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零〕〔龙象〕〔一号战尊叶凡谭诗〕〔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洪荒历〕〔公主她在现代星光〕〔逆袭钓人的鱼〕〔万古帝婿〕〔夜玄周幼薇〕〔斗魂玄帝〕〔不死夜帝〕〔盖世帝婿〕〔万古帝婿〕〔仙尊归来〕〔一号战尊叶凡谭诗〕〔威震八方叶凡〕〔黑石密码〕〔钟向阳顾小希〕〔冠冕唐皇〕〔天道方程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268章 谁动心谁就输了
    第268章谁动心谁就输了

    顿时,气氛紧张起来,两个男人对视着,垂在身侧的手都已经握紧成拳,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出手。

    杜越也有些傻了眼,立刻上前要劝,可不等他开口,喻以默就盯着宋夜安提声喝道,“你刚才说什么!”

    他握紧拳头,小臂上的青筋暴起,肌肉紧绷,力量仿佛一触即发。

    宋夜安不甘示弱,正要开口,旁边突然传来了一道声音。

    “呦!我说怎么不见人来,敢情是在这儿上演男人的决斗来了。”

    苏煜成懒洋洋的走过来,笑呵呵的打趣,走到喻以默身旁,伸手拉了拉他,“干嘛啊,这才几天没去拳击场,手就痒了?”

    原本一触即发的紧张场景因为苏煜成的突然出现而缓和了几分,他冲着杜越使了个眼色,转而走到宋夜安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行了行了,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要是被狗仔拍到了,明天就要上头条了!”

    杜越那边也劝,拉着喻以默,这才将两人拉开了来。

    苏煜成看向杜越,笑着道,“带你们喻总先上去,包厢666,我送送宋总。”

    杜越接收到眼色,挡在喻以默身前,将人劝着进了大门。

    待人走远,这边,苏煜成才笑着拍了拍宋夜安,轻声道,“宋总,一点小事,不要当真,改天我苏某请你喝酒,你可一定要赏脸。”

    宋夜安面色冷冰冰的,压制的怒火锁在心头,到底没有发出,“喝酒倒是不用了,告辞。”

    说完,他迈步离开。

    苏煜成扫了一眼他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也没多说什么,转身回了包厢。

    到了包厢,他看到正坐在一边冷冰冰喝酒的喻以默,顿时觉得有些好笑,走上前打趣道,“老喻,怎么回事?这次怎么这么冲动,跟那个宋夜安差点动手?”

    喻以默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冷冰冰的目光扫过他,“不该问的不要问。”

    听他这么一说,苏煜成笑出声来,不怕死的继续猜测,“该不会是因为女人吧?那个阮诗诗?”

    果不其然,这话一出,男人的脸色又沉了几分,沉沉的目光像是裹挟着刀片,“嗖嗖”的朝他射了过来。

    苏煜成背后一凉,笑眯眯的移开目光,拿起旁边的酒杯,冲着包厢另一侧的男男女女一挥,示意喻以默看,“看,那个方澄许,刚从国外回来,还没逍遥够,就被他老爹给安排了一门婚事,和李家二小姐联姻,据说那二小姐足足有二百斤,贼能吃,你敢想吗?”

    “还有那李绅,刚往家里塞了个二房,新婚不足月,在外面照样花天酒地。”说着,苏煜成回头看向喻以默,“说明什么道理,老喻,你明白吗?”

    喻以默冷冷的睨了他一眼,没说话。

    他向来与这些富家公子哥谈不来,都认识,却不熟,倒是苏煜成,跟他们打的火热。

    苏煜成眸光突然严肃了几分,“男人呢,情可以留,但心不能随便动,否则,动了心的,就会处于被动的境地,就会被人抓住软肋。”

    谁动心谁就输了,这个道理,他不可能不明白。

    喻以默敏感,瞬间察觉到他话中的意思,他冷冷道,“你什么意思?”

    苏煜成笑笑,故意不说明,“我什么意思,你还不明白?”

    看喻以默没什么耐心了,他这才挑明,“你最近对阮诗诗,是不是过分关心了?”

    “有吗?”喻以默冷哼,不在意的抿了一口酒。

    他对那个女人,怎么可能会心动?

    “是吗?”苏煜成笑道,“那既然这样,不如今天叫两个美女陪你玩玩?”

    说着,不等喻以默发话,他就打了个响指,唤来在一旁候着的侍者。

    “去叫几个姑娘来,要干净的,清纯的。”

    这话一说,侍者立刻转身安排,另一边的怀抱美女的公子哥们也纷纷侧目,笑着打趣,“苏哥今晚还来?身体吃得消吗?”

    “是啊,还特意指明了要清纯的,有意思啊!”

    苏煜成闻言,笑着看了看旁边的喻以默,“今天可不是我叫的。”

    顿时,公子哥们都好奇的朝喻以默看来。

    圈里谁都知道,喻以默私生活干净的不得了,向来不会碰外面的女人。

    今儿倒是反常。

    喻以默微微蹙眉,看向苏煜成,冷声道,“别给我搞这些。”

    苏煜成冲他眨了眨眼,笑的魔性,“就是喝杯酒而已,怕什么,况且,你不是说没动心吗,正好试试。”

    喻以默眸光微冷,本要拒绝,可听到他后面的那句话,也犹豫了。

    他对阮诗诗,不可能心动的,就算是要试,他也没什么怕的。

    很快,一个妆容很浓的中年女人推门进来,身后跟了好几个年轻女孩,个个身材均匀,正如苏煜成要求的那样,一溜儿的清纯型的。

    中年女人冲苏煜成笑笑,“苏少,看看,这些都干净,您喜欢哪个?”

    苏煜成眸光一扫,指了指站在最边的长发女孩,“那个,过去陪喻先生,那个,来我这儿。”

    长发女孩被指中,面上掠过一丝欣喜,在看到自己要陪的男人时,目光顿时直了。

    坐在那边沙发上的男人,宛如神颜,高挺的鼻紧绷的唇,浑身上下还散发着矜贵的高冷气质,这样的人,宛如极品。

    她今天竟然这么幸运,被点中陪这样一位角色。

    苏煜成扫了一眼傻眼的女人,冷笑道,“愣着干嘛?还不过来?”

    “是,是。”

    她立刻过去,在喻以默身侧坐下,眸光小心翼翼的扫过他的侧脸,有些激动的拿起旁边的酒瓶,“先生,我帮您把酒倒满。”

    问道女人身上的那股浓烈的香水味,喻以默皱了皱眉,没说话,在女人要倒酒的那一刻,他直接将杯子放到了桌子上。

    女人手一抖,酒差点倒出来,脸上浮现出一丝尴尬的笑,立刻又伸直手臂,往杯中倒酒。

    酒是倒满了,可喻以默却没有要伸手端酒杯的意思。

    一旁等着看好戏的苏煜成挑了挑眉,轻笑着提醒那女孩,“既然他不动手,你就喂他喝嘛!”

    听他这么说,女孩勾唇一笑,嗓音捏的尖细,“那先生,我喂您喝……”

    说着,她端起酒杯,小心翼翼的送到喻以默唇边,可谁知,男人突然眉头收紧,冷冷的道,“拿开!”

    女人吓了一跳,手一抖,酒杯里的酒正好洒到了他的裤子上,顿时,她大惊失色,放下杯子,连忙拿纸巾去擦,“不好意思先生,我不是故意的!”

    瞬间,喻以默心头压着的火燃到最大化,他一把拂开女人的手,“别碰我!”

    刚才被她碰到的那一刻,他浑身的汗毛都已经竖了起来。

    那是身体抗拒的自然反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