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卿凌宇文皓〕〔不败战神〕〔重生南非当警察〕〔薄司寒慕晚晚重生〕〔超级豪婿林阳江婉〕〔妃常难驯:魔帝要〕〔黑暗血时代〕〔一世龙皇〕〔至尊神医〕〔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我的傻白甜老婆〕〔明尊〕〔启明1158〕〔迷踪谍影〕〔林羽江颜〕〔胜者为王〕〔南明第一狠人〕〔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249章 眼不见心不烦
    第249章眼不见心不烦

    阮诗诗被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有些难为情的别开目光,脸颊泛红的开口,“夜安,谢谢你……”

    “不用谢,伯母,诗诗,你们如果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也可以找我。”

    几个人聊了几句,病房里的气氛顿时活跃了很多。

    没一会儿,阮教授醒来,几个人相互打了招呼,聊了好久。

    阮诗诗站在一旁,看到父亲和宋夜安聊的投机,也跟着唇角上扬,几天以来,这是她第一次看到阮教授这么开心。

    不知不觉过去了一个多小时,护士过来给阮教授照例检查身体,宋夜安看了看时间,轻声道,“时间不早了,伯父伯母,今天我和安安就先走了,下次再过来看你们。”

    宋韵安有些依依不舍,可时间不早了,她只好冲着阮诗诗送了好几个飞吻,这才跟着宋夜安离开。

    阮诗诗主动走上前,送他们离开,看着他们上了电梯之后,这才回了病房。

    刚走到病房门口,刘女士就走了出来,拉着她压低声音问道,“诗诗,你老实告诉我,你和小宋是不是在谈恋爱?”

    阮诗诗闻言,吃了一惊,下意识否认道,“什么啊?妈你在想什么?”

    她和宋夜安哪里像是谈恋爱啊?

    “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啊?小宋那双眼都快黏到你身上了,还有你,那娇羞的小模样……”刘女士似笑非笑的说着,“不过我觉得啊,小宋人还不错,温柔体贴,是个好男人。”

    听她在自己耳边不停的唠叨着,阮诗诗的耳朵都要起茧了,她又气又笑的开口说道,“妈,打住,我和夜安就是普通朋友,哪有你说的什么娇羞?”

    “好好好,普通朋友就普通朋友,不过我觉得你们可以相处相处,我觉得这个小伙子还不错,不管是上次帮你搬行李,还是这次铺床,我怎么看怎么觉着顺眼……”

    阮诗诗闻言,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

    她知道刘女士着急,可是感情这种事情是急不得的,她和喻以默,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不知不觉的想到了那个男人,阮诗诗心口咯噔了一下,不知为何突然有些伤感,沉默片刻后,她甩了甩脑袋,努力让自己不再多想。

    与此同时,喻氏集团总裁办,喻以默面色严肃的处理手头的工作,突然,门外传来敲门声,紧接着,杜越推门进来。

    “喻总,今天晚上有一个酒局,柳总也在,你看要不要推了?”

    喻以默眼皮抬都没抬,冷冷的道,“又不怕他,没必要躲着,一切照常。”

    他翻动着手里的合同,随手拿起来丢开,“这个给法务部弹回去,这些细节还需要再改。”

    杜越拿起合同,应了一声,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喻以默抬头,淡淡的扫了他一眼,“还有什么事?”

    杜越顿了顿,似乎有些犹豫,“是医院那边的事。”

    闻言,喻以默眉头收紧了几分,本不想问,可犹豫了一瞬,还是开口道,“怎么了?”

    “派去保护阮家的手下说,今天宋家兄妹去医院了,宋夜安还让人找了一个折叠床搬了进去,听说他还在联系高端病房,不过现在床位紧张,他先预约了,应该是想给阮家升级病房。”

    听着杜越的汇报,喻以默的脸色沉了沉,几秒后,他冷冷的开口道,“我知道了。”

    见没了下文,杜越顿了顿,开口问道,“喻总,没有什么吩咐吗?”

    喻以默剑眉拢起,眼底闪过了一丝不耐,抬眸盯着杜越反问道,“你想让我吩咐什么?”

    杜越会意,立刻低了低头,“没有。”

    喻以默冷声道,“下去吧。”

    看着杜越离开,办公室房门关上的那一瞬间,他的心头突然生出了一阵烦躁,他抬手,松了松领结,脑海里来回闪过的都是阮诗诗的那张脸。

    那个女人,倔强的不行,她都亲口说了要跟他划清界限,那他还管她做什么?

    算了!眼不见心不烦!

    话虽这样说,可这件事始终堵在喻以默的心头,挥之不去。

    晚间,酒局上,喻以默兴致缺缺,见对方敬酒,二话不说拿起杯子一饮而尽,其余也没什么多余的话。

    程总看他状态不对,犹豫了半天,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喻总今天是怎么了?难道有烦心事?”

    他这么一说,饭桌上其他几个老总们都纷纷朝他看过来,眼底多多少少带了几分探究的意思。

    喻以默眸光微沉,勾了勾唇角,可笑意不达眼底,不紧不慢的开口说道,“生意上的事哪有一件是顺心的?各位老总不比我更清楚吗?”

    在座几个人,他年纪最小,剩下的都是三四十岁深谙世事,混迹商圈多年的老油条。

    听他这么一说,众人都是哈哈一笑,举起杯子都来敬酒,喻以默也不推辞,照单全收。

    不知不觉中,夜色昏暗,时间不早了,几个老总也是喝多的喝多,喝醉的喝醉,尽兴了,这才散席。

    喻以默上车,靠在后排靠椅上,头有些疼。

    杜越见状,抬手调出了轻音乐,车子尽量开的平稳,准备直接回别墅。

    突然,后排传来男人沉沉的声音,“去医院。”

    杜越微怔,很快回神,立刻应声,“是。”

    毋庸置疑,是去阮诗诗在的那家医院。

    虽然饭桌上喝了不少,但喻以默还没到醉酒的程度,这一下午加一晚上的烦躁,全部拜阮诗诗所赐,他心头不畅快,自然想去看看她。

    他想看她的笑话,看她狼狈的模样,正如网上的那句,“看到你过得不好,我就放心了”。

    深夜的医院里冷冷清清,带着几分寂寥,透着冷意。

    喻以默从电梯上下来,一拐弯,远远的就看到女人坐在病房门口的长椅上,靠着墙,睡得正熟。

    不是说宋夜安给她搬了折叠床的?怎么她还睡在外面的椅子上?

    喻以默眉头收紧,步子不自觉的加快了几分,快步走近,就看到女人白皙的侧脸,她没化妆,脸色有些病态的白,可还是挡不住她的美,翘起的小巧鼻尖,线条流畅的下巴,还是美的。

    喻以默扫了一眼周围,心里有些不舒服,若是有人心思不正,想要趁这个时候占便宜,恐怕她都不知道?

    这女人,警惕性太差!

    走到病房门口,他抬眼透过门上的小窗往里面看,病房里除了病床之外,旁边确实有一张小小的折叠床,床很窄,只够一个人平躺,而刘女士正躺在上面,睡的很熟。

    喻以默心下瞬间明了,怪不得阮诗诗会在外面,恐怕是为了给自己的母亲让床。

    目光再看向阮诗诗,喻以默心口有些说不出的情绪,原本他是怀着赌气的心情过来看她笑话的,可看到她这样,他反而高兴不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斗罗之武魂进化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