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做局〕〔安小诺战擎渊〕〔吴峥林夏〕〔龙零〕〔老婆是花瓶,得宠〕〔都市超级修仙人〕〔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地表最狂男人〕〔神医狂婿〕〔大流寇〕〔收集末日〕〔一胎俩宝,老婆大〕〔骑着恐龙在末世〕〔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小阁老〕〔三国之曹家逆子〕〔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机灵双宝爹地你认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223章 不可能在一起
    第223章不可能在一起

    什么叫做“合约期限内乙方不得和其他异性纠缠不清,一切以甲方的需求为先”?

    阮诗诗脑袋“嗡”的响了一声,似是不相信自己看到的一般,揉了揉眼睛,又瞪大眼睛看了一遍。

    括号里的小字依然没什么变化,还是刚才她看到的那句话。

    她握着合约,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像是石化了一般。

    这是什么鬼要求?凭什么还要限制她的情感自由?连她接触的异性都要管!

    站在门口的喻以默抬眼,看到她这副表情,心中了然,他迈开步子,不紧不慢的走过来,似乎还挑了挑眉,“不用我再告诉你在哪里了吧?”

    合约上写的清清楚楚的,而且这也是她当初自愿签下的。

    阮诗诗咬唇,握着合约的手慢慢收紧,抬眸看向他,“连我的感情生活都要管,你不觉得过分了吗?”

    况且,就算她谈恋爱了,也不妨碍她配合他在奶奶面前演戏,而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喻以默微微抬起下巴,语气清冷,“为了让这场戏更加逼真。奶奶不是傻子,不会我说什么就信什么。”

    因为生气,阮诗诗声音里都带着几分颤抖,“所以你就要限制我的情感自由吗?”

    “从你签下名字的那一刻起,你就要为自己负责,不是吗?”喻以默迈步靠近她,眸光沉冷,“不然你觉得,我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

    一句话,瞬间将她点醒。

    果然,从古到今,有钱的那一方都是占据主导的那一方,而她为了父亲的手术费,不得不答应他这些要求。

    阮诗诗有些痛苦的咬了咬牙,一想到括号里的那行小字,她的心就不自觉的收紧。

    一切以他的需求为先,这和被他包养了有什么区别?

    她深吸气,费力的抬眼看向男人,垂在身侧的手慢慢握紧,咬着牙道,“这样似乎和被包养没什么不一样。”

    喻以默眉头微收,转头看向她,面色沉冷,他薄唇紧抿,没有回答。

    他从来都没有这个意思,之所以不准她和别的异性接触,只是对她变相的保护而已。

    毕竟只有他清楚男人究竟有多复杂,包括那个宋夜安,表面上看上去彬彬有礼,其实也不是什么简单角色。

    而在阮诗诗看来,他的沉默就是默认,是在无形中承认这份合约的实质就是一份包养合约。

    脸颊像是挨了巴掌一般,火辣辣的烧了起来,阮诗诗情绪复杂,想到自己和喻以默关系的变化和转折,又觉得十分可笑。

    先是夫妻,后来又变成前夫前妻,如今一份合约,又将他们变成了金主和情人的关系……

    她扯了扯唇角,一时间心灰意冷,看着面色微沉的男人,突然抬手,伸到侧腰,慢慢将裙子上的拉链拉开。

    接着,当着男人的面,她咬了咬牙,直接将身上的裙子褪下来。

    裙子滑落至她的脚踝处,白皙的皮肤和匀称的身段在喻以默面前完全展现,宛如欧洲中世纪的雕塑,自带柔光,让人移不开眼。

    喻以默眸底掠过一道暗光,扫过那勾人的白,视线在她脸上停留,声音微沉道,“你做什么?”

    她这是什么意思?

    阮诗诗咬了咬牙,强扯出一丝苦笑,“一切以甲方的需求为先,我是不是应该这样,剥干净了把自己送到你面前?”

    那份合约,已经将她最后的尊严踩到脚下了,如今她也不怕自己更丢人一些。

    喻以默拧眉,眸底浮现出一层薄薄的怒意,咬牙切齿道,“阮诗诗!”

    他压根就不是那个意思!

    可谁知,面前的女人突然上前,毫不犹豫的贴上他的身子,佯装镇定的抬手勾上他的脖子,反问道,“喻以默,是不是这样,你更喜欢?”

    从一开始,她在他心目中,和他身边的其他女人都没什么区别,花点钱就能得到,宛如可以随意购买的物品。

    喻以默垂眸,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娇俏面容,心头烫了烫,女人身上自带的香气一个劲儿的往他鼻子里钻,瞬间将他身体深处的火焰撩了起来。

    他皱眉,保持理性,“阮诗诗,你清醒一点。”

    阮诗诗唇角勾起一个苦涩的弧度,“我一直都很清醒。”

    清醒的认识到自己在喻以默眼中,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也就是一个花点钱就能得到的女人罢了。

    她狠狠心,伸出另一只手,直接环住他的脖颈,强颜欢笑,“你骗我签下那份合约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喻以默闻言,眸子一沉,阴恻恻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

    他皱眉,他抬手,直接将她的手从他的脖颈上扯开,后退半步,冷声道,“我没有让你不自爱。”

    丢下这句话,他径直转身,毫不犹豫的迈步走了出去。

    门“砰”的一声关上,阮诗诗站在原地,后背发凉,身子僵硬。

    几秒后,她双腿发软,有些头晕。

    她拿起旁边的毛毯,随手裹到身上,走进卧室,一头栽进了床上,眼泪无声的涌了出来。

    他要的不就是这个吗?怎么她亲自送上门去,反而要被他指责不自爱?

    心头如同压了一块大石头一般沉了下去,一想到那份合约,阮诗诗就忍不住鼻头发酸。

    起初她一直都觉得那份合约像是卖身契一般,果不其然,她没猜错。

    不知道过了多久,阮诗诗哭的双眼红肿,不知不觉中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眼,她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肿起来的眼泡,心情更是低落了几分。

    用了两三层遮暇,还是没遮住她深深的疲惫感,阮诗诗叹了口气,转身换了身衣服,直接赶往公司。

    虽然心情差到极点,可是生活还是要继续的,只要父亲能够好好的做完手术,她做的这一切也算没白费。

    在公司里忙了一天,刚一下班,阮诗诗就匆匆赶往医院,刚走到病房门口,还没来得及推门,就听到里面有谈话声传出来。

    刘女士轻声劝道,“放心吧,手术是冯主任主刀,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但愿吧。”阮教授叹了口气,轻声道,“不管手术能不能成功,等手术结束出院了我就希望能够看到咱们女儿有个好归宿,这我才能放心啊!”

    “是啊……你说小喻人多好,怎么他们两个就走不到一块呢……”

    “可能真的像以默说的那样,两个人合不来吧……”

    “……”

    刘女士和阮教授你一句我一句的,阮诗诗站在门口听得清清楚楚。

    她咬了咬唇,心头五味陈杂。

    只怕她和喻以默,这辈子都不可能在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