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顶级神豪林云〕〔龙零〕〔龙象〕〔一号战尊叶凡谭诗〕〔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洪荒历〕〔公主她在现代星光〕〔逆袭钓人的鱼〕〔万古帝婿〕〔夜玄周幼薇〕〔斗魂玄帝〕〔不死夜帝〕〔盖世帝婿〕〔万古帝婿〕〔仙尊归来〕〔一号战尊叶凡谭诗〕〔威震八方叶凡〕〔黑石密码〕〔钟向阳顾小希〕〔冠冕唐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232章 为同一个男人拼过命
    第232章为同一个男人拼过命

    阮诗诗闻言,暗中松了一口气,可也看得出喻以默神色不太对,“到底怎么了?”

    喻以默紧抿的唇动了动,语气凉凉道,“之前我母亲总是炖这个汤给我喝。”

    阮诗诗微怔,突然想起苏煜成说的那些话,这才突然明白过来。

    原来是这样。

    这还是她第一次听喻以默提起他的母亲,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可是却让她的心不知不觉的跟着沉了下去。

    她深吸气,鬼使神差的脱口道,“你要是喜欢,我过两天还给你炖。”

    喻以默闻声,抬眸朝她看去,眸底情绪起伏,晦暗不明。

    就在这时,病房门突然被人推开,紧接着一道焦灼的声音传来,“默哥哥,你怎么……”

    叶婉儿着急地小跑进来,看到站在床边的阮诗诗时,面色突然一愣,话音也止住了。

    阮诗诗也是一愣,没想到叶婉儿会突然出现,一时之间,她也有些紧张,一股没由来的心虚打心底而出。

    叶婉儿的视线在她身上短暂停留,转而看向床上的喻以默,焦灼的上前,忙开口问,“默哥哥,你怎么样?都伤到哪了?”

    喻以默淡淡的道,“我没事。”

    “我刚和妈妈从苏丽岛回来,一下飞机听说你出事了,急得我立刻赶过来了。”叶婉儿声音里带着几分埋怨,颤着声都快哭出来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喻以默抬眼,看到她微红的眼圈,心软了几分,“不想你担心,我没事。”

    叶婉儿肩头耸动,伏在喻以默怀里,责怪道,“你不告诉我我最担心啊!”

    “好了,下次会记得告诉你的。”

    “什么下次啊!你还想有下次啊!”

    “……”

    阮诗诗站在一旁,一时之间只觉得自己的存在是多余的,她咬了咬唇,别开目光,放轻步子迈步朝外走去。

    喻以默余光扫到她要离开的身影,微微蹙眉,正要开口时,叶婉儿突然抬头问他,“你的伤口还疼吗?”

    “放心,好多了。”

    话说完,他再抬头,阮诗诗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门外,阮诗诗咬了咬唇,鼻头有些泛酸,她深吸了一口气,迈开步子朝前走去,可不知为何,心口空荡荡的。

    一看到喻以默和叶婉儿在一起的场景,她心里就有股说不清楚的情绪。

    穿过一段走廊,她才慢慢调整好自己的情绪,还没走到电梯口,她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一道尖细的女声传来,“阮小姐,请等一下。”

    阮诗诗闻声回头,看到叶婉儿就站在她身后不远处。

    阮诗诗有些不解,“叶小姐?”

    叶婉儿冲她勾了勾唇,“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闻言,阮诗诗心里大概猜到了什么,她鼓起勇气,点了点头,跟上了叶婉儿的步子。

    走进一间空荡荡的病房里,叶婉儿二话不说,直接将房门落锁。

    阮诗诗站在一旁,一头雾水,“叶小姐你这是……”

    “没事。”叶婉儿朝她笑笑,“怕别人打扰而已。”

    她说着,朝病房里面走了走,面色淡然,也看不出什么情绪来。

    突然,她转过身来,看向阮诗诗勾唇笑着道,“这段时间,多谢你对默哥哥的关怀和照顾。”

    她说着,话语顿了顿,“其实我知道,你跟默哥哥之前的关系。”

    她这话一出,阮诗诗面色微变,显然没想到她知道这一切,而且还坦然的说了出来。

    顿时,她更加不安,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叶婉儿,“我……”

    叶婉儿伸出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语气宽慰的道,“别多想,我没有怪你的意思,相反,我很感谢你在我生病的那段时间陪着默哥哥。”

    阮诗诗微怔,对上叶婉儿温和的面容,心里更是愧疚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其实说起来,她突然出现插足了叶婉儿和喻以默的情感,没想到到头来她竟然没有怪她的意思。

    “叶小姐,不好意思……”

    “没事。”叶婉儿笑的无谓,可在阮诗诗低头的那一瞬间,她眼底却闪过一道冷光。

    “我知道这次的事情多亏了你,你算是救了默哥哥一命,我们两个倒是挺有缘的。”

    叶婉儿笑着,突然伸出手,将身上的衣服微微掀起来,露出白皙纤细的腰。

    阮诗诗微怔,还没明白她想要做什么,就看到她把衣服往上面一掀,腰部往上一寸的地方有一道伤疤。

    五厘米长的疤痕在她光洁的腰部有些刺眼,阮诗诗皱起眉,“这是……”

    叶婉儿浅笑,“之前我为默哥哥挡过一刀,这是伤疤。”

    说着,她将衣服放下来,似半开玩笑的说道,“说起来,我们倒是为同一个男人拼过命。”

    阮诗诗闻言,有些笑不出来。

    跟叶婉儿比起来,她跑去拦车又算得了什么呢?

    怪不得喻以默最珍惜的人是叶婉儿,她落落大方,知书达礼,陪在他身边这么多年,甚至还为他挡过刀,这样的女人,哪个男人会不珍惜呢?

    而她,跟叶婉儿比起来,压根就微不足道。

    看她怔神,叶婉儿伸出手,握住她的手,情深意切的道,“诗诗,我其实一直把你当朋友,你和默哥哥之前怎么样我不多问,但是你知道吗,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嫁给他,我希望以后他是完完整整属于我一个人的,你明白吗?”

    她说的不直接,但是话中的意思已经很明了了,阮诗诗又怎么会不清楚?

    她硬生生扯出一丝笑,对上叶婉儿的眼睛,轻声道,“放心,他是完完整整属于你的,一直都是。”

    叶婉儿闻言,有些激动的上前,想开双臂抱住了她,“谢谢你理解我。”

    之后她再说的什么,阮诗诗都没听进去,从病房里出来,她离开医院,心头空落落的。

    她很清楚,叶婉儿跟她说了这样一番话,已经给她留足了面子,没有前任现任见面撕逼的尴尬,也没有明里暗里嘲讽的意思,她是在用最温柔的方式提醒她要和喻以默保持距离。

    换作是她,恐怕也不会像叶婉儿这么大度吧?果然,喻以默选择她,真的是有原因的。

    心头涌现一阵酸楚,阮诗诗拿出手机,给宋韵安一个电话,想排解一下自己的情绪。

    那边刚接通,她就开口道,“安安,晚上一起去喝酒吧?”

    电话那边顿了两秒,随后传来男人略带关心的询问声,“诗诗,你怎么了?”

    阮诗诗闻声,瞬间清醒了几分,认出是宋夜安的声音,连忙问道,“那个……安安呢?”

    宋夜安不急不缓的开口道,“她去洗手间了,你怎么了?怎么突然想喝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