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最强赘婿〕〔吴百岁夏沫寒〕〔特拉福买家俱乐部〕〔上门女婿叶辰〕〔阴阳异闻录〕〔我居然是这种身世〕〔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最强傻婿〕〔超级狂婿〕〔神话之龙族崛起〕〔狂妃来袭:腹黑王〕〔极道狼王于枫〕〔第一兵王于枫〕〔极武狂狼〕〔于枫杨黎如〕〔狼牙狼王于枫〕〔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216章 有温度的心
    第216章有温度的心

    阮诗诗没有犹豫,想都没想就点了点头,语气肯定的道,“嗯,我都答应。”

    原本她就亏欠喻以默,如今又发生了这么一件事,她更是愧疚。

    “嗯,先上车。”

    阮诗诗深吸气,松开他,上了车。

    回去的一路上,他们谁都没说话,车厢里安静的仿佛空气都静止了。

    车子在小区门外停下,阮诗诗伸手去推车门,有些试探的看了看喻以默,见他没什么反应,她迈步下了车。

    车门关上的那一瞬间,她听到男人的声音传来,“明天我让杜越来接你,回老宅看看奶奶。”

    “好。”

    阮诗诗应下,关上车门。

    车子启动,再没有半刻停留,直接离开。

    阮诗诗轻叹了口气,转身走进小区,回了公寓。

    回到家,她洗了把脸,把已经没电关机的手机充上电,一打开,这才发现上面有好几个刘女士打过来的未接来电。

    阮诗诗一惊,这才猛地反应过来,她忘了跟他们说今天去不了医院了!

    她连忙回拨了电话,跟刘女士解释了一通,挂了电话,这才长舒了一口气了。

    经过了这样的折腾,她又饿又乏,到厨房走了一圈,却发现冰箱里已经没什么东西了。

    这可真是倒霉透了。

    阮诗诗咬了咬唇,正打算叫个外卖,谁知门铃突然响起。

    她走到门口,透过猫眼,看到门外站着一个穿外卖制服的小哥。

    她一头雾水的将门打开,小哥就将一份热腾腾的外卖送了过来,“您的外卖。”

    她…没点外卖啊……

    犹豫着接下之后,她看了一眼贴在上面的单子,觉得店名有些熟悉。

    似乎是之前她吃过的一家餐厅,那次还是喻以默带她去的……

    难道是喻以默帮她点的?

    脑海里闪过男人那张脸,阮诗诗心头一暖。

    会在这个时候给她点外卖的人,也就只有他了。

    虽然他表面上冷冰冰的,可心确实有温度的……

    这一晚上,阮诗诗睡得并不安稳,连做梦都是梦到一直在生态园里奔跑找人,醒来时,天色刚蒙蒙亮。

    她简单收拾了一下,没过多久,杜越就打来电话,说他已经到了楼下

    不到一个小时的车程,阮诗诗就到了老宅。

    下了车,看着熟悉又陌生的老宅,阮诗诗突然有些犹豫不决。

    “进去吧,喻总和老夫人都在二楼。”

    听到杜越的提醒,阮诗诗深吸了一口气,点点头,鼓起勇气走了进去。

    上到二楼,杜越将她带到卧室门口,推开门,阮诗诗迈步进去,就看到躺在床上的奶奶和守在一边的喻以默。

    奶奶一看到阮诗诗,眼底立刻闪出光亮,“诗诗,你来了?”

    “奶奶……”她连忙快步上前,担忧的询问,“您怎么样?还好吗?”

    奶奶点点头,有气无力的看向一旁的喻以默,轻声道,“以默,你先出去,我有话和诗诗说。”

    喻以默闻言,顿了顿,看了阮诗诗一眼,什么都没说,起身走出了房间,顺便将房门带上。

    阮诗诗有些不解,一回头,就看到奶奶看着她,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奶奶,怎么了?”

    有什么话是当着喻以默的面不能说的呢?

    奶奶深吸了一口气,语气悠悠的道,“昨天的事情,你不要太放在心上,不怪你……”

    阮诗诗闻言,垂眸,轻声道,“如果我当时带着您一起,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奶奶闻言,拍了拍她的手背,放轻声音道,“其实,我昨天不是迷路了。”

    阮诗诗一听,顿时一惊,惊讶的抬头望向她,“那您怎么……”

    怎么会突然不见了。

    “昨天我在等你的时候,有一个跟你差不多大的女孩突然走过来,说是你的朋友……”

    听着奶奶将昨天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阮诗诗越发震惊。

    根据奶奶的描述,她一时半会儿也猜不到是谁,可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个女人十有八九是冲着她来的!

    “那您为什么没有跟喻以默说这件事?”

    奶奶轻声叹气,“我害怕他会怪罪你,就没有告诉他,好在没什么事。可是我觉得应该跟你说一声,不管她是谁,你都要小心啊!”

    这些话如同一块大石头,压在阮诗诗的心头,让她很不安。

    她似乎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她在脑海里过了一遍认识的女性,可最终还是没有头绪。

    唯一算得上得罪过的人,应该就数程璐了,可他们已经很久没见过面了,应该不会是她吧。

    看她出神,奶奶轻声唤道,“诗诗,这次的事情不怪你,我叫你来,跟你说这些,你也不要放在心上。”

    阮诗诗回过神来,冲着她点了点头。

    从奶奶卧室里出来,她依旧忧心忡忡的,现在还不清楚那个女人是谁,她在暗处,防不胜防。

    更过分的事,竟然还牵连到了奶奶,那就更不可饶恕了!

    刚走了两步,她不经意抬眼,就看到前方不远处的楼梯口处,一个高大的身影正靠着墙站在那里。

    男人穿着一件衬衫,没系领带,领口解开了两粒纽扣,多了几分随意。

    仅仅是随意的靠墙站,也依旧是魅力四射的。

    看样子,似乎是在等她。

    阮诗诗暗暗捏紧了拳头,鼓起勇气,朝喻以默走过去。

    奶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他,但是她觉得,还是让他知情比较好,万一再发生什么事情……

    她走上前,语气正经的开口,“喻以默,我们谈谈吧。”

    喻以默眼底掠过一丝诧异,半秒后,他微微启唇,“好,”

    正好,他也有话要跟她说。

    喻以默迈步走在前面,领着她走进了书房,房门关上,他走到沙发上坐下,姿势恣意,冲她微微勾了勾下巴,“坐吧。”

    阮诗诗在他对面坐下,深吸了一口气,轻声道,“其实昨天奶奶走丢,并不是因为她自己迷路。”

    阮诗诗话音刚落,对面的喻以默身子就紧绷了几分,眸底立刻散发出尖锐的冷。

    “怎么回事?”

    昨天找到奶奶的时候,她亲口跟他说是她自己不小心迷了路,可现在怎么还会有反转?

    阮诗诗不急不缓的将奶奶的话复述给喻以默,只见他脸色越来越沉,连同身子周遭的温度都跟着降了下来。

    对于他珍惜的人,他不容许他们受到半点伤害!

    说完之后,阮诗诗顿了顿,又轻声道,“我也没想明白到底是谁……”

    喻以默眉心收紧,冷冷道,“我去查。”

    阮诗诗闻言,点点头,“这次的事情不管怎么说都跟我有关,对不起。”

    说着,她站起身,冲着喻以默弯腰道歉。

    喻以默见状,想到她昨天在上车前说的那些话,挑了挑眉,开口问道,“你昨天说的话还算数吗?”

    阮诗诗愣了愣,想起自己说的那些,点点头,“算得。”

    喻以默闻言,伸出长手,从旁边拿过来一份文件,递了过去,“那就把这个签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顶级气运,悄悄修〕〔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