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我的傻白甜老婆〕〔明尊〕〔启明1158〕〔迷踪谍影〕〔林羽江颜〕〔胜者为王〕〔南明第一狠人〕〔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武炼巅峰〕〔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史上最强小神医〕〔第一战神〕〔女总裁的第一高手〕〔赘婿出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208章 对她这么上心?
    第208章对她这么上心?

    两分钟后,手机“叮咚”响了一声,苏煜成点开来看,看到喻以默回过来的消息。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没兴趣”。

    苏煜成勾了勾唇,几乎能够猜到屏幕那边喻以默那张不近人情,清冷疏离的脸。

    他不慌不忙的点开相机,对准舞台中央。

    舞台中央上空不规则北欧冷淡风的灯光萦绕着打下来,形成一个光圈,正巧打在阮诗诗身上,散着暖光,她唱到副歌部分,氛围刚刚好,让人看着听着,忍不住沉浸其中。

    苏煜成脑海里冒出一句话来,“这女的挺仙的。”

    不是那种惊世骇俗的大美女,但是眉眼灵动,让人过目不忘。

    拍了一段十五秒的小视频,他动了动手指,直接发给喻以默,又顺便问了一句,“这样呢?感兴趣吗?”

    与此同时,喻以默坐在车上,正闭着眼靠在车座靠背上假寐,手机叮咚叮咚连着振动了两声,他微微蹙眉,随手解开屏幕,扫了一眼消息。

    是一段视频,他扫到视频封面上的人影,眉心收了收,没犹豫,身子微微坐直了些,点开视频。

    女人悦耳动听的声音从里面传出,一点都不跑调,反而唱得相当好。

    喻以默目光微微一顿,落在她还缠着纱布的左手上,脸色陡然阴沉了几分。

    她这是去酒吧里当驻唱去了?

    这个女人,真是将他的话都当成耳旁风了!他都说了,他会帮助她,让她不要忙着挣钱,可现在是怎么回事?还跑去酒吧?

    心头突然生出一阵不悦来,喻以默眉头收紧,直接给苏煜成回了消息,“地址。”

    很快,那边苏煜成发了一个定位过来,喻以默立刻吩咐杜越调头,前往k酒吧。

    阮诗诗要比他想象中的倔强,同样也比他想象中的勇敢,上次经历了威斯克那件事之后,他本以为她不会再踏足酒吧这种地方了,没想到她的胆子反而更大了!

    杜越看着车后座面色沉郁的男人,也不敢多问什么,立刻踩下油门,加快速度。

    k酒吧里,阮诗诗已经唱完一首歌,下了台正和宋韵安还有齐修一起聊天。

    刚才她唱了一首歌之后,齐修看她的目光顿时多了几分赞赏,等她一下台,就立刻发出了邀请,“诗诗,你唱的真好!有没有意向来我们这里唱歌?”

    不等阮诗诗回答,一旁的宋韵安就忍不住道,“我家诗诗可是要工作的,哪有时间来你这儿?”

    齐修闻言,笑着说道,“白天来不了晚上来也行,还有周六周日,我的薪酬肯定只多不少,你觉得呢诗诗?”

    看齐修面色正经,不像是在开玩笑,阮诗诗不好意思的冲他勾起唇角,轻声道,“只怕我没有时间,不好意思了。”

    齐修闻言,有些失落,故作一副惋惜状,做西子捧心的动作,“诗诗,你的拒绝让我的心都空了……”

    宋韵安在一旁看他这副模样,忍不住抬手不轻不重的拍了他一掌,“行了!别装了,戏精!”

    齐修被打的假装咳嗽了好几下,随后又抬起头看向她们,“我说的是真的!诗诗,你要不再考虑一下?”

    阮诗诗正不喜欢该如何回绝,旁边的宋韵安就帮她解围,“诗诗,要不你等下再上台唱一首,算是给齐修的一点小小补偿!”

    阮诗诗闻言,欲言又止,“这……”

    齐修也连连点头,“对!再来一首!刚才唱的太好听了,都没听过瘾!”

    宋韵安和齐修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阮诗诗拒绝不了,只得点头答应了。

    有客人上台,唱了一首歌,等待的空隙,阮诗诗端起调酒师给她调的那一杯“傲慢与偏见”。

    散发着幽蓝色光芒的液体在灯光下漂亮极了,酸柠口味,酒味不足,很好入口。

    酒刚喝完,那边台上的人一曲结束,宋韵安立刻撞了撞阮诗诗的手臂,冲她眨了眨眼睛,“这次唱《cryonmyshoulder》吧,我喜欢的。”

    阮诗诗闻言,勾起唇角,微微点头,“好,就唱这首。”

    她走上台,伴着音乐,开始唱歌。

    与此同时,那辆黑色的迈巴赫停在酒吧门口,喻以默和杜越下车,迈步直接走了进去。

    酒吧不大,从门口就能看到全景,喻以默走进去,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坐在台上唱歌的女人。

    她身穿白色流苏衬衫,灯光打在她光洁的脸颊上,皮肤白皙剔透,眉眼如画。

    听着音响里传出女人的歌声,喻以默的心不自觉的收紧了几分,眸底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波动。

    顿了半秒后,他回神,阔步朝那边走去,没走几步,苏煜成突然从旁边走来,笑吟吟的拦下他。

    他拉着喻以默在外围的高椅上坐下,半开玩笑道,“还是不是兄弟了?有女人你才来?”

    喻以默脸色微沉,淡淡的扫了苏煜成一眼,转而又看向台上的女人,冷冷道,“我找她有事。”

    苏煜成见状,脸上笑意加深,带着几分试探继续道,“老喻,我之前可没见你对哪个女人这么上心过,你该不会是……”

    不等他把话说完,喻以默沉冷的目光就朝他瞥了过来,“不可能。”

    要不是因为他亏欠阮诗诗,亏欠阮家,他也不会跟她有半点纠缠。

    “不是就好。”苏煜成笑笑,接着问,“你喝什么?”

    他话音刚落,喻以默就已经站起身来,丢下一句话,“你自己喝吧。”

    说完,他迈开步子,直接朝台子走去。

    围在台子旁边一圈的都是三四人的圆桌和沙发椅,喻以默走上前,直接挑了距离台子最近的空位坐下,杜越也跟过去坐下。

    吧台那边的宋韵安和齐修喝酒聊天,不经意转头,看到圆桌那边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她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连忙瞪大眼睛感叹道,“搞什么?”

    她该不会是出现幻觉了吧?竟然在这里看到杜越了?

    她连忙揉了揉眼睛,再次瞪大双眼看过去,这一次,不但看到了杜越,竟然还看到了喻以默!

    他们什么时候来的?

    一旁的齐修见状,连忙问道,“怎么了?”

    宋韵安一时间没了办法,这个时候阮诗诗唱歌唱了一半,她总不能过去把人拽走,而且杜越还在……

    “没…没事。”

    只能再等等了,等阮诗诗把这首歌唱完,她就立刻过去把她带走。

    台上的阮诗诗专注于唱歌,对那边的情况浑然不知,不知不觉中,她总觉得台下有一道目光盯着她,让她浑身都不自在。

    不经意间微微转头,在看到台下不远处的男人时,她握着话筒的手瞬间僵硬了几分。

    喻以默!他怎么在这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斗罗之武魂进化系〕〔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