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入骨宠婚:误惹天〕〔史上最强小神医〕〔护国龙帅叶无道〕〔叶不凡徐清婉〕〔重生修正系统〕〔上门狂婿〕〔重生1991〕〔老婆是花瓶,得宠〕〔北雄〕〔弃婿归来〕〔奶爸的修真人生〕〔重生之首富人生〕〔玄天龙尊〕〔怪物被杀就会死〕〔重生八零娇娇媳〕〔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穿越星际:妻荣夫〕〔墨唐〕〔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245章 把心结打开
    第245章把心结打开

    阮诗诗俨然没有想到,他会当着旁人的面这样说,看着男人那双深不见底的幽黑双眸,她顿时心里没底了。

    喻以默说到做到,说她执意不肯去,只怕他真的敢扛起来她就走。

    她别开目光,冷声道,“我去就是了。”

    一旁的护士大气都不敢出,闻声立刻走到前面带路,阮诗诗快步跟上,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

    看到她走出几步之后,刘女士连忙看向喻以默说道,“小喻,为难你了,她现在情绪不稳定……”

    “没事,师母,我去看看她。”

    说着,他也迈开步子,跟了上去。

    刘女士看着他们一前一后的身影,忍不住长长叹了口气。

    包扎室里,护士将阮诗诗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处理了一遍,都不严重,做的也是最基础的包扎。

    “这几天不要碰水,多注意伤口,记得回来换药。”护士简单的叮嘱了两句,看到站在门口的喻以默,轻声道,“你们可以休息一下,有什么事叫我,我就在隔壁。”

    阮诗诗没有说话,点了点头。

    护士一离开,房间里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阮诗诗坐在椅子上,胸口始终像堵了什么东西一样又沉又闷,有些喘不上气来。

    旁边的喻以默见状,跟着沉默了良久,终于,他开口,声音清冷,“你不要太自责,这件事错不在你。”

    他话音刚落,阮诗诗就已经抬起头来,清亮的眸子看着他,没有半分退缩,“是啊,归根结底是因为你。”

    如今她父亲还没醒过来,她心里又堵着气,这让她怎么不怪他?

    说着,她站起身来,用缠绕着纱布的脚,一瘸一拐的往外走。

    和男人即将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一双有力的大手伸过来,直接握住了她的手臂,“你去哪?”

    “不用你管!”

    阮诗诗用力甩开他的手,后退一步,胸口不断的起伏,她咬了咬牙,鼓起勇气开口说道,“喻以默,从今以后,我们还是划清界限吧,我会努力赚钱,把欠你的钱还上,在还清之前,有需要我在奶奶面前演戏的场合我都会配合你,但是其他的,我不会遵守!”

    那份合约上乱七八糟的限制条款,她都不会再当真!而欠他的钱,她早晚有一天会还清的!

    喻以默眼角蒙上了一层霜,声音清冷了几分,“阮诗诗,你是当真的吗?”

    他从没想到有一天,她在他面前会这么硬气坚决!

    阮诗诗咬了咬唇,一字一句无比清晰的说道,“是,你有女朋友,我也有自己的生活,我们不要再纠缠不清了!除了奶奶的事,其他任何关于你的事,我都不想再参与!”

    说完,她迈开步子,坚决的朝前走去。

    喻以默侧身,看着女人远去的背影,心脏猛地收缩,兀自生出了一股烦躁来。

    女人刚才说的那些话,宛如一根根针,毫不留情的刺入他的心口,痛的煎熬,却又无可奈何。

    心情越来越烦躁,喻以默别开目光,迈开步子,直接朝电梯走去。

    既然她都这样说了,他也没必要在这继续待下去了!正好她的这些破事,他也懒得参与!

    一个小时后,喻以默坐在沙发中,面色又冷又沉,除了偶尔端起杯子喝口酒之外,也不说半句话。

    一旁的苏煜成见状,尴尬的直挠头,“老喻,你这是什么意思,叫我出来,又一句话不说?”

    喻以默眸色沉了几分,抬手将杯中的烈酒一饮而尽,抬眼冷冷的看向苏煜成,冷声道,“你不愿意,就走。”

    苏煜成扯了扯唇角,顿时说不出话来,片刻后,他抬了抬下巴,试探性的开口问道,“这么生气,是因为女人?”

    毕竟这几年来,喻以默一向冷静自持,他很少见到过他的情绪变化这么大,此时此刻的他,分明就处在爆发的边缘。

    “因为叶婉儿?”苏煜成不怕死的继续开口道,“还是阮诗诗?”

    听到那个名字,喻以默不自觉的拢眉,眼神里仿佛夹杂着冷刀,直直的朝苏煜成射了过去。

    苏煜成抿唇一笑,顿时心中了然,他端起杯子移开目光喝酒,全当什么都不知道。

    就在这时,杜越突然走上前来,俯身在喻以默耳边汇报,“是秦医生的电话,说你的手机关机了,就打给了我。”

    喻以默闻言,扫了一眼杜越递过来的手机,犹豫了一瞬,还是选择接下,“喂?”

    那边传来秦医生略微沙哑的声音,“喻先生,叶小姐的情况,不太乐观……”

    喻以默握着杯子的手慢慢收紧,倏地直起身子,“她怎么了?”

    “叶小姐刚才晕倒了,我赶到叶家给她做了一个简单的检查,她现在主要是情绪波动太大,心理问题有恶化的趋势。”

    喻以默闻言,眉眼间掠过了几分担忧,立刻放下酒杯,开口道,“秦医生,麻烦你等我一下,我这就赶过去。”

    “好。”

    挂了电话,他二话不说站起身来,看向杜越道,“去叶家。”

    被忽视的苏煜成连忙站起身,“哎!老喻,你这……”

    喻以默扫了他一眼,沉沉道,“先走一趟,有事下次再说。”

    说完,他迈步直接快步向前走去。

    苏煜成又气又笑,“这人……”

    明明是他叫他过来喝酒的,没想到从见面到现在他们就没说几句话,而且他说走就走了……

    算了算了,既然他走了,那他就多点几瓶好酒,通通记到喻以默的账上。

    赶到叶家,一进门,喻以默就看到坐在客厅沙发上的秦医生。

    他走上前,开口询问,“婉儿情况怎么样?”

    “叶小姐现在已经睡着了,不过我看她最近的情绪很不稳定,主要表现为焦灼,害怕和担忧,这对她的身体很不利。”

    秦医生顿了顿,抬手扶了扶镜框,继续语重心长的道,“之前的情况您也知道,在换肾手术前,叶小姐就有比较严重的抑郁症,术后这段时间确实有所减轻,可是现在又严重了……”

    喻以默听着,心情越发复杂,原本今天他同叶婉儿说好了要来叶家吃饭,而他突然爽约,她肯定会心里不舒服。

    “喻先生,现在要让叶小姐的心结打开,情绪慢慢安定下来,这样配合药物治疗,效果才是最好的,而她的心结,很大程度上取决您。”

    喻以默闻言,沉默了片刻,随后微微颔首,“我明白了。”

    其实他心里很清楚,叶婉儿的心结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