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最强赘婿〕〔吴百岁夏沫寒〕〔特拉福买家俱乐部〕〔上门女婿叶辰〕〔阴阳异闻录〕〔我居然是这种身世〕〔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最强傻婿〕〔超级狂婿〕〔神话之龙族崛起〕〔狂妃来袭:腹黑王〕〔极道狼王于枫〕〔第一兵王于枫〕〔极武狂狼〕〔于枫杨黎如〕〔狼牙狼王于枫〕〔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267章 不是好兆头
    第267章不是好兆头

    阮诗诗微怔,还没反应过来,宋夜安已经走到了她面前,眉头微蹙,盯着她额角的伤口。

    “你怎么了?怎么受伤了?”

    阮诗诗连忙别了别头,掩饰不自然,轻声开口,“没事,不小心碰的。”

    宋夜安自然不信,伸出手拉着她,直接将她拉到了医院外面。

    阮诗诗有些受惊,“夜安……你干什么?”

    宋夜安冷冷的道,“难道你想被伯父伯母看到你这个样子?”

    一句话,瞬间将阮诗诗点醒了。

    她深吸气,顿了顿,抬眼看向宋夜安,轻声问道,“你……怎么会在这儿?”

    宋夜安垂眸看她,声音温和了几分,轻声道,“我刚去看了伯父伯母,他们状态很好,你不用担心,这几天你还是不要去了,先把伤养一养,伯父伯母这边我会常来的,有什么情况会跟你说。”

    阮诗诗心头一暖,不自觉的点了点头,她抬头,声音真诚的道谢,“谢谢你,夜安。”

    男人逆着阳光,面容轮廓模糊,却挡不住他眉眼的温和和唇角的淡笑,他抬手,轻轻的揉了揉她的脑袋,“都是朋友,谢什么?”

    阮诗诗冲他笑了笑,轻声道,“那我就不谢了,请你吃饭就好了。”

    男人唇角上扬,笑容纯粹,可几秒后,面色突然黯淡了几分,“你要真把我当朋友,就不该瞒着我。”

    阮诗诗见状,突然有些难受,动了动唇,也不知道如何说起。

    捕捉到女孩儿脸上的为难,宋夜安勾了勾唇,声线上扬,“算了,走吧,不是说要请我吃饭吗?”

    阮诗诗一抬眼,对上他恢复如常的笑脸,也跟着笑了笑,“走。”

    两人并肩离开,而大门口的另一边,杜越站在那里,目光深沉。

    这件事,自然也要如实向喻总汇报了。

    总裁办公室内。

    “宋夜安?”

    喻以默坐在桌前,眉头收紧,眼底浮现出几分不悦。

    “是的,之后他们一起去吃了午餐,然后宋夜安将阮秘书送回了公寓。”

    喻以默放在桌上的手不自觉的收紧了几分,一股说不清的情绪堵在心口。

    没想到,阮诗诗竟然还是个招桃花体质,去个医院竟然还能遇到追求她的男人。

    看喻以默面色不佳,杜越继续汇报,“还有,阮秘书请了一下午的假。”

    喻以默冷冷的丢下一句,“随她。”

    因公受伤,休息一下午也是应该的,只是一想到她和别的男人一起出去吃饭,他就心口发闷。

    抬手按了按眉心,他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汇报一下下午和晚上的行程安排。”

    “好的,下午要接待一位外宾,晚上有一场应酬……”

    听着杜越的汇报,喻以默心不在焉,脑海里来来回回掠过的都是阮诗诗满头鲜血的模样,末了,他烦躁的抬手松了松领带,“行了,先下去吧。”

    杜越应声离开,房门关上后,一切才恢复平静。

    他身子向后靠了靠,寻了个恣意的意识,闭上眼睛,放空思想。

    似乎,最近他对有关阮诗诗的事情越发在意了。

    他皱了皱眉,这不是一个好兆头。

    晚上九点,应酬结束,喻以默从包厢里出来,吹了吹冷风,压根就不想回别墅。

    心里用觉得有什么东西堵着,难受。

    顿了顿,他摸出手机,给苏煜成拨了电话,“在哪?”

    那头环境嘈杂,伴随着男男女女的笑声,不用苏煜成说,他也已经猜到了,肯定是什么风月场所。

    “金玉良缘,要不要来,有好几个认识的兄弟都在,气氛挺嗨!”

    喻以默正是烦躁,也没多想,直接应了。

    挂了电话,他上车,吩咐杜越,“去金玉良缘。”

    杜越闻言微怔,要知道,他家总裁可是最讨厌这种场所了,之前哪次去不是因为不得已,这次竟然主动要去。

    杜越也没敢多问,发动车子踩下油门,前往江州城夜生活最绚丽的街区。

    车子在大门口停下,很快,有泊车小哥过来,将车门拉开,接下车钥匙,立刻有侍者过来上前引路。

    喻以默和杜越一前一后随着侍者朝门口走去,谁知还没进门,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喻总留步。”

    清清朗朗的男声,声线干净,语气坚定。

    喻以默步子微顿,回头一看,便瞧见身后不远处站着的身穿一身灰色西装的男人。

    半秒后,他目光沉了几分。

    竟然是他。

    喻以默转身,毫不畏惧的同宋夜安对视,浑身上下带着几分强势,“有事吗?宋总。”

    他和宋夜安的云也科技没什么合作往来,甚至算得上是对手,如今宋夜安主动来找他,倒是出人意料。

    宋夜安迈步上前,神色并不友善,泛着冷意的眼眸同他对视,带着几分质疑的意思。

    宋夜安一字一句的道,“喻总,我有私事想同你谈谈。”

    私事?

    喻以默抿了抿唇,眉眼间染上了一层冷霜,“什么私事?”

    宋夜安毫不畏惧,动了动唇道,“有关阮诗诗。”

    喻以默没说话,等他继续说。

    “我知道喻总和诗诗有过一段过去,曾经的事过去就算了,我只是想提醒喻总一句,诗诗是独立的个人,我身为她的朋友,不希望看到她被牵扯进与自己无关的是非里,更不希望看到她因此受伤。”

    喻以默冷声反问,“所以,你什么意思?”

    宋夜安不急不缓的道,“喻总这么聪明,应该已经明白了。”

    喻以默看着面前的男人,没有说话,甚至是一个多余的动作都没有,可是浑身上下一瞬间猛地迸发出来的冷意,令人不寒而栗。

    宋夜安的意思他又怎么会不清楚,他就是在提醒他摆正自己的身份,不要和阮诗诗有那么多牵扯,这样的警告,就好似从阮诗诗男友的立场说出来的一般。

    他这是在挑衅,明晃晃的挑衅。

    喻以默上前半步,逼近他,扯了扯唇角,“不知道宋总是以什么身份提醒我呢?”

    宋夜安皱眉,沉默不语。

    喻以默动了动唇,冷淡的声音响起,“是阮诗诗的朋友吗?不过,我和阮诗诗的关系似乎要比你这个朋友亲密的多。”

    宋夜安面色变了,耐心全无,他皱眉,“亲密的多吗?那也没见你在她受伤的时候护着她!”

    今天他送阮诗诗回去之后,就立刻派人去调查了她受伤的原因,弄清楚之后,他心头的火气压不住,就又查了喻以默的行踪,直接找了过来。

    宋夜安越想越气,一怒之下失了理智,直接开口道,“她不过是被你抛弃的前妻,和你未来的老丈人自然没办法比,对吧喻总?”

    闻言,喻以默冷眸乍现,蓦地伸手一把揪住了宋夜安的领口,怒火在心头翻滚着,“你说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