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峰江晓燕〕〔重回1990〕〔疯狂进化的虫子〕〔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跪下,我的霸气老〕〔我居然是这种身世〕〔战婿归来〕〔我的极品美女总裁〕〔六指诡医〕〔战婿归来秦朗苏倾〕〔秦朗苏倾慕〕〔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女神的上门狂婿〕〔深空彼岸〕〔战婿归来秦朗〕〔娱乐超级奶爸〕〔寒门小福妻〕〔重生八零团宠小神〕〔长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236章 这么缺男人?
    第236章这么缺男人?

    翌日,闹钟一响,阮诗诗立刻起床,跑去超市买了新鲜的鱼,准备炖汤。

    这道汤一连做了两三天,如今对她来说已经熟练很多了。

    锅上小火慢炖,她转身去做别的事情,换上一件刺绣长裙,再回到厨房时,汤已经炖的差不多了。

    准备好一切,她提着饭盒直接奔赴医院。

    能够看着父亲喝到自己亲手做的鱼汤,对她来说也是一件相当幸福的事了。

    到了医院,阮诗诗兴冲冲的赶到病房,直接推开门进去,“爸,妈,我……”

    她正说着,抬眼看到屋内的人,不自觉愣了愣。

    阮教授半坐在床上,一边是刘女士,而另一边竟然是喻以默!

    他不应该在医院吗?怎么会突然跑到她父亲的病房?

    响起昨天叶婉儿说的话,她的脸色瞬间愣了愣,“你怎么在这儿?”

    听出她语气里不欢迎的意味,喻以默微微挑眉,目光微沉。

    这女人,变脸比翻书还快,昨天还口口声声的说给他炖汤喝,转眼晚上就跑去交别的男人,对他的态度变得这么冷。

    阮教授察觉到两人之间的别扭情绪,轻声咳了两声,冲着阮诗诗道,“诗诗,别这么没礼貌,以默受了点伤,正巧也在这家医院,过来陪我聊聊天而已。”

    阮诗诗皱眉,心头不解。

    他怎么会在这家医院?

    她扫了喻以默一眼,没再说什么,迈开步子走进去,把鱼汤放下,开口道,“我炖了汤,爸,你等会儿喝一点。”

    他话音刚落,一旁的喻以默就已经站起身来,“老师,没什么事的话,我就不打扰了。”

    阮教授点点头,语气缓和道,“不打扰的,以默,你什么时候有空,就来找我聊聊天,我们两个人还能解解闷!”

    从前在大学里时,喻以默就是他的得意门生,后来哪怕他进入社会,管理了公司,还是和他有共同话题。

    “好,那我抽空再来看您。”

    喻以默笑笑,就要离开。

    阮教授见状,立刻看向一旁的阮诗诗,“诗诗,以默腿上有伤,你去送送他。”

    阮诗诗看了一眼喻以默,“他不是可以自己走吗?”

    阮教授闻言,面色有些沉。

    阮诗诗深吸气,不太情愿的走上前,跟在喻以默身后走了出去。

    门关上,一旁的刘女士忍不住开口道,“老阮啊,你这是做什么,诗诗不都说了他们两个不可能了吗?”

    “你怎么知道不可能!”阮教授哼道,“我感觉他们还有戏!”

    有了喻以默这个标杆,如今再去看别的男青年,他是哪哪都看不顺眼,对待喻以默,他自然是偏袒的。

    只要还有机会,他当然希望将自己的宝贝女儿交给自己放心的人。

    走廊上,阮诗诗不远不近的跟在喻以默身后,始终同他保持着一段距离。

    穿过了大半个长廊,她终于忍不住了,开口问道,“你不是在中心医院吗?怎么突然跑到人民医院了?”

    喻以默眸光微闪,面色却是一如既往的冰冷,“这里距离公司更近。”

    阮诗诗闻言,没再说什么。

    上了两层电梯,再走上走廊,到了ip病房那层,这里的环境显然要比下面的那几层好得多,场地宽阔,四周安静,各种设施也齐全的多。

    阮诗诗将喻以默送到病房,站在门口的位置,语气冷冷的道,“我先回去了。”

    喻以默闻声,不由得皱了皱眉,面色有些沉冷。

    他转身,动作迅速的将病房门关上,紧接着,高大的身躯就堵到了门口。

    男人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一气呵成,阮诗诗愣了半秒,反应过来之后,警惕的看着他,“你…干什么?”

    捕捉到女人眼底的惊慌,喻以默微勾唇角,眼底却泛着冷意,“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跟宋夜安走的那么近了?”

    阮诗诗微怔,片刻后,才品出他话中的意思,顿时,她面色涨红,后退一步,恼羞成怒的看着他道,“喻以默,你监视我?”

    不然他怎么会知道她和宋夜安见面了?

    “呵。”男人唇角溢出一声冷笑,冷眸乍现,却未正面回答她的问题。

    他犯得着监视她吗?昨天他给她打电话的事她都不知道,看来她在宋夜安的车上睡得很沉啊!

    见他半晌不答话,阮诗诗怒意更盛,慢慢攥紧拳头,盯着他道,“没想到堂堂喻氏集团的总裁,竟然还能做出这种上不了台面的事!”

    她语气里讽刺意味尽显,反而激起了喻以默的情绪,男人黑眸轻闪,如泼墨一般的浓郁,闪过一丝嘲弄,“那你呢?阮诗诗,合约签了,还是没办法舍弃和别的男人见面是吗?”

    他说着,迈步上前,将阮诗诗逼得不得不靠在墙上。

    下一秒,他冷眸乍现,蓦地抬手捏住阮诗诗下巴,心头一恨,他冷声道,“你就这么缺男人?”

    昨天晚上那个电话,再加上一大早转院的折腾,已经将他的耐心值通通耗尽了!

    “你…你说什么!”

    阮诗诗惊愕,没想到他会这么说,脸颊火辣辣的滚烫,羞耻感瞬间爆棚。

    他怎么能这么说她!把她当什么了!

    “你松开!”她咬牙,伸手要将他推开。

    偏偏喻以默也在气头上,动作迅速的捉住她的两只手腕,微微用力。

    阮诗诗脸色气得涨红,张皇失措的挣扎着,可无奈男人女人天生就力量悬殊,她压根就不是他的对手!

    她气急了,看到眼前男人的手臂,直接张口咬了上去。

    喻以默身子一僵,痛的闷哼一声,一低头,女人宛如一只炸了毛的小野猫,咬着他都不肯松口!

    “你…”

    他眉头收紧,另一只握着女人手腕的手愣是没松开。

    阮诗诗气的胸口起伏,松开了口,看到男人小臂上一排赫然的牙印,边缘泛白,而中心的地方显然因为用力而有些渗血了……

    看着都疼!

    她打了个寒颤,没想到自己下口这么重,抬眼看到男人收紧的眉头,心底有些发虚。

    “那个……我。”

    不该下口这么狠的。

    喻以默脸黑了,薄唇抿直了,眼底带着一层薄薄的怒意,“阮诗诗,看来你翅膀是真的硬了。”

    敢咬的人,她还是第一个!

    阮诗诗心虚,愣了愣,话还没说出口,突然见眼前男人俯下身去,下一秒,她整个人就被抱了起来。

    “啊!喻以默!”

    不等她做出任何反抗,她就已经被抱进病房里,下一秒,整个人被丢到床上。

    ip的病床一点都不小,睡两个人都不为过,弹性又好,她被丢上去,身子还弹了两下。

    可正是因为这样,她更加心慌,谁能保准喻以默会不会对她做出什么来!

    她两只胳膊放在眼前,慌乱的叫道,“喻以默,你个禽兽!混蛋!”

    这次他要是敢动她,她绝对誓死不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宅了百年出门已〕〔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吞噬星辰变〕〔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网游我能强化万物〕〔大王饶命〕〔大唐扫把星〕〔逆天邪神〕〔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