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南明第一狠人〕〔乡村桃运小神医〕〔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年代之悍妻超〕〔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修真弃少混花都〕〔透视邪医混花都〕〔重生之战神归来叶〕〔虎婿〕〔最佳豪门女婿〕〔叶辰盛冰莹〕〔冷艳总裁的贴身狂〕〔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疯狂进化的虫子〕〔我的姐姐是天尊〕〔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好孕连连:总裁爹地〕〔小阁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222章 对质合约
    第222章对质合约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当阮诗诗对上男人那双澄亮的眸子,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夜安,我……”

    宋夜安的声音足够轻柔,不给她半点心理压力,“诗诗,不用着急,我给你时间,你好好考虑……”

    阮诗诗垂眸,看向屋内的一切,心头泛起一层波澜。

    从来没有男人对她这么上心过,而且眼前的男人温和体贴,就是她心目中认为的最完美的男友形象,可是不知为何,她心头却有些犹豫……

    “啪!”

    房内桌子后突然传来一声响,紧接着传来宋韵安的声音,“哎呦……”

    阮诗诗一愣,转眼望过去,“安安?”

    宋韵安慢慢地从桌子后面直起身,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不好意思的笑笑,“不小心碰到东西了,你们继续……”

    一旁的宋夜安哭笑不得,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气氛,被她这么一打扰,顿时没感觉了。

    宋韵安看到亲哥脸色的变化,自知自己暴露的不是时候,干脆也不躲了,站起来走到阮诗诗身边,用手肘碰了碰她的手臂,压低声音道,“诗诗,我哥可是喜欢你好久了哦!别人不知道,我可清清楚楚的,他房间里还放着你的照片呢!”

    宋夜安脸上掠过一丝尴尬,微微清了清嗓子,“安安,不要乱说……”

    “我哪有乱说,哥你还不承认啊!你不就是喜欢我们家诗诗好久了嘛!”

    “……”

    一旁的阮诗诗闻言,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脸颊上泛起一抹红晕。

    看到女人脸上露出羞涩的神情,宋夜安深吸一口气,又问了一遍,“诗诗,你想好了吗?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我……”

    看着男人将手中的花束递过来,阮诗诗咬了咬唇,犹豫着要不要接下。

    就在这时,她突然感觉到一道目光从旁边射了过来,后背不自觉的爬上一股冷意。

    她下意识的转头,看到喻以默站在门外,一双晦暗不明的黑眸正沉沉的盯着她。

    下一秒,她的心口收紧,脸上掠过一丝慌乱。

    他什么时候在这儿的?又听到了多少?

    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奇怪,阮诗诗咬了咬唇,原本生出的那几分冲动像是被一盆冷水扑灭了一般,她抬头,对上宋夜安期待的目光,咬了咬牙道,“对不起夜安,我还没有准备好……”

    她不讨厌他,但是也算不上喜欢他,就因为一时动容接受他的爱意,她做不到。

    说完,她直接转身,快步走出休息室,头也不抬的从喻以默身旁跑过去,心思乱成了一团麻。

    “诗诗!”

    “诗诗你去哪?”

    身后想起了宋夜安和宋韵安不约而同的呼唤声,阮诗诗咬了咬牙,加快脚上的步子,想迅速逃离这里,一个人静一静。

    她不明白,为何在看到喻以默的那一瞬间,她心头原本的犹豫不决瞬间变成了拒绝,更不清楚自己为何会有些心虚。

    一路跑出了会场,到了外面宽阔的广场上,阮诗诗停下步子,呼吸急促喘着气。

    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个脚步声,紧接着,男人低沉的嗓音响起,“阮诗诗,你跑什么?”

    下一秒,手腕被人攥住,她被一股力量一拉,一转身,就对上喻以默那张带着冷意的面孔。

    “你干什么?”阮诗诗微微皱眉,“放手!”

    她话没说完,整个人就被喻以默拉着朝旁边的停车位走去,男人的力道很大,带着几分不容抵抗的意味,硬生生将她拽到车旁,打开门塞了进去。

    车门关上,上锁,阮诗诗被困在副驾驶座,心头顿时生出了一阵气恼,“喻以默,你是不是有病?”

    她什么都没有做,他干嘛这样对她?

    喻以默闻言,眉心收紧,身上似乎多了几分戾气,不由分说的朝她压了过来。

    他靠近一分,阮诗诗就后退一寸,直到她整个人贴在车门上,缩在副驾驶的小角落,无处可躲时,男人的手伸过来,握住她的肩头。

    喻以默眼眸里的冷意一滑而过,薄唇抿成一条线,声线极冷的说道,“如果刚才我不出现,你是不是就要答应他了?”

    他当时出现在门口时,分明看到了女人脸上的娇羞和眼底的犹豫,如果他再晚一步,只怕他看到的就是两人拥抱在一起,皆大欢喜的圆满结局了。

    一想到这儿,喻以默只觉得有一股火在他心口燃烧,热烈,滚烫且炽热。

    握着她肩头的手不由得收紧了些,喻以默沉声追问,“嗯?是不是?”

    阮诗诗忍着痛意,眼底滑过一丝慌乱,她咬了咬牙,抬眼对上他的目光,鼓起勇气反问,“就算我答应他,跟你也没什么关系吧?”

    一句话,宛若一道冷气,瞬间将车内的温度降到最低。

    喻以默眸光沉冷的吓人,他盯着女人倔强的小脸,两秒后,冷哼道,“你忘了你签下的那份合约了吗?在合约期限内,你不准和除我之外的异性有任何来往!”

    阮诗诗闻言,惊愕的瞪大双眼,“不可能!”

    她当时特意翻看了合约的条款,虽然看的不仔细,但是并没有看到有这么一条!

    “喻以默,我手里也有一份合约,你不要想骗我!”

    当时的合约一式两份,甲方乙方各执一份,就凭着喻以默这一面之词,她才不会相信!

    “是吗?”喻以默冷笑,伸出长臂替她扣上了安全带,“既然你不信,那不妨你拿出合约,我们当面对质!”

    阮诗诗气的咬唇,“对质就对质!”

    她虽然签了合约,但是并不是他的所属的物品,她也只会遵循合同上有的条款,不可能任由他事事都用那个合约来威胁她!

    喻以默发动车子,一脚油门踩到底,车子飞一般的窜了出去。

    二十多分钟之后,他们到达目的地,车子在公寓楼下停下,阮诗诗深吸气,咬了咬唇,“我上去拿合约,你等我。”

    说着,她就要推开车门下车,可脚还没迈出去,人就被扣住了腕子。

    喻以默沉沉道,“我跟你一起。”

    他又不是傻子,万一她一去不回,他怎么对质?

    阮诗诗皱眉,小心思被看穿,却又无话可说,只能让他跟着一起上去。

    回到公寓,一打开门,阮诗诗深吸气,“你就在门口等着,我去拿合约。”

    说完,她走进卧室,从抽屉里拿出合约。

    她一边迈步向外走,一边翻动文件,扫过所有条款之后,暗中松了口气。

    哪有什么不能接触异性,果真都是喻以默瞎扯的!

    她走到客厅,目光下移,不经意掠过最下面括号里的一行小字时,身子突然僵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人族镇守使〕〔这个诅咒太棒了〕〔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