道,“我知道徐峰明现在的行踪。”

    喻以默面色一凛,将眼底的那一抹寒意隐匿在墨色之中,几秒后,他镇定自若的道,“说吧,你想做什么?”

    喻顾北费心思请他出来,邀他谈话,并且手中还捏着徐峰明行踪的这张王牌,肯定是有其他的企图。

    喻顾北轻笑,眸光清亮,干净地仿佛不带多余的一份杂色,语气缓和的说道,“我没有什么目的,只是父亲一直想让我参与喻氏集团的管理,我想让大哥给我一个机会。”

    顿了顿,他手指捻着手中的玉色茶杯,接着道,“能探到徐峰明的行踪,说明我也不是一无是处,对吗大哥?”

    从他口中说出的话不带半分的攻击性,可喻以默却莫名感觉到了无形的威胁,直觉告诉他,那张藏在温和无害的面孔后的内心,要比眼前看到的形象复杂的多。

    他垂眸,扫了眼面前杯中清亮的液体,淡淡道,“你不妨说明确一点。”

    何必一直让他猜?

    喻顾北唇角微勾,一字一句的开口道,“我想要公司副总的位置,如果大哥答应,我愿意提供徐峰明的行踪。”

    胃口到是不小,一上来就是副总的位置。

    喻以默冷哼,眼底闪过一抹睥睨,冷冷道,“你觉得你够格吗?”

    喻氏集团不是儿戏,他当初一步步做到总裁这个位置上时,经过了父亲多少的考验,可喻顾北倒是敢开口,一张口就是公司副总。

    喻顾北轻声道,“大哥,我知道自己能力有限,可是只有亲身经历才能成长不是吗?这是父亲之前嘱咐我们的,你忘了吗?”

    听到喻顾北一而再再而三的提起父亲,喻以默眼底的冷意越来越浓,末了,他有些不耐的抬头,斜视着他,“既然这么想要副总的位置,何不直接向父亲提,让他安排。”

    丢下这句话,喻以默显然懒得再同他多说半个字,他毫不犹豫地起身,目光掠过坐在对面的男人,直接迈开步子向外走去。

    为了区区一个徐峰明,他还没傻到把公司打开一个缺口,放外人进来。

    包厢的门“嘭”的一声关上,喻顾北的脸色也跟着瞬间阴沉下来。

    看到喻顾北的手慢慢收紧,握紧成拳,一旁的邵卓忍不住开口追问,“少爷,你明知道他不会答应,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

    喻顾北闻言,冷哼,眼底迸射出危险的冷光,“我本来也没打算要副总这个位置,这么做只是试探他而已。”

    不只是试探他,还能起到混淆视线的作用,他说肯将徐峰明的行踪供出来,起码能将他从徐峰明的事情里择出去。

    邵卓眸色暗了暗,继续追问道,“那徐峰明那边怎么办?他现在在国内,万一被喻以默的人抓了……”

    喻顾北脸上没什么变化,语气轻飘飘的道,“他若不听话,紧急关头做掉就行。”

    一颗废子而已。

    就在这时,面前桌上的手机振动,他点开,看到陆小曼发来的消息,“喻先生,闪电不肯吃东西,是不是生病了?”

    闪电,正是他养的那只红眉鹦鹉。

    喻顾北看着屏幕上透着焦灼的疑问,挑了挑眉。

    他怎么觉着,相比之下,陆小曼更关心的不是他,而是那只畜牲呢?

    顿了顿,他脸上的冷意消散开来,看向一旁的邵卓,淡淡的道,“走,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人族镇守使〕〔镇妖博物馆〕〔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