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卿凌宇文皓〕〔不败战神〕〔重生南非当警察〕〔薄司寒慕晚晚重生〕〔超级豪婿林阳江婉〕〔妃常难驯:魔帝要〕〔黑暗血时代〕〔一世龙皇〕〔至尊神医〕〔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我的傻白甜老婆〕〔明尊〕〔启明1158〕〔迷踪谍影〕〔林羽江颜〕〔胜者为王〕〔南明第一狠人〕〔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260章 做错了就要受惩罚
    第260章做错了就要受惩罚

    叶婉儿拧眉,面上带着几分惆怅,犹豫的开口道,“也不知道爸爸和哥哥现在吃饭了没。”

    喻以默闻声,眼神一顿,心里立刻猜到了什么。

    昨天发生的叶家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他心里清楚得很,叶婉儿在这个时候过来,他也不是没想到。

    他身子向后靠了靠,缓声问道,“伯父那边怎么样了?”

    叶婉儿故作一脸愁容,“爸爸都愁坏了,公司里的公关团队像是没用一样,今天一大早股票跌了不少,妈妈在家里哭个不停,我也没有办法……”

    闻言,喻以默轻声道,“婉儿,你不要想太多,这些事情和你没关系。”

    “不管怎么说,我也是叶家的一份子,我又怎么能不担心呢?”叶婉儿两只眼睛含着泪,突然伸出手握住他的手,“默哥哥,你能不能帮帮叶家,就当是为了我。”

    喻以默闻言,面色微沉,两秒后,他将手从叶婉儿手中抽出来,语气淡淡的问,“是伯父让你来的?”

    叶婉儿一慌,下意识否认,“不是!是我自己来的,默哥哥……”

    喻以默沉声道,“婉儿,别的事情兴许还能帮,但这件事,我帮不了叶家。”

    叶家钻劳动法的空子,欺负压榨底层工作者,这本就是有错在先,没想到他们又大打出手,把好几个农民工都打到住院,这更是错上加错,完全不占理,如今谁出面为叶家说话,就是站在了正义的对立面。

    大家都避之不及,没有人会在这个档口站出来将自己推到风口浪尖。

    喻氏,自然也不会。

    “默哥哥……”叶婉儿双眼含泪,一副小可怜模样,拉着喻以默的衣角轻声道,“现在能帮叶家的人就只有你了,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婉儿。”喻以默皱眉,面色倏地严肃了几分,“你觉得叶家这次做的对吗?”

    叶婉儿无言以对。

    喻以默眼神一动,眉眼间染上了几分冷意,“做错了就要受惩罚,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其他事情我可以帮,但我不会帮着做错的人掩盖自己的罪行。”

    闻言,叶婉儿眼泪涌了出来,忍不住追问道,“默哥哥,难道我在你心里就这么没地位吗?”

    对于喻氏来说,随便出手公关一下,把舆论的热度压一压,这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现在看来,喻以默竟然连这些都不肯为她做!

    喻以默眉头收紧,眸色深不见底,“婉儿,这件事和你在我心中的地位没有关系,你明白吗?”

    叶婉儿闻言,心里又堵又闷,原本她以为,不管她提出什么要求,喻以默都会无条件满足她,可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而且,除此之外,她明显能够感觉到喻以默对她和从前不一样了,之前她生病住院的时候,他对她的关怀分明要比现在多得多。

    她鼻头一酸,哽咽道,“默哥哥,我知道,我现在在你心里没那么重要了。”

    喻以默闻声,蹙起眉头,面色有些沉,“婉儿,你还是不明白我的意思吗?”

    说着,他伸手去拉叶婉儿的手,可谁知叶婉儿直接甩开,腾的站起身来,有些激动的道,“默哥哥,你别说了,我全都明白了……”

    她眼睛红红的,丢下这句话,抓起旁边的手包,委屈的跑出了办公室。

    会客厅的门“砰”的一声响,喻以默皱眉,头疼的摁了摁太阳穴。

    阮诗诗刚回到公司,就被兰姐吩咐着去总裁办找助理取一份文件,她正走着,突然看到前方不远处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叶婉儿身穿一身明亮的鹅黄色裙子,长长的卷发,娇俏的容貌,着实惹眼。

    她看着她步履匆匆的上了电梯,双眼通红,面色也不太好看。

    阮诗诗微怔,叶婉儿怎么哭着走了?

    难不成是和喻以默吵架了?

    阮诗诗忍不住猜想,两秒后,她反应过来,暗中骂了自己一句,让自己回归清醒。

    没事想那么多干嘛?喻以默和叶婉儿的事跟她又没有关系。

    她这样想了想,心里这才轻松了许多,走到总裁办,她同约好的助理打了招呼,就在外面等着取文件。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会客厅的房门突然被推开,紧接着,一道挺拔高大的身影迈步走了出来。

    像是有什么感应一般,阮诗诗下意识抬眼望去,正巧同那双深谭般的双眸对上。

    是喻以默!

    阮诗诗面上表情僵了僵,脑子一热,有几个火热的画面快速闪过脑海里。

    她巴不得躲着他,没想到刚回到公司,来找助理拿个文件还能碰到他!

    阮诗诗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一想到上次见到喻以默时是在她小公寓的床上,她就恨不得立刻消失。

    喻以默似乎并没有要走的意思,他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目光直白的盯着她。

    阮诗诗一咬牙,也不等了,立刻转身,快速朝旁边走去。

    眼睁睁看着女人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溜走,喻以默眉头收紧,冷声唤道,“阮诗诗。”

    阮诗诗就像是没有听到一般,加速脚上的步子,快速溜走。

    她现在一看到他就会想到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羞愧的无地自容,还怎么敢跟他面对面?

    看着女人像只小动物一般飞快地逃离出自己的视线之内,喻以默气的直冒火,突然,旁边一个助理走过来,手里拿了一份文件,左看右看都没看到人。

    喻以默看向她,开口问道,“怎么了?”

    助理诧异的道,“刚才一个行政部的小姐姐过来拿文件,怎么一出来就不见了?”

    喻以默扫了一眼她手中的文件,冷冷道,“给我。”

    助理不明所以,还是把文件递了过去。

    喻以默垂眸扫了一眼,冷声吩咐,“她再来拿文件,就让她直接来找我。”

    助理摸不清楚情况,最终还是应了声。

    喻以默拿着文件,迈步走向办公室,眉眼间带着几分戾气,走到办公桌前,直接把文件丢到了桌上。

    他就不信,阮诗诗能躲他一辈子!

    回到行政部,阮诗诗椅子都没坐热,整个人还沉浸在刚才的紧张里,房门就被敲响,“诗诗,兰姐找你。”

    一听到“兰姐”这两个字,阮诗诗的心又重新提到了嗓子口。

    她今天刚到公司,兰姐指派她的第一项工作就是去总裁办要一份文件,然后回来跟她一起开一个小会,熟悉一下这一周的工作,再分配接下来的任务。

    她确实去了总裁办,可是却没把文件拿到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斗罗之武魂进化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