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后我嫁给了渣〕〔餮仙传人在都市〕〔九转霸体〕〔一世巅峰林炎〕〔一世巅峰林炎〕〔太荒吞天诀〕〔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南明第一狠人〕〔乡村桃运小神医〕〔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年代之悍妻超〕〔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修真弃少混花都〕〔透视邪医混花都〕〔重生之战神归来叶〕〔虎婿〕〔最佳豪门女婿〕〔叶辰盛冰莹〕〔冷艳总裁的贴身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203章 我会帮你
    第203章我会帮你

    阮诗诗伸手,将电磁炉的开关关掉,这才想起正事,擦了擦嘴,面色正经的看向对面的男人,开口问道,“你来找我要说什么事?”

    如今房门也进了,火锅也吃了,他也该说说他来找她是什么事了吧?

    喻以默动作优雅的擦了擦手,抬眸,看向阮诗诗的眼神中多了几分严肃,“你的那位朋友是不是在调查ps照片的事?”

    阮诗诗微怔,顿了顿,开口问道,“是,怎么了?”

    自从发生了那件事之后,她就让宋韵安帮她调查这件事,以她的能力压根就无从查起,可安安认识的人多,兴许能查到什么。可这事喻以默又是怎么知道的?

    不等她开口问,喻以默就已经沉声道,“不要再调查这件事了,有什么问题我会帮你解决。”

    他的语气冷冰冰的,不带半点商量的意思。

    阮诗诗微微蹙眉,反问道,“你知道是谁干的?”

    喻以默眸光沉了沉,耐着性子道,“这件事我会解决,你和你的朋友不要再插手,明白吗?”

    “为什么?”

    喻以默眉心收紧,身体周遭的气压仿佛低了几分,他一字一句的道,“因为继续查下去,对你们来说不但没任何好处,反而可能会有危险。”

    ps照片的事情,他已经让人查到了,是叶泽宇做的,他会替她出气,会为她抱不平,但是他们自己小打小闹,如果被叶泽宇察觉了,只会引起他更多的报复。

    看着男人深邃认真的眸子,阮诗诗心头突然收紧,脑海里不自觉的想起在泰国发生的那些事情。

    那种危险紧张的环境,那些杀人不见血的亡命之徒……单单现在回想起来,也会让她后背猛地生出一股凉意来。

    直觉告诉她,喻以默并没有在跟她开玩笑。

    深吸了一口气,阮诗诗抬眼看向喻以默,正要开口,谁知他已经站起身来。

    喻以默的目光飞快地在她缠绕着纱布的左手上掠过,眸底飞快地闪过一丝不明显的波动,语气已经平缓冷淡,“还有,好好养伤,不要只想着赚钱,剩下的我会帮你。”

    说着,他抬手,将手腕的袖口捋平,袖扣扣上,不紧不慢的道,“我会让杜越再点一份外卖送来。”

    说完,他迈开步子,朝门口走去。

    阮诗诗坐在餐桌前,脑袋有些犯懵,看着男人的身影在眼前消失,这才慢慢地回过神来。

    他刚才说的那些是什么意思?他说要帮她,又是什么意思?

    脑海里的思绪缠绕在一起,越来越混乱,阮诗诗皱了皱眉,看到桌子上的狼藉,突然反应过来,连忙起身收拾东西。

    将桌子擦干净,垃圾扔掉,宋韵安依旧没有回来,阮诗诗拿出手机,给她发了消息,“安安,你在哪?”

    “叮咚”一声,沙发那边传来了信息提示音。

    阮诗诗一怔,连忙走过去,看到宋韵安的手机正孤独的躺在那里。

    原本,安安压根就没有带手机出去!

    突然,她心头生出些许不安。

    安安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此时此刻,手机的主人,正坐在小区楼下的花坛旁边,盯着右脚脚踝,一张俏丽的小脸皱在一起。

    刚才杜越突然出现,把她拉走,吓了她一跳,原本他支支吾吾的拉着她说有话要和她说,她还以为他有什么要紧事,没想到被他拽到楼下之后,他又说忘了要说什么了,这不是摆明了耍她吗!

    她一生气,扭头要走,谁知杜越拉着她就是不肯让她走,两人拉扯之间,她就在鹅卵石小道上崴了脚。

    宋韵安越想越生气,怎么说,从小到大她也没被人这样对待过。

    她一抬头,就看到杜越正大步流星的朝她这边走过来,手里提着提着一个药店的袋子。

    不只是因为着急还是因为走路太快,也正巧赶到下午最热的时候,杜越额头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他走上前,二话不说在宋韵安身侧的花坛上坐下,伸手直接将她的小腿抬起来,放到了自己的膝盖上。

    “只买到了跌打喷雾和膏药,先给你贴上。”

    腿突然被一个男人抓住,宋韵安身子一紧,下意识想挣脱,可看到男人认真的侧脸,她愣了愣,也没反抗。

    男人带着温度的掌心覆上扭到的脚踝,温温热感传来,不知为何,宋韵安的心也跟着痒了痒。

    杜越伸出另一只手拿起跌打喷雾,晃了晃瓶身,转而看向她,轻声道,“会有些凉,忍一下。”

    宋韵安对上他那双泛着几分温意的瞳仁,竟鬼使神差,无比听话的点了点头。

    等杜越扭过头去,她才恍然回神,她……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还是听他的话?

    莫非是中邪了!

    突然,伴随着“呲——”的一声,她脚踝处猛地一凉,她下意识缩了缩腿。

    杜越转头,目光扫过女人白皙修长的腿,看到她宽松的休闲短裤裤边下一掠而过的粉色,脑袋“嗡”的一声,像是要炸了。

    脸刷的烧了起来,杜越连忙移开目光,伸手按住她的小腿,不让她再乱动,“别乱动。”

    看到杜越带着几分慌乱的神色,宋韵安不明所以的追问,“怎么了?”

    这女人,自己走光了都不知道!

    杜越面上佯装平静,“没事。”

    说着,他揭开一枚膏药,动作细致的贴到她的脚踝处。

    淡淡的药草香在两人之间散开,杜越将她的小腿轻轻放下,把装着药的袋子递给她,“别忘了定时换药,上面有说明。”

    宋韵安随手接下,一抬眼就看到杜越红的能滴出血的脸,愣了两秒后,好奇的问道,“杜越,你脸怎么那么红?”

    分明刚才还好好的啊。

    杜越视线有些飘,没敢同她对视,佯装镇定的道,“没事。”

    宋韵安不信,想到刚才他给自己贴药的场景,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两条长腿,突然反应过来。

    她这身材,在女人堆里怎么着也算数得着的,该不会是杜越刚才看到她的腿对她有所遐想了吧!

    “你……是不是对我有想法?”

    不等杜越回答,宋韵安就已经又气又恼的抬手,狠狠地拍上他的后背,“变态!流氓!”

    杜越被莫名其妙打了好几下,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似乎不管坦白还是隐瞒,都是他的不对。

    宋韵安连着打了他好几下,自己的脸也跟着红了,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的尴尬气息,她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立刻转身,身子歪歪斜斜的跑进了公寓楼。

    一口气跑进了楼道,她才松了口气。

    可转念一想,似乎有什么不对,分明是他做了亏心事,怎么她也跟着紧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人族镇守使〕〔镇妖博物馆〕〔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