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战神医婿〕〔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帝国萌宝:薄少宠〕〔陆峰穿越1〕〔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重回1990〕〔陆峰江晓燕〕〔我的姐姐是天尊〕〔麻衣神婿〕〔娱乐超级奶爸〕〔近战狂兵〕〔神兽召唤师〕〔陈黄皮叶红鱼〕〔刘羽夏苏的〕〔总裁的下山高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255章 酒吧买醉
    第255章酒吧买醉

    很快,一杯淡青色的渐变鸡尾酒就推到了她的面前,看着上面的碎冰和薄荷叶,阮诗诗笑了笑,端起来尝了一口,顿时皱了皱眉。

    这酒入口的第一感觉又凉又辣,确实带劲,可劲头过后,留在舌尖的只剩下酒香和薄荷的清凉。

    确实好喝,也确实上瘾。

    阮诗诗不知不觉喝完了一杯,胃里慢慢地烧了起来。

    正巧舞台上的外国乐队唱起了一首比较老的外文歌,很有腔调,阮诗诗听着,莫名的有些感伤。

    喝下第二杯,她的意识就有些发飘了,看着舞台,她不知不觉的想起上次她在台上唱歌,喻以默坐在台下的场景……

    几秒后,阮诗诗皱眉,拍了拍有些发烫的脸颊,开始自我谴责。

    她怎么总是想到他?疯了吗?

    算了,还不如叫安安过来陪她喝一会儿。

    阮诗诗拿起旁边的手机,翻出通话记录,也没多看,直接就拨了号码。

    很快,电话那头接通了,似乎是生怕被安安拒绝一般,不等她开口,阮诗诗就直接说道,“安安,我在k酒吧,你要是还把我当姐妹,就过来陪我喝两杯。”

    说完,她毫不犹豫的直接挂断了电话。

    上次他们出来喝酒,因为遇到了宋琪,闹成那样,她就害怕安安最近不敢再出来了,所以不等她回答,就挂了电话。

    毕竟她最好的姐妹,也就只有宋韵安一个人了,如果她再拒绝她,她真的不知道该找谁了。

    与此同时,电话那头,喻以默握着手机,眉头微拧。

    这女人搞什么?一上来就叫他“安安”,还说她在k酒吧,她该不会是喝酒喝大了吧?

    喻以默随手将手机放到桌上,面色微沉,本想不放在心上,可还是不自觉的有些担心。

    听刚才她在电话的语气,这个电话应该是打给宋韵安的,也就是说,此时此刻,她是一个人在酒吧里!

    意识到这一点,喻以默的眉心骤然收紧,立刻站起身来,冲饭桌上的众人微微躬身,“各位,不好意思,有点急事,先走一步。”

    接着,他也顾不上去看众人诧异的脸色,拿起手机阔步走出了包厢。

    杜越快步跟上,连忙问道,“喻总,出什么事了。”

    喻以默沉着脸,不愿多说,走出几步之外,这才冷冷的道,“开车,去k酒吧。”

    这个蠢女人,竟然敢一个人跑到酒吧买醉,她胆子怎么这么大!

    车子一路飞驰,到了酒吧门口,喻以默推开车门下车,快速走了进去。

    他抬眸,鹰隼一般的尖锐双眸扫过不大的酒吧,视线最终停留在吧台的方向。

    吧台角落,那个熟悉的身影正趴在吧台上,似乎醉的不轻,而她旁边的位置,坐着一个男人,时不时转头看看她。

    虽然他们两人有一定的距离,那男人也没有动手动脚,可喻以默只一眼,就已经看出了他的意图。

    要么是想搭讪,要么是想趁着阮诗诗烂醉了伺机不轨!

    心头压着的火气仿佛被瞬间点燃,喻以默迈开步子,快步走上前。

    他走近,正巧阮诗诗旁边的那个男人正扭着头,目光直接的打量着阮诗诗,那样的眼神,分明是赤果果的视奸!

    喻以默怒意升腾,迈步走上前,直接挡住了阮诗诗,目光直白而尖锐的看着那个男人。

    看到面前突然出现的冷峻男人,那男人一怔,有些惊讶,从气势都可以看出面前挺拔的男人身份定然不凡,他有些心虚,不等喻以默发话,就已经站起身,灰溜溜的走开。

    喻以默蹙眉,面色微沉地转身,看着趴在大理石台面上醉的半梦半醒的女人,心头的怒火像是被人浇了一盆热油,燃的更盛。

    阮诗诗闭着眼睛,压根就没有意识到旁边多了一个人,知道手突然被人钳住,有些疼,她才猛然间睁开了眼。

    “疼!”

    一睁眼,看到面前的男人时,阮诗诗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你……你怎么在这儿?”

    她愣了愣,看着男人又冷又臭的脸色,两秒后,自言自语道,“原来是做梦……”

    他一直在她的脑海里徘徊,如今她做梦梦到他也不足为奇。

    站在一旁的喻以默闻言,气的直皱眉。

    这女人,究竟喝了多少酒,竟然醉成这样!

    他靠近,声音清冷的纠正她,“阮诗诗,这不是梦。”

    “我才不信!”阮诗诗笑着一挥手,“你都要和叶婉儿订婚了……现在肯定和她在一起才对!”

    “这就是梦,一碰就破!”她说着,伸出手毫不客气的去捏他的脸。

    “这……是真的?”阮诗诗愣了愣,转而又咧嘴笑道,“手感还不错…嘿嘿…”

    喻以默满脸黑线,耐心值在崩溃的边缘来回徘徊,看女人的手不停的捏着他的脸,他抬起手,扣紧她的腕子。

    阮诗诗被捏疼了,脸色一变,小脸委屈的皱了起来,“疼……喻以默,你混蛋……”

    她骂了一句,伤心的情绪瞬间被调动起来,眼圈一红,眼泪就涌了出来,“你……你负心汉!”

    喻以默微怔,还没反应过来,衣角就被女人的小手抓住,她跌跌撞撞的站起身来,跌进他的怀抱,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一般抽噎哽咽,“呜呜呜………喻以默,你负心汉!你都那样对我了,现在竟然要娶别的女人……你还有没有良心!”

    女人夹带着哭腔的控诉,瞬间引得酒吧周围的人纷纷侧目,人们向来对八卦敏感,遇到这样的事,自然忍不住多看几眼。

    看到周围有人对他指指点点,不知道讨论着什么,喻以默眉眼间蒙上了一层霜,他抬手,揽着女人的腰,冷声道,“阮诗诗,你清醒点!”

    “你……你凶我!”阮诗诗哇的一声,哭的更厉害了,她肩头耸动,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串串滑下。

    喻以默见状,心头倏地软了几分,他抬起大手,手指擦去她的眼泪,顺势勾起她的下巴,放轻声音哄道,“行了,我带你回去。”

    她显然已经醉的不行了,他也不可能把她一个人丢在这,还不如送她回公寓,起码他还能放心一点。

    缩在他胸口的阮诗诗终于安静了几分,几秒后,哼哼道,“抱我……”

    喻以默唇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抬手将她的包拿起来,随即弯腰将她直接抱了起来。

    出了酒吧,将人抱上了车,喻以默这才暗中松了口气。

    杜越坐在前面,看到烂醉如泥的阮诗诗,有些诧异。

    喻以默抬眸,冷冷的朝他看过去,吩咐道,“回小公寓。”

    他话音刚落,旁边的手臂突然被人搂住,他一转头,就看到阮诗诗紧紧的搂着他的一只胳膊,而她胸前的柔软,随着车身晃动,有意无意的来回蹭着他的胳膊。

    一股燥热瞬间在体内升腾,他别开目光,深吸了一口气,佯装镇定。

    与此同时,他心中暗下决定,等下把她送回公寓,他多一分钟都不待,立刻就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不科学御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相公很腹黑〕〔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