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豪婿林阳江婉〕〔妃常难驯:魔帝要〕〔黑暗血时代〕〔一世龙皇〕〔至尊神医〕〔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我的傻白甜老婆〕〔明尊〕〔启明1158〕〔迷踪谍影〕〔林羽江颜〕〔胜者为王〕〔南明第一狠人〕〔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武炼巅峰〕〔首席继承人陈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233章 想谈恋爱了
    第233章想谈恋爱了

    这头的阮诗诗闻言,尴尬的张了张嘴,回答不上来。

    这时,宋夜安温和的低笑声从电话那头传来,“心情不好吗?”

    “是有点……”阮诗诗顿了顿,灵光一闪,“安安心情也不怎么好吧?”

    她和杜越之间,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呢。

    宋夜安闻声抬眼,扫了一眼朝这边走来的宋韵安,悠悠道,“确实,面色冷冰冰的,都不怎么搭理我。”

    “她过来了,我把电话给她。”

    对着那头又说了一句,他抬手将电话递给宋韵安。

    宋韵安皱眉,正想要质问她老哥怎么乱接她的电话,一看到来电显示是阮诗诗,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立刻放至耳边,“诗诗?”

    “安安,晚上出来聊聊?”

    “好,我正准备约你,没想到你电话先打来了。”

    两人几句话,初步达成共识。

    挂了电话,宋韵安抬眼看向对面的宋夜安,面色回归冰冷,“晚上我要和诗诗出去玩,就不跟你回去了。”

    宋夜安微微扬眉,端起红酒抿了一口道,“去哪个酒吧?我送你去。”

    宋韵安一愣,忙否认道,“什么酒吧啊!谁说要去酒吧了?”

    宋夜安勾了勾唇,仿佛早就料到她会是这样的反应,不急不缓的道,“知道你心情不好,这次就算了,我送你去,你们闺蜜聊天结束了,我再去接你们。”

    他太了解自己妹妹的性格,平日里在国外就野的没边了,如今回了国,在他眼皮子底下,他这才管管。

    这次,既然是阮诗诗提的,他就准她一回。

    宋韵安瞪大双眼,一脸的难以置信,“哥,你被人附体了吧?既然答应我去酒吧!”

    宋夜安语气坚决的道,“就这一次,下不为例。”

    宋韵安闻言,朝他抛了一个白眼,不再说话。

    果真是亲哥,还真是帅不过三秒!

    当外面的天色暗下来时,阮诗诗已经吃完了饭,换了身衣服,就准备出门。

    她虽说想去喝酒,可也没有打算去什么乌烟瘴气的声色犬马之地,也就是想去齐修的酒吧喝两杯和安安聊聊天而已。

    刚到了地方,和前台的调酒小哥打了招呼,她扫了一圈,开口问道,“安安来了吗?”

    上次她和宋韵安来的那一次,已经和调酒师脸熟了,再加上他们是齐修的朋友,调酒小哥自然也记得他们。

    “还没有。”调酒小哥长的奶酷奶酷的,年纪不大,脸上却透着一股子聪慧劲儿,冲她咧嘴一笑,甜甜的道,“姐姐,这次要喝什么?”

    阮诗诗闻言,有些好笑的勾了勾唇,“你看着调吧。”

    “好嘞!”小哥动作利落,转身从酒架上取了几个酒瓶,就开始忙碌。

    阮诗诗刚被他的动作吸引过去,身后就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诗诗!”

    一回头,她就看到穿着收腰小裙子的宋韵安快步走过来,冲着她招手。

    “我来晚了,我哥送我来的,唠唠叨叨说个不停,烦都烦死了。”

    她摆摆手,看向调酒小哥,冲他打了个响指,“这次给我来烈一点的酒。”

    说着,她放下包,在阮诗诗身旁坐下。

    阮诗诗有些惊讶的看着她,“烈酒?安安,我今天就打算小酌一下,你要是喝醉了,我可真的不管你。”

    她又不是没有见识过宋韵安喝醉是什么样子,现在想想,真是记忆深刻,心有余悸。

    宋韵安闻声,原本还算正常的小脸突然耷拉下来,有些哀怨地看着她,“诗诗,我心情不好……”

    阮诗诗眸光一闪,想到上午在医院见到的杜越,放轻声音问道,“该不会…是因为杜越吧?”

    提起这个名字,宋韵安眼底闪过一丝光亮,可瞬间面色冷了几分,她别开目光,似乎是不愿提起,“不是他。”

    看着她这副口是心非的样子,阮诗诗心中已经清楚了,她笑笑,也没再继续问。

    她和宋韵安两人之间几乎没有什么秘密,如今她不愿说,她也不会再多问。

    很快,调的酒好了,宋韵安拿起酒杯喝了几口,转身看向那边舞台上正在唱歌的外国乐队。

    “诗诗,你觉得那个外国帅哥怎么样?”

    阮诗诗抬眸,顺着她微抬的下巴看过去,看到那个金发碧眼的男人,忍不住勾唇笑问,“你喜欢这款的啊?”

    宋韵安喝了一口酒,深吸气幽幽说道,“我感觉我想谈恋爱了……”

    说这话时,一个男人的面孔在她脑海中浮现,挥之不去。

    旁边,阮诗诗不知不觉的有些认同。

    话说,她也好久没谈过恋爱了,自从大学毕业之后,她遇到的合适的男人少之又少,后来又和喻以默有了这么一段纠缠,更是没时间且没机会谈恋爱。

    如今她糊里糊涂签下了那份合约,往后的一年里,根据规定,她还不能和除喻以默之外的异性有什么来往。

    这不是摆明了要她变成尼姑,摆脱七情六欲嘛!

    一杯酒不知不觉的下肚,阮诗诗胃里暖暖的,胆子也跟着大了几分,她怂恿身旁的宋韵安,“你要是喜欢,就去问问联系方式。”

    宋韵安看着台上的外国帅哥,干笑了两声,内心毫无起伏。

    她就是随口一说而已,眼里看着那个男人,心里却想的是别的人,她甩甩脑袋,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一旁,阮诗诗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了上午和叶婉儿对话的场景,她转头看向旁边的宋韵安,轻声道,“安安,今天上午我见到叶婉儿了。”

    宋韵安一个激灵,回过头来,“啊?就喻以默那个白月光啊?”

    自从她知道喻以默跟阮诗诗领证的目的是给叶婉儿寻找肾源之后,她就给他们两个起好了外号,喻以默是“渣男”,叶婉儿是“白月光”。

    阮诗诗有些微醺,点了点头,将叶婉儿同她说的那些话都讲给宋韵安听。

    她把胳膊放到冰凉的大理石台面上,轻声道,“难怪她是喻以默最珍惜的女人,我直到今天才知道原因。”

    一旁宋韵安哼道,“哼!什么最珍惜不珍惜的,我怎么觉得那个叶婉儿不是什么好人啊!她这样说,摆明了就是在炫耀自己在喻以默身边的地位嘛!还有,她干嘛要让你看她身上的伤疤?意思就是她为喻以默做过这么多,你压根比不上,知难而退吧!”

    宋韵安的语气直白,可话糙理不糙,阮诗诗清楚,这也确实是叶婉儿想对她表达的意思,可毋庸置疑的是,这就是事实。

    旁边宋韵安碰了碰她的肩膀,“诗诗,我感觉这个女人一点都不简单!你可要小心点!”

    阮诗诗勾唇轻笑,沉默着没应声。

    什么小心不小心的,她也不再打算和喻以默纠缠不清了。

    虽然有那份合约在,但从今以后,她能远离他就尽量远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斗罗之武魂进化系〕〔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