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透视神医女婿〕〔重生后我嫁给了渣〕〔餮仙传人在都市〕〔九转霸体〕〔一世巅峰林炎〕〔一世巅峰林炎〕〔太荒吞天诀〕〔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南明第一狠人〕〔乡村桃运小神医〕〔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年代之悍妻超〕〔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修真弃少混花都〕〔透视邪医混花都〕〔重生之战神归来叶〕〔虎婿〕〔最佳豪门女婿〕〔叶辰盛冰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207章 上台唱首歌
    第207章上台唱首歌

    喻以默闻言,眸色沉了几分,转身迈步朝她走来,走近后,盯着她问道,“为什么?”

    阮诗诗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句的道,“这不是奖金,我不要。”

    听到女人的回答,喻以默有些意外,没想到,竟然被她看出来了。

    喻以默微微挑眉,轻声道,“算借的,你先用着,我会从奖金里扣除。”

    阮教授手术的事情他自然会去安排,这几万块钱只是给她帮衬家用的,没想到,她竟然还不领情?

    阮诗诗咬了咬牙,抬眼看向喻以默,一字一句的道,“我现在还不需要,直接等下个月工资就行,谢谢喻总的好意。”

    她说着,冲着他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

    她不是不缺钱,只是不想要他给的钱,仿佛只要她一接受他的钱,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就不正当了一样。

    这钱,与她而言,是心理负担。

    喻以默看着面前的女人,微微蹙眉,一时间竟觉得有些陌生。

    从前她在他的别墅住的那段时间,他从来没见过她这么倔强坚决的一面,仿佛直到这一刻,他才认识到了真正的阮诗诗。

    见喻以默没有任何言语和指示,阮诗诗垂眸道,“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房门关上的那一瞬,喻以默才回过神来。

    这个女人,还真是倔。

    回到办公室,阮诗诗有些怔愣。

    喻以默为什么要给她钱?难道知道她缺钱吗?

    疑问在她脑海里盘旋,不等她想清楚,就有电话打进来了。

    阮诗诗扫了一眼屏幕,看到是宋韵安打过来的,没有犹豫,直接接下,“喂?安安。”

    那头传来宋韵安的声音不像平日里那么生龙活虎,反而带着几分疲惫的无力感,“诗诗,晚上出去玩吧?我有点心烦……”

    听到她这样的声音,阮诗诗暗中一惊,“怎么了?”

    在她印象中,宋韵安向来都是风风火火,乐观积极的,很少有这样的状态,除非是真的除了什么大事。

    电话那头被突然追问的宋韵安有些心虚,想了想犹豫着开口说道,“也没什么事,就是我总是想到杜越那个臭男人,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阮诗诗闻声,先是一惊,紧接着又忍不住想笑,“安安,你该不会是……”

    话没说完,那边就传来宋韵安的声音,“哎哎哎,别瞎想啊!我可能就是魔怔了!”

    阮诗诗轻笑,开口道,“好啦,我不瞎想。”

    “那今天晚上出去玩吧,我心情太差了……”

    犹豫了一下,阮诗诗还是开口答应了,“好吧。”

    毕竟之前每一次她难受伤心的时候,宋韵安都会陪在她身边,难得她心情不好,她自然也要挺身而出。

    结束了手头的工作之后,阮诗诗难得有一天没有加班,收拾好东西,就直接去找宋韵安了。

    在宋韵安的小区门口等了好半天,也不见人出来,阮诗诗正要拿手机打电话,一抬头看到穿着露脐装和高腰牛仔裤的宋韵安从大门口走出来。

    看着宋韵安这副打扮,阮诗诗忍不住笑着调侃,“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去蹦迪。”

    宋韵安冲她眨眨眼,伸手挽住她的手腕,“不去蹦迪,去喝酒!还记不记得我上次跟你说我一个朋友新开的酒吧,他刚开业,我们去捧场!”

    阮诗诗闻言,瞬间想到了上次和宋韵安一起去威斯克发生的事情,那个时候遇到宋琪,他们差点没能脱身……

    阮诗诗心头犯怵,“我不敢……”

    宋韵安一眼就看出她想说什么,立刻打断了她的话,笑着道,“肯定不会发生上次的事情啦!这是我朋友的酒吧,就是唱唱歌,喝喝酒的那种,没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放心!”

    听她这么说,阮诗诗还是有些放心不下,可耐不住宋韵安半推半拉,只好跟着走了。

    两人先去餐厅吃了饭,然后就去了酒吧,到了地方,阮诗诗这才清楚宋韵安口中不一样的酒吧有多不一样。

    冷灰色的墙壁,同色系的招牌上只有极简的几个字母,走进去,完全是暖色系的灯光,吧台上面是长短不一散着暖黄光的琉璃灯,放眼望去,璀璨却不刺眼。

    最里面有方形的台子,灯光暗而暖,一个外国乐队在上面演奏,拉丁爵士乐的调调,别有风情。

    颇具北欧街头的酒吧风情。

    “怎么样?我没骗你吧?”宋韵安伸出手肘碰了碰阮诗诗,冲她笑着眨眼。

    阮诗诗勾唇笑笑,应道,“是是是。”

    这种地方,确实要比威斯克有格调的多。

    两人还没走几步,就有一个穿着灰色衬衫,头发稍长的男人走过来,“安安!来了!”

    宋韵安抬眼,立刻笑着应声,“齐修!”

    “可算是来了!还以为请不动你呢!”

    宋韵安笑笑,毫不客气的抬手同他碰了碰拳头,“开业那天我没来,这不,一有空就带着我闺蜜来捧场来了!”

    齐修闻言,看向阮诗诗,笑容更灿烂,“都是美女,欢迎欢迎!”

    打了招呼之后,齐修就带着他们到吧台,让调酒师专门给她们两个调酒。

    齐修为人爽快,也没有一点架子,没一会儿功夫,阮诗诗就跟他熟了。

    “对了安安,上次你跟我说你那个会唱歌的朋友,该不会就是诗诗吧?”

    “你看人真准!还真是她!”宋韵安说着,转头看向阮诗诗,笑道,“安安,等会儿要不上台唱一首?这么好的环境。”

    阮诗诗不好意思的笑笑,轻声道,“安安别闹,那还是几年前的事了,现在都好久没唱过了。”

    那还是在大学时她参加歌手大赛,没想到就被安安给记住了。

    宋韵安不信,“诗诗你可别谦虚!你拿过奖的哎!”

    一旁齐修也含笑附和,“诗诗,等会儿唱一首呗,反正都是自己人。”

    宋韵安和齐峰两面夹击,阮诗诗拒绝不了,说来说去,只好答应下来,“好吧,那就唱一首英文歌。”

    正巧台上的乐队中场休息,到点歌时间,齐修直接领着阮诗诗上台。

    走上台子,阮诗诗握着话筒,看着下面坐着星星点点的人,握着话筒,莫名的有些紧张。

    当《mylove》的前奏响起,慢慢地,她才一点点放松下来。

    舒缓的音乐如同流水一般泄出,阮诗诗开口,声音柔悦动听,带着一股说不清楚的情调。

    整个酒吧,仿佛所有的光都聚集在阮诗诗身上,让人移不开眼。

    角落里,苏煜成看着台上唱歌的女人,勾了勾唇。

    没想到,竟然是她。

    他唇角笑意加深,拿起手机,点开喻以默的对话框,“老喻,来喝杯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人族镇守使〕〔这个诅咒太棒了〕〔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