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做局〕〔安小诺战擎渊〕〔吴峥林夏〕〔龙零〕〔老婆是花瓶,得宠〕〔都市超级修仙人〕〔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地表最狂男人〕〔神医狂婿〕〔大流寇〕〔收集末日〕〔一胎俩宝,老婆大〕〔骑着恐龙在末世〕〔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小阁老〕〔三国之曹家逆子〕〔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机灵双宝爹地你认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264章 挡箭牌
    第264章挡箭牌

    昨天他让自己的女儿过来求助无果,所以今天就亲自登场了。

    这个老狐狸。

    喻以默眉头压低了几分,两秒后,他扫了一眼时间,站起身来,“我等下要和高层开一个会,你不需要去,留下来应付他吧。”

    男人起身,单手将西装的扣子扣上,迈步朝她走来。

    阮诗诗明显感觉到男人的气息一点点靠近,高大的身躯投下的阴影都将她包裹住了,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前台那边放他上来,就说我在忙,不要直接拒绝,明白?”

    她心跳有些乱,连忙点头,“明白。”

    虽然喻以默说的不够清楚,可阮诗诗也明白他的意思了,如今叶家发生这样的事情,无奈之下请求帮忙,出于道义他帮不了,可是出于和叶家的私交他又没办法直接拒绝。

    所以,她就成了他们之间的挡箭牌。

    总裁秘书,向来都是做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

    喻以默垂眸,看着女人微颤的睫毛,突然勾了勾唇角,故意似的开口,“这是你来总裁办的第一个任务,好好表现。”

    男人声音里似乎带着几分笑意,等阮诗诗抬起头来时,人已经迈步走出了办公室。

    她跟着出去,看到喻以默带着杜越已经快步离开了。

    心脏“砰砰”的敲打在胸壁,阮诗诗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么紧张?

    难道是因为这第一个任务吗?

    她不敢多想,立刻回办公室给前台回电话,“总裁去开会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请转告叶先生,可以让他改天再来,如果他愿意等的话,就让他上来吧。”

    挂了电话,阮诗诗的眼皮突然跳了跳,不知为何,她心里总是有些隐隐不安。

    难道今天,会出什么事吗?

    阮诗诗深吸了一口气,打起精神,看时间差不多了,便起身出了办公室,去电梯口迎叶枫彭。

    没一会儿,一趟电梯上来,门打开,里面站着几个人,其中一个男人年过半百,可一双眼睛却尖锐如鹰,精神矍铄,身上透着无形的威严和压力。

    不用说,这位肯定是叶家那位了。

    阮诗诗侧身站在电梯口,等叶枫彭下来,这才笑着道,“叶先生,我是负责接待您的秘书,请随我来。”

    叶枫彭闻言,扫了她一眼,冷冷应声,迈步跟了上去。

    穿过走廊这一路,他带着精明的目光打量着周围,扫过公司的装潢和来来往往的员工,心底带着几分盘算。

    不愧是喻氏,家大业大,确实是他们叶氏不能比的。

    脑海里飞快闪过这个想法,可很快,一想到他那个未来将嫁给喻以默的女儿,他顿时欣慰了几分。

    叶枫彭回过神来,视线扫向走在半步前的女人,目光冷冷的打量了一眼,沉声问道,“你们喻总在忙?”

    阮诗诗闻声,微微侧身,轻声回答,“是的,喻总有一个高层会议,现在还在进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您可以先在会客厅等一下,实在不方便也可以预约时间改天见面。”

    叶枫彭闻声,眉眼间透出几分冷意,他不屑的冷哼一声,半个字都没再说。

    阮诗诗将人请到会客厅,毕恭毕敬的请他入座,随后就去准备茶水。

    将热茶端上来,阮诗诗亲自上前倒好一杯茶,轻声道,“叶先生,这旁边有书,您可以随意翻阅,有什么事,可以直接叫我。”

    叶枫彭坐在沙发上,看着面前这个半躬身子,做事妥帖完善的女人,微微的眯起眼睛。

    刚才他没有仔细看她,如今这样一打量,倒是觉得有几分眼熟。

    似乎是……在哪里见过。

    他皱了皱眉,半天没说话。

    阮诗诗躬着身子,没听到回应,便轻声道,“叶先生?”

    叶枫彭闻声,蹙了蹙眉,随手挥了挥手,“下去吧。”

    阮诗诗冲他笑着点了点头,起身退下。

    房门关上的那一瞬间,叶枫彭脑海里一闪,越发觉得阮诗诗熟悉。

    到底是在哪里见过呢?

    不知不觉,就过了半个小时,叶枫彭抬手看了眼腕表,眉头已经拧成了川字。

    昨天叶婉儿回家跟他哭诉,说喻以默不愿意帮忙的时候,他还不太相信,今天特意亲自赶过来,没想到在这儿等了半个小时都不见人影。

    渐渐的,他心里有些吃不准了。

    如今网上的言论势头很猛,像是有什么势力在暗中操纵,揪着他们叶氏猛咬,甚至把旧账都给翻了出来,他们压根招架不住了。

    如果喻以默再不肯帮忙,只怕叶家的境况就更加糟糕了。

    叶枫彭不敢多想,他在会客厅里踱来踱去,显然耐心已经剩下不多了。

    手机“叮咚叮咚”响了两声,都是公司里的手下发来的消息,叶枫彭眉头收紧,咬了咬牙,迈步走了出去。

    门一打开,他就看到站在门外不远处正和同事说什么的阮诗诗。

    阮诗诗闻声转头,看到叶枫彭,连忙迈步走开,笑着问道,“叶先生,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吗?”

    叶枫彭有些不耐烦的问道,“你们喻总会还没开完?”

    “不好意思,还没有接到通知,恐怕还要等一会儿,叶先生,您先请坐。”

    阮诗诗安抚着,再次将人请回了会客厅,还贴心的将凉了的茶换了一壶,重新给叶枫彭满上。

    她一弯腰,叶枫彭抬眼,透着精光的眸子扫过她的胸牌,这才看到黑底的牌子上面银色的字:阮诗诗。

    这名字,更加熟悉了。

    突然间,叶枫彭想起之前手下给他汇报情况时,提到过这个名字,当初和喻以默领证的那个女人,不就是叫阮诗诗吗!

    她竟然是喻以默身边的秘书?

    眸底闪过几分惊愕,很快,他将眼底的情绪掩去,冷冷问道,“做喻总的秘书应该很辛苦吧?”

    阮诗诗勾唇轻笑,“算不上辛苦,都是些本职工作,做好就行。”

    叶枫彭扯了扯唇角,眼底的冷意更浓,嘴上却是随口的问道,“阮秘书在喻氏工作多久了?”

    阮诗诗如实回答,“快三年了。”

    闻言,男人眼底闪过一丝冷光,没说什么,顿了几秒后,才淡淡道,“时间不早了,麻烦阮秘书帮我催一下,看喻总的会什么时候可以结束。”

    “好的,我这就去。”

    看到女人离开病房,叶枫彭盯着她的背影,一双鹰隼的双眸透着些许阴冷的光。

    之前他就知道,和喻以默领证的那个女人就在喻氏工作,没想到,现在她倒是越爬越高,竟然留在喻以默身边了。

    更可怕的是,明明他们都已经离婚了,喻以默甚至马上要跟他的女儿订婚,为什么他还会把这个女人留在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