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老婆是花瓶,得宠〕〔都市超级修仙人〕〔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地表最狂男人〕〔神医狂婿〕〔大流寇〕〔收集末日〕〔一胎俩宝,老婆大〕〔骑着恐龙在末世〕〔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小阁老〕〔三国之曹家逆子〕〔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机灵双宝爹地你认〕〔顶级神豪林云〕〔龙零〕〔龙象〕〔一号战尊叶凡谭诗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266章 解铃还须系铃人
    第266章解铃还须系铃人

    她抬手,无意识的碰了碰额角。

    手指触碰到一股粘腻的同时,伤口处传来一阵痛楚,她倒抽凉气,身子都不自觉的抖了抖。

    刘助理有些着急,轻声提醒,“阮秘书,你的伤口不能再耽误了,会留疤的!”

    阮诗诗抬眼,看到她真诚的着急目光,心头涌现出一阵暖意来。

    她和刘助理也就是刚认识而已,算不上多熟,她都会关心她,而喻以默……

    一闭上眼,她还能想到刚才男人冷漠的目光,仿佛她真的只是他手下一个无关紧要的小秘书而已。

    罢了。

    阮诗诗看向刘助理,轻声道,“刘助理,公司的事情就麻烦你了,我去趟医院。”

    刘助理连忙点头,“快去吧!”

    阮诗诗用找了干净的纸巾擦了擦血迹,怕吓到路人,特意找了纱布先贴到伤口上,这才匆匆的出了办公室。

    门一打开,看到门外的人影,她吓了一跳。

    “你……”

    杜越不着痕迹的后退半步,微微低头轻声道,“阮秘书,我送你去医院。”

    阮诗诗心口一紧,动了动唇,两秒后轻声道,“好。”

    这个时候,杜越既然提出主动送她去医院,她也没必要矫情了。

    前往医院的路上,车子开的又稳又快,十几分钟的时间,就到了医院的大门口。

    看着熟悉的医院,阮诗诗有些犹豫。

    这是距离公司最近的医院,也是阮教授住院的医院,她倒是有些担心会遇到爸妈,到时候如果他们看到了她头上的伤,肯定会问个不停的。

    可事到如今,她头上的伤口等不得,只能先去包扎。

    杜越将她送到包扎室外,看样子是要跟着她一起进去,阮诗诗微微蹙眉,回头看他,“杜特助,谢谢你送我过来,接下来我一个人就行了,你先回去吧。”

    她的态度有些冷硬,和前一天在办公室跟他说话的态度完全不同,杜越也察觉到了什么,抿了抿唇,轻声道,“阮秘书,是喻总……”

    阮诗诗的脑袋嗡的响了一声,抢在他前头打断了他的话,“我一个人就行,多谢,请回吧。”

    她声音又沉又冷,带着拒之千里的意味。

    杜越闻言,只好不再强求,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开。

    待他走远,阮诗诗这才松了口气。

    她不想再听到任何和喻以默有关的事情,也不需要他所谓的帮助,从刚才在会客厅里,喻以默和叶枫彭一唱一和时,她的心就已经凉透了。

    亏她还天真的以为,喻以默一次次留她在身边,一次次帮她护她,对她应该有一点点在意的?

    可现实不是,一点都没有,就算她满头流血,委屈至极,在叶婉儿或是和叶婉儿有关的人面前,他压根就不会多看她一眼。

    她早该看透了的,是她自己一次次骗自己。

    抽了抽鼻子,阮诗诗走进包扎室。

    医生看到她头上的伤口,直皱眉头,“小姑娘,你这怎么弄的,这伤口在脸上,搞不好要留疤的……”

    阮诗诗两只冰凉的手握紧,回复了一个苦笑,什么都没说。

    留疤也好,起码会在每次她照镜子的时候提醒她,她在喻以默心里什么都不是。

    与此同时,包扎室的外面,杜越站在隐蔽的角落,时时刻刻观察着包扎室的情况。

    他抬手,编辑了一条信息,向喻以默汇报情况。

    很快,他的手机叮咚一声,收到回信,“继续守着,确保她安全到家。”

    而发送这条短信的人,正坐在办公桌的沙发上,唇角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对面的叶枫彭。

    从刚才到现在,叶枫彭已经打了好半天的太极了,喻以默心中清楚,很快,他就要挑明来意了。

    “伯父,喝口茶,润润嗓。”

    喻以默端起旁边的茶壶,给叶枫彭续了茶水,接着,他不紧不慢的放下茶壶,率先开口提出正题,“伯父,这两天叶氏的舆论闹得沸沸扬扬,你有什么对策吗?”

    叶枫彭有些诧异,似乎是没想到喻以默会先开口提起这事,他顿了顿,面上掠过几分愁容,叹了口气,“唉,不瞒你说,我这次来,就是想……”

    他话还没说完,喻以默就已经开口,声音朗朗的道,“伯父,其实这件事,别人是帮不了您的,您心里不是很清楚的吗?有句老话是,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个时候,叶氏能不能化解危难,全看您怎么做。”

    他这一番话,直接把叶枫彭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请求给堵了回去。

    叶枫彭面色有些发青,顿了顿,又不好发作,叹气道,“现在已经没有那么简单了。”

    “确实。”喻以默微微眯了眯眼,一字一句的道,“事发的当天,是叶氏出手的最好时机,你们只需要向公众道个歉,给出合理的解决措施,并且承诺以后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还能及时挽回一些损失,但是现在,有些晚了。”

    “这个时候,不管是谁,只要出手帮助叶氏,就会沦为新的众矢之的,伯父,这个道理您清楚吧?”

    喻以默压根不拐弯抹角,将事情的本质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果然,叶枫彭面色青的有些难看。

    他把话都说明了,这是显然不打算帮叶氏了。

    “伯父,我劝您一句,这个时候,公开道歉,给予那些农民工赔偿是唯一的一条路,虽然效果打了折扣,但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强的多。”

    叶枫彭眉眼微动,眼底带着犹豫,可终究,无话可说。

    喻以默的态度已经摆明了,他们喻氏不会对叶氏施以援手,能救叶氏的人,只有他自己。

    五分钟后,喻以默扫过面前空荡荡的沙发,目光停留在还冒着热气的茶杯上。

    从眼神,到面色都一寸一寸的冰冷下来,到最后,只剩下眸底泛着阴冷的光。

    他怎么会帮叶枫彭那只老狐狸?且不说之前他对叶家做的那些事,就连今天他对阮诗诗做的事,他也通通记到账上了!

    男人眉头收紧,抬手一挥,直接将桌面上叶枫彭用过的茶具扫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医院包扎室。

    阮诗诗包扎完伤口,额头上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别说,这伤口还挺疼的。

    “给你开了一管药膏,等结痂了,你就涂药膏,一天两次。”

    医生多吩咐了几句,阮诗诗通通记下,这才拿了单子去一楼大厅缴费领药。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伤口在头上的缘故,她竟然觉得脑袋有些昏沉,四肢无力,很想睡觉。

    她排队领了药,转身正要走向大门,突然旁边传来了一道温润男声。

    “诗诗?”

    听到熟悉的声音,阮诗诗循声回头,没想到看到宋夜安站在不远处,有些诧异的看着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