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老婆是花瓶,得宠〕〔都市超级修仙人〕〔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地表最狂男人〕〔神医狂婿〕〔大流寇〕〔收集末日〕〔一胎俩宝,老婆大〕〔骑着恐龙在末世〕〔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小阁老〕〔三国之曹家逆子〕〔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机灵双宝爹地你认〕〔顶级神豪林云〕〔龙零〕〔龙象〕〔一号战尊叶凡谭诗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228章 为谁洗手作羹汤?
    第228章为谁洗手作羹汤?

    阮诗诗跑去隔壁杜越的病房看了看,看他没什么大碍,这才出了病房,正犹豫着要不要自己回去的时候,苏煜成突然推开房门,走了出来。

    他冲她勾唇一笑,晃了晃手中的车钥匙,“走吧,我送你回去。”

    阮诗诗礼貌的冲他点点头,“那就麻烦你了。”

    从医院里出来,坐上车之后,阮诗诗都没再说什么,毕竟她和苏煜成也算不上多熟。

    可偏偏苏煜成是那种耐不住寂寞的人,等了半天不见阮诗诗开口,也就忍不住了。

    他主动找了好几个话题,阮诗诗都兴致缺缺,随口应声,并没有什么聊下去的欲望。

    一想到喻以默还躺在医院里,她也没什么心情聊天。

    苏煜成看出她没什么兴趣,索性闭上嘴不再说话了。

    很快,车子停到小区门口,阮诗诗轻声开口,“送到这就行了,麻烦你了。”

    “不麻烦。”苏煜成勾了勾唇,瞥了她一眼,突然开口道,“你要是真的放心不下老喻,就改天再去医院看看他。”

    说着,他微微朝她靠近了些,眨眨眼道,“告诉你一个秘密,老喻生病的时候喜欢喝鲫鱼豆腐汤。”

    阮诗诗微怔,两秒后,冲他勾唇笑了笑,迈步下了车,关上了车门。

    迈步走进小区,阮诗诗有些恍惚,脑海里闪过好几遍刚才苏煜成说的那句话。

    既然喻以默喜欢喝鲫鱼豆腐汤,那她要不要学一下怎么炖?

    脑海里刚闪过这个想法,下一秒,她就直接打消这个念头。

    喻以默喜欢什么,跟她有什么关系?再说了,这次出车祸又不是她造成的,她不好好上自己的班,干嘛管这么多?

    心中暗暗骂了自己几句,她这才醒悟了几分,迈开步子快步朝公寓楼走去。

    可路过小区里的超市时,她的步子又不知不觉放慢了许多。

    脑海里仿佛有两个小人在暗中较劲,嗡嗡嗡响个不停,阮诗诗咬咬牙,低着头快步走进公寓楼楼道。

    刚走进去没两步,她一想到喻以默在车里流血的模样,心头不自觉的紧了紧,又不由自主的转身,到超市里买了鲫鱼和豆腐。

    她自己也没吃饭,炖了汤正好给自己吃嘛!

    这么一想,她心里顿时平衡许多。

    回到小公寓,阮诗诗换了衣服,带上围裙就开始下厨,她走到水槽前,看着还没有去鳞的鱼,突然有些头疼。

    她刚才脑子一热就买了,也没想到后续的处理问题,如今看着这样一条鱼,完全束手无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拿出手机刷了半天的视频教程,她这才带上手套,拿起刀,学着视频上的手法开始去鱼鳞。

    鱼身上又黏又滑,阮诗诗费了好半天的功夫,才把鱼身处理干净。

    照着视频上的步骤准备好所有食材,她还没来得及开火,门口突然响起了门铃声。

    阮诗诗动作一顿,连忙脱下手套,跑到门口,一打开门,就看到宋韵安提着好几个袋子站在外面。

    “诗诗,你就知道你在家,你看看,我带来了什么!”

    宋韵安兴奋的挥了挥手中的炸鸡和烧烤,“快快快,趁热吃…”

    阮诗诗关上门,想到自己厨房里处理了一半的东西,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

    她转身,接过她手中的袋子,开口问道,“安安,你怎么突然来了?”

    “想你了呗?怎么,不欢迎我啊?”宋韵安撅起小嘴,一副控诉的表情,“就算你做不了我嫂子我们就不是闺蜜了吗?”

    阮诗诗心头一暖,笑笑说道,“我哪有这个意思。”

    她和宋韵安家间的情感又怎么会受到这点小事的影响?

    “这就对了嘛!”

    宋韵安说着,迈步就朝厨房走,“我去拿饮料。”

    阮诗诗见状,心脏瞬间提了起来,连忙跟了上去。

    果不其然,宋韵安一看到厨房里的场景,顿时吃惊的瞪大了双眼,惊愕的转头看向她问道,“你这是?在做鱼汤?”

    阮诗诗硬着头皮点点头。

    宋韵安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给谁做的?”

    果然,朋友之间太了解了就这点不好,什么事情都瞒不住。

    宋韵安太清楚了,阮诗诗就不是那种平日里给自己炖汤做饭的养生女孩,她这样上心,肯定是给别人做的!

    宋韵安八卦的眨眨眼,伸出手一下子圈住她的脖子,笑眯眯的问,“究竟是谁,竟然让我家诗诗甘愿为他洗手作羹汤?”

    阮诗诗咬了咬唇,说不上话来。

    她前几天刚拒绝了安安的亲哥,今天就要当着她的说要给喻以默做汤,这样真的合适吗?

    见阮诗诗不说话,宋韵安凑到食材面前看了又看,猜测道,“鲫鱼豆腐汤?诗诗,这汤催奶有神效,莫不是你哪个亲戚坐月子?”

    听到“催奶”二字,阮诗诗一口老血都快喷出来了,她连忙道,“不是,就是出车祸了……”

    话没说完,她话音一顿,这才意识到,自己中套了!

    宋韵安眨了眨黑亮的双眸,凑近道,“快说,是谁出车祸了?”

    阮诗诗心中清楚,这么一来,她是真的躲不过了。

    突然,脑海里灵光一闪,她想到了什么,有些犹豫的轻声道,“今天,喻以默出车祸了,杜越当时也在车上,他们两个现在都在医院。”

    一听到杜越,宋韵安神色突然变了变,两秒后,她倒吸凉气,轻声问,“你说…杜越出车祸了?”

    果不其然,一说起杜越,宋韵安的关注点自然而然就转到了他身上。

    阮诗诗点了点头,“嗯,你要不要去看一看他?”

    犹豫了半秒,宋韵安下意识开口道,“我才不要。”

    说完,她转身,直接走出了厨房。

    阮诗诗跟上去,看着她黯然了几分的神色,忙伸出手握住她的手臂道,“安安,如果你真的喜欢他的话,就不要犹豫了,就算不喜欢,这种时候出于朋友的立场,你去看看他也是应该的。”

    听到她这么说,宋韵安有些犹豫。

    她微微转身,看着阮诗诗道,“诗诗,我也不知道我对他是什么样的感情……”

    阮诗诗轻声开口,“那就听从你的本心,你要是想去,就去看看。”

    犹豫片刻后,宋韵安深吸气,走进厨房,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冰镇啤酒。

    仰头喝下一大半,她抬眼看向阮诗诗,一字一句的道,“诗诗,我还是想去看看他。”

    心中隐隐有一个声音,似乎在说,如果今天她不去,日后肯定会后悔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