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团宠小萌妃:王爷〕〔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好孕连连:总裁爹地〕〔总裁爹地霸道宠〕〔赠您一世荣华〕〔餮仙传人在都市〕〔太荒吞天诀〕〔九转霸体〕〔好孕连连:总裁爹〕〔神话之龙族崛起〕〔太古丹尊〕〔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长生〕〔许你情深深似海〕〔帝国萌宝:薄少宠〕〔天才相师〕〔柳浩天平步青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230章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第230章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看到喻以默面色骤变,苏煜成得逞,笑呵呵的,这才把刚才没说完的后半句话说出来,“是阮诗诗的朋友,那个宋韵安。”

    闻言,喻以默冷冷的扫了他一眼,低头继续翻看文件。

    看到他这前后差的这么多的反应,苏煜成走到一旁坐下,懒洋洋的翘起二郎腿,“你这脸变得也太快了吧!话说我还真没见过你对哪个女人这么特殊,一听到她的名字……”

    “特殊吗?”喻以默挑眉,随手点了点平板,“就是亏欠她而已,没别的,你不用脑补这么多。”

    男人的声音又冷又硬,面上的表情也没有太大的起伏,就像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苏煜成啧了两声,挑了挑眉,稍稍靠过来一些,“你觉得明天阮诗诗会不会来看你?”

    顿了顿,他又道,“要不,我们打个赌?”

    听着苏煜成在他耳边聒噪个不停,喻以默微微蹙眉,抬眼朝他看去,沉冷的问,“苏煜成,你是不是太闲?”

    无聊的像女人一样八卦。

    苏煜成不怒反笑,呵呵的笑着,“这不是为了保证你的安全,亲自过来守着,不然我现在正左拥右抱醉在温柔乡里。”

    喻以默冷冷的瞥他一眼,一句冷刀放出去,“小心得病。”

    苏煜成这个风流的性子,几年来了都没变过,不过他也不是没有好处,遇到正事,那是一顶一的严肃认真。

    苏煜成不以为然,抬了抬下巴,继续扯回刚才的话题,“说真的,我觉得,如果明天阮诗诗来了,那完全可以说明一个问题,她心里有你。”

    他今天特意把喻以默的喜好透给她,如果她真的在意喻以默,第二天肯定会提着鱼汤过来看他,如果她心里没他,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喻以默闻言,选择沉默,不再理会他,可心里却泛起了一丝波澜。

    明天阮诗诗,真的会来吗?

    夜色低沉,郊区的植被覆盖率高,人又少,天色一暗下来,整个世界就混沌一片。

    喻顾北坐在小阳台,难得心情不错的逗着闪电,闪电时不时歪头用嘴梳理梳理身上的羽毛,然后再走到他身边,身子晃晃悠悠,小脑袋左右摆动,笨拙却可爱。

    邵卓迈步走来,步子放的很轻,走近后才轻声开口,“少爷,今晚的行动还要继续吗?”

    喻顾北抬眸,眼底闪过一丝阴冷。

    原本以为这次喻以默不管怎么样都要出场车祸,不死也残,没想到,他倒是命大。

    亏得他花了那么多心思,本以为叶泽宇不至于草包成这样,这一点小事肯定能十拿九稳办好,没想到到头来,竟是他高估他了。

    不过话说回来,喻以默哪一次不命大运气好?叶泽宇就算玩阴的那一套去对付他,也不可能占到什么大便宜。

    喻顾北勾唇笑笑,几秒后,轻轻的拂了一下盖在腿上的毯子,轻声道,“计划继续。”

    他辛辛苦苦筹划了这么久,为的就是寻一个喻以默放松警惕的时候出手,虽然喻以默这次伤的不重,可是这批货不能再拖了。

    再拖下去,等喻以默反应过来加强警惕,那到时候想行动就更难了。

    邵卓点头,正要去办,谁知喻顾北开口唤住他,“这件事,就让徐峰明去做。”

    给他最后一次机会,再探探他的忠心,同时,如果被查到什么蛛丝马迹,这事跟他也没有任何关系。

    “明白。”

    喻顾北看着旁边的闪电,面色也松动了几分,微勾唇角,“等下把小陆护士叫过来。”

    “是。”

    邵卓离开之后,没过多久,门就被人敲响,外面传来陆小曼的声音,“喻先生。”

    “进来。”

    陆小曼推门进来,她已经洗过澡准备睡下了,没想到又被邵卓叫了过来。

    喻顾北这么晚叫她过来,还是头一回。

    她小心翼翼的走上前,轻声问道,“有什么吩咐吗?”

    “有时间吗?”喻顾北唇角噙着温和的笑意,心情难得的好。

    陆小曼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有。”

    “这本书喜欢吗?”

    喻顾北随手拿起旁边桌子上的《徐志摩诗集》问道。

    陆小曼看了一眼,点点头。

    “那过来念几首吧。”喻顾北将书递给她,身子靠入椅子里,慢慢闭上了眼,“最近的睡眠不太好,这样兴许可以助眠。”

    陆小曼自然没有理由拒绝。

    原本她被喻顾北雇下做私人看护,后来为了方便,邵卓请她住进别墅,并且把工资翻了一番,她就搬了进来。

    这份工作,其实要比她想象中的轻松,读读诗集对她来说更是轻松且惬意的任务。

    她从旁边搬来凳子,放到喻顾北旁边,随手掀开书,轻声朗诵,“那天你翩翩的在空际云游,

    自在,轻盈,你本不想停留在天的哪方或地的哪角……”

    喻顾北闭着眼,随着她轻柔的朗读声,身子不由自主放松了许多,只不过连着听她朗读了几首,他不但没产生困意,反而觉得更加清醒。

    身侧女人身上的沐浴露清香一个劲的往他鼻子里钻,他竟然没觉得讨厌。

    平日里他最讨厌闻到化学的脂粉香气,可陆小曼身上的味道竟然不让他反感。

    “我不仅要你最柔软的柔情……”

    他轻声开口,打断她的声音,“小陆护士。”

    陆小曼动作一顿,抬眸望向他,“怎么了?喻先生。”

    喻顾北看着她,朝她靠近,慢慢伸出手,勾起她肩头的一缕发丝,放到鼻尖嗅了嗅,两秒后,他抬眼望着她,唇角微勾,“你用的什么洗发露?”

    男人眸光清亮,褪去了平日里的冷淡和疏离,此时此刻的他仿佛被笼罩上一层柔光,无形中释放着魅力。

    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陆小曼握着书的手突然一紧,舌头有些打结,鬼使神差的问,“你…喜欢吗?”

    喻顾北唇角笑意加深,没有犹豫,目光炯炯的同她对视着,轻声道,“喜欢。”

    瞬间,陆小曼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击中了心口,让她不自觉的心跳加速。

    那一刻,她恍惚了,仿佛从喻顾北口中说出的品出那句“喜欢”还有另一层意思。

    她慌乱的收回目光,掩饰尴尬,“是一个比较小众的牌子……”

    喻顾北伸手,轻轻的将缠绕在指尖的那一缕发丝撩至她的耳后,看着女人白皙泛着红的脸颊,轻声道,“嗯,继续念吧。”

    接下来的一整晚,陆小曼都心思乱乱的。

    所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结束了夜间朗读之后,陆小曼回到房间,将房门反锁,靠在门上,心脏砰砰的飞快跳个不停。

    一闭上眼,脑海里浮现的就是刚才喻顾北撩起她发丝的场景,她也不是什么没谈过恋爱的怀春少女了,可不知为何,却偏偏在这个时候突然动了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