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神撩妻:魔眼小〕〔修真弃少混花都〕〔锦绣嫡女之赖上摄〕〔禁区之狐〕〔暖婚蜜爱:天价老〕〔武炼巅峰〕〔星辰之主〕〔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做局〕〔阴倌法医〕〔重生之彪悍奶爸〕〔透视邪医混花都〕〔我在万界送外卖〕〔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团宠小萌妃:王爷〕〔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226章 心里有他
    第226章心里有他

    杜越皱眉,声音里透着急促,“刹车没反应!”

    喻以默闻言,眉头瞬间收紧,他立刻看向前方,看到不远处站在路中的阮诗诗,面色瞬间阴沉。

    这个蠢女人,怎么还不知道躲!

    仿佛是有心灵感应一般,下一秒,阮诗诗快速朝退到了旁边。

    “喻总,坐好了!”

    杜越暗中咬牙,立刻降档减速,刹车不管用,他就只能用强制方式把车子逼停!

    即使降了档,可是车身依旧向前行驶,速度却有减缓的趋向,可就在这时,旁边有辆车驶过来,看样子也是要驶出出口。

    对方似乎没察觉到异常,继续常速行驶,这样下去,那辆车子驶入出口,如果杜越没把车子刹停,只怕就要撞上去了!

    眼看着车子头就要朝那辆车的尾部撞过去,千钧一发之际,杜越连忙向旁边打方向盘,车头一转,直直的朝墙上撞了过去!

    “砰!”的一声巨响,车头一下子撞上了旁边的白墙,车身还晃动了几下。

    不远处的阮诗诗站在原地,彻底傻了眼。

    静止了两秒后,她看着冒着白气的车头,心头瞬间收紧,顾不了那么多,快步跑了过去。

    “喻以默……喻以默!”

    她快步跑上前,脚底板踩到地上的碎片也无暇顾及,她跑到车门口,费力将车门拉开,看到车座后面流着血的喻以默时,眼泪瞬间涌了出来!

    “喻以默!你还好吗!”

    她小心翼翼的抓住男人的手,却摸到了一股温热的粘腻,看着男人头部涌下来的血,她一颗心揪到了嗓子口,浑身发软。

    她声音微颤,连声道,“喻以默,你不能有事!你醒醒……”

    看着平日里那个冷硬得仿佛刀枪不入的男人此时此刻血流不止,阮诗诗的一颗心揪紧了,隐隐作痛。

    刚才驶到前面的那辆车在旁边停下,一个男人下车跑过来,看到这个情况,连忙拿出手机拨下电话,“喂?120吗?这里……”

    阮诗诗心头又沉又痛,她看着流血不止的男人,不敢轻易触碰他,生怕造成二次伤害,眼泪又止不住往下流,“喻以默,你醒醒……”

    救护车还没来,他不能就这样昏迷了……

    她不停的呼唤,片刻后,男人的眉头收了收,被抓住的手轻微的动了动,他费力的缓缓睁开眼睛,看到面前急得泪流满面的女人,有些无奈且心疼的皱了皱眉。

    他艰难的动了动唇,薄唇轻启,“我…没事,别哭……”

    这个时候,阮诗诗的眼泪压根就止不住,她肩头耸动,抽噎道,“喻以默你坚持一下,救护车马上就来了!”

    喻以默闻言,费力的扯了扯唇角,可是身体上的疼痛一阵一阵袭来,他眼前一黑,整个人又昏迷过去。

    两个小时后,vip病房。

    阮诗诗坐在病床前,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男人,心头沉闷闷的。

    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喻以默这个样子,他睡着时,面色比平日里和缓了许多,即使脸上带着几块擦伤,可依旧挡不住他的俊朗。

    阮诗诗深吸气,一时间不清楚自己今天在地下停车场拦车的行为究竟做的对不对。

    可是她似乎要比想象中的更在意喻以默,在得知他可能有危险时,她奋不顾身想要追上他,在看到车撞墙的那一刻,她脑海里瞬间想到的也是他!

    阮诗诗咬紧下唇,心头情绪复杂。

    难道,她真的对喻以默动心了?

    就在这时,床上的人突然动了动,紧接着,男人慢慢地睁开眼。

    “你……你醒了?”

    看到喻以默睁开眼睛,阮诗诗又惊又喜,鼻子一酸,眼泪不受控制的往外涌,“我这就叫医生来……”

    话没说完,床上的男人就已经咳嗽出声,紧接着,他略带几分沙哑的声音响起,“别动,你过来……”

    阮诗诗伸手要去按铃的手一顿,垂眸对上喻以默那双深邃如谭的眸子。

    他微微皱眉,似乎是有些费劲,可依旧目光直直的盯着她,缓声道,“过来……”

    阮诗诗愣了半秒,随后不自觉的朝他慢慢靠近了些。

    男人的手臂微抬,凑到她的脸颊旁边,手指轻轻的拂去她脸上的泪珠,“哭什么?”

    他一睁开眼,看到她那双肿得像桃子的眼睛和泛红的双眸时,一颗心就像是被什么裹住了一般,闷的喘不过气来。

    他扯了扯唇角,半开玩笑道,“放心,我死不了。”

    阮诗诗闻言,面色立刻难看了几分,连忙严肃道,“你别胡说!”

    哪有刚在病床上刚睁开眼睛就这样说自己的?

    她刚想开口数落他几句,谁知腰间突然一紧,被男人的一只手臂环住了,她又惊又慌,“你干什么?你手上还有伤……”

    话还没说完,喻以默环在她腰间的手又收紧了几分,她一转头,这才发现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拉近了许多。

    看着那张在眼前放大的俊颜,阮诗诗心头一紧,“你……”

    喻以默唇角似笑非笑,尾音上扬,“你就这么担心我?”

    不知为何,看到这小女人为了他哭唧唧的,他心里反而有些说不清的喜悦。

    阮诗诗微怔,半秒后才猛地反应过来,面颊一烫,瞬间开口否认,“才没有!”

    她想要直起身,却发现喻以默的手臂扣着她的腰,让她压根就起不来。

    这男人究竟是什么生物?他不是受伤了吗?刚醒过来应该很虚弱才对,怎么还这么有力气!

    喻以默的精神俨然比刚才要好很多,他微微挑眉,耐心十足的等她的回答,“嗯?阮诗诗,你不担心我吗?”

    不担心他怎么会不管不顾的跑来拦车?又怎么会哭成这个丑样子?

    分明,她心中是有他的。

    阮诗诗呼吸错乱,咬咬牙嘴硬道,“我…不担心。”

    看到女人脸上闪过几分不自然,喻以默笑笑,也不点透。

    女人,都是这样口是心非。

    他挑了挑眉,轻声道,“我渴了。”

    阮诗诗闻声,回过神来,连忙拿起旁边桌子上已经倒好的半杯水,温温的温度,正好能喝。

    可她一转头,看着躺在床上的喻以默,又愣了愣。

    他都没有要坐起身的意思,分明就是想让她喂他喝水……

    看出女人的犹豫,喻以默似乎勾了勾唇角,不动声色的说,“要不,你扶我起来,我自己喝。”

    阮诗诗闻言,神情微怔,有些犹豫。

    他这才刚做完手术,身体上的伤不知道会不会被碰到,在医生过来之前,她还是不要动他为好。

    最后,她咬了咬唇,还是选择拿起旁边的小勺子,亲手舀起水来送到他嘴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