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团宠小萌妃:王爷〕〔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好孕连连:总裁爹地〕〔总裁爹地霸道宠〕〔赠您一世荣华〕〔餮仙传人在都市〕〔太荒吞天诀〕〔九转霸体〕〔好孕连连:总裁爹〕〔神话之龙族崛起〕〔太古丹尊〕〔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长生〕〔许你情深深似海〕〔帝国萌宝:薄少宠〕〔天才相师〕〔柳浩天平步青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244章 都是因为她
    第2章都是因为她

    “哐当——”一声响,冰凉的匕首掉落在地。

    阮诗诗愣住,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旁边一辆车的车门打开,一个挺拔颀长的身影率先下了车。

    看到喻以默,她不自觉的眼睛一亮,原本吊在嗓子口的心慢慢沉了下来。

    虽然她不想承认,可是这两个多小时以来,她最期盼见到的人就是喻以默,如今,真的是他赶来救她的!

    男人面色冷峻严肃,阔步走上前,二话不说伸手将她拉到了身前,直接抬手将她口中塞得那团布拽了出来。

    “咳咳!”阮诗诗忍不住咳嗽了几声,嗓子干疼得难受。

    喻以默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把瑞士军刀,三下两下就将捆绑在她身上的绳子割开了。

    接着,他冷声吩咐旁边的人,“把李森抓起来,还有他的凶器,收集起来。”

    说完,他揽着微怔的女人朝车子的方向走去。

    上了车,阮诗诗这才慢慢地从刚才的惊恐中缓过神来,看到男人拿起一瓶水递给她,她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转头朝他看去,紧张的问道,“我爸呢?我爸他怎么样?”

    喻以默眉头微拢,抿成一条线的唇动了动,淡淡道,“在医院里,听师母说他晕倒了。”

    “什么?”

    阮诗诗一惊,原本稍稍放送下来的神经又在这一瞬间猛地绷紧了,她咬紧下唇,鼻头泛酸。

    这是她最害怕听到的事情,可是偏偏所有的事情都往最糟糕的方向发展。

    阮诗诗有些激动,双眼闪着泪光,伸出手一把抓住了喻以默的手腕,“我要去医院,送我去医院!”

    看到女人这副慌张的模样,喻以默心头收紧了一些,冷声吩咐杜越,“开车,去医院。”

    杜越立刻调转车头,狂踩油门,以最快的速度赶往医院。

    一路上,阮诗诗整个人的神经都紧绷着,焦灼感和无力感充斥心头,让她坐立不安。

    一旁的喻以默察觉到她的情绪,伸出手拿起一瓶矿泉水拧开,递到她面前,“放心,老师不会有事的。”

    阮诗诗怔怔的伸手接下,可心头的焦灼却没有削减半分,这个时候,她又怎么能放心的下呢?

    一路上飞驰电车,车子赶到医院,刚在大门口停稳,阮诗诗就立刻推门下车,跑进医院。

    喻以默蹙眉,也立刻跟着下了车,快步追上去。

    飞快地赶到病房,里面空无一人,瞬间,阮诗诗的心又高高的悬了起来,连呼吸都有些急促。

    “爸……”

    阮诗诗大喘气,不敢往坏的方面想,她冲出病房,看到护士,立刻上前抓住她问道,“请问,这个病房里的人呢!”

    那护士被她吓了一跳,见她面色慌张,也连忙开口说道,“这位患者刚经过了抢救,现在正在五楼的重症监护室里。”

    阮诗诗闻言,连忙说了声谢谢,不管不顾的直接跑向楼梯口。

    匆匆忙忙的赶到重症监护室的那一层,远远的阮诗诗就看到坐在外面的刘女士,瞬间,喉头一紧,她的眼泪就涌了出来,“妈!”

    刘女士坐在椅子上出神,听到声音,下意识转身望去,看到她时,脸上闪过了惊喜的神色,紧接着立刻起身迎了上去,“诗诗!”

    阮诗诗眼泪滑下,拉着刘女士问道,“爸爸怎么样?”

    刘女士皱了皱眉,转而看向一旁的重症监护室,“还在里面躺着,医生说要观察一下,等他醒来。”

    阮诗诗闻言,心头收紧,既愧疚又难过,立刻跑到重症监护室,隔着玻璃窗,看到插着氧气管的父亲,她的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落。

    深深的愧意填满她的心口,她咬着牙,懊恼万分。

    如果不是因为她,父亲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刘女士站在一旁,犹豫了一瞬,嘴唇颤了颤,开口问道,“诗诗,你今天到底怎么了?”

    她身上的衣服脏兮兮的,两边脸还有些肿,更明显的是她的嘴角还有淡淡的青紫,像是被人打了一样。

    被刘女士这样一问,阮诗诗心里更是不好受,她鼻子一酸,垂着脑袋哽咽道,“妈,都怪我,都是因为我……”

    刘女士看这副场景,又慌乱又不知所措,她伸手拍了拍阮诗诗的肩头,“别哭了,别哭了…”

    阮诗诗猛地抬起头,泪眼婆娑的看向她,“妈,你不知道,爸变成这样……”

    剩下的话音越来越小,她自己都说不下去了。

    就在这时,旁边传来一道低沉坚定的男声,“这件事,跟你没有关系,是我的错。”

    刘女士更是不知所以,诧异的望着喻以默,“小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阮诗诗转头,看着面色严肃的男人,心里更是不舒服。

    其实说到底,如果她当初没有去管喻以默的事,也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李森说的没错,是她多管闲事,才造成了这样的后果。

    阮诗诗咬紧下唇,摇了摇头,“妈,你别问了。”

    她说着,走到一旁的椅子旁坐下,心情丧到了极点。

    如果父亲这次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恐怕她这辈子都没办法饶恕自己。

    一旁刘女士看到她这样的状态,忍不住忧心忡忡,又看到她手腕处的勒痕,心疼不已,“诗诗,你在这儿坐一会儿,我去找护士过来给你处理伤口。”

    说着,她深深的看了喻以默一眼,转身离开。

    一旁的喻以默会意,迈步走上前,沉声开口,“这次的事情跟你没关系,是我的错。”

    闻言,阮诗诗睫毛轻颤,内心有些轻微的起伏。

    听喻以默主动承认错误,这还是第一次。

    男人的声音从头顶传来,“阮诗诗,你振作点,否则如果老师醒来,看到你这个样子,他会怎么想?”

    阮诗诗垂着脑袋,没说话。

    空气慢慢沉默,很快,刘女士带着护士过来。

    护士看了看阮诗诗身上脸上的伤痕,轻声开口道,“你的伤口需要简单的处理下,请跟我来一趟包扎室。”

    阮诗诗低着头,咬了咬唇,几秒后,她摇摇头,将自己的手往回收了收,轻声道,“没事,不需要处理。”

    刘女士一听,正要开口劝她,谁知旁边的喻以默突然迈步上前,一把拉住她的手,将她从椅子上直接拽了起来。

    阮诗诗条件反射的退步,一双眼睛警惕而防备的看向他,“你干什么!”

    喻以默皱眉,同她对视着,心底突然生出一阵怒火来,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带着十足的气势,冷声道,“去包扎伤口,否则我就扛着你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