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医婿〕〔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帝国萌宝:薄少宠〕〔陆峰穿越1〕〔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重回1990〕〔陆峰江晓燕〕〔我的姐姐是天尊〕〔麻衣神婿〕〔娱乐超级奶爸〕〔近战狂兵〕〔神兽召唤师〕〔陈黄皮叶红鱼〕〔刘羽夏苏的〕〔总裁的下山高手〕〔第一章小爷可是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271章 就是要让她愧疚
    第271章就是要让她愧疚

    阮诗诗抬眸,正巧对上叶婉儿的双眸。

    两个人都没说话,彼此的眼神交流,似乎就已经看透了对方的心。

    阮诗诗率先收回目光,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忍不住头大。

    昨天晚上她迷迷糊糊发了烧,都没想到喻以默会去找她,更没想到他会留下来照顾她一个晚上。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就算她浑身长满嘴恐怕都说不清楚,阮诗诗心中清楚,这个时候,叶婉儿虽然什么都没说,但心里也是认定了她和喻以默之间有什么。

    萱萱在一旁还忍不住嘟囔,叶婉儿皱眉,似乎有些生气了,转头冷冷道,“行了,萱萱,你别说了!”

    这话一出,萱萱这才闭了嘴。

    阮诗诗深吸气,看着面前的场景,两只手紧紧的绞在一起,有些不知所措。

    可是就算解释不清楚,这个时候她都要强行解释解释才行。

    她咬了咬牙,抬眼看向叶婉儿,语气坚定的开口,“叶小姐,昨天晚上喻总确实去找了我,是因为我生病了,发了高烧,没有人可以拜托,所以我才给他打了电话,让他给我带了退烧药。”

    “后来我一直不退烧,喻总怕我出事,这才留了下来。”阮诗诗深吸气,“我可以向你保证,我没什么都没做。是我忘记了喻总的身份,也忽略了喻总和你的关系,对不起。”

    这个时候,她只能尽力把错误都揽到自己身上,不然的话,喻以默和叶婉儿因为她而闹了矛盾,上升到叶家喻家联姻的事,这是她一个小小的公司员工没有办法承担的。

    就在这时,叶婉儿的声音传来,“没关系,我相信默哥哥,我和他就要订婚了,他不会做出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的。”

    阮诗诗心头一震,手心有些冒冷汗。

    接着,叶婉儿继续道,“而且,诗诗,我把你当成好朋友,我知道你也不会的。”

    阮诗诗抬眼,对上她的双眸,点了点头,“叶小姐,我会和喻总保持距离的,你放心。”

    闻言,叶婉儿笑了笑,伸出手覆上了她的手背,轻声道,“谢谢。”

    又聊了几句,阮诗诗以公司有事为借口,和叶婉儿告别,离开了咖啡厅。

    阮诗诗前脚刚走,紧接着叶婉儿的脸色就已经阴沉下来,她盯着窗外那道纤细的身影,眼底闪过了一抹暗光。

    一旁的萱萱松了口气,开口问道,“怎么样婉儿,我刚才演的怎么样?”

    叶婉儿回头,勾了勾唇,“你这演技,都能拿奖了。”

    萱萱高兴的耸耸肩,靠过来问道,“但是婉儿,我还是想不清楚,在这个女人面前演这么一场戏,又有什么作用呢?”

    叶婉儿冷哼,“只要她心里有点数,就不会再和默哥哥有什么密切来往了,而且经过了这件事,她对我肯定很愧疚,到时候,再想拿捏她,就容易的多了。”

    她清楚阮诗诗的性子,只要让她信任了自己,之后的事情一切都好说,捏圆搓扁,还不是由她说的算?

    果不其然,整整一下午,阮诗诗都沉浸在对叶婉儿的愧疚中,她没想到叶婉儿会这么大度,如果换作是她,自己的未婚夫在别的女人家里住了一晚,她肯定不能接受吧?

    叹了口气,听到敲门声,她才回过神来。

    “阮秘书,这有一份文件需要喻总签字。”

    阮诗诗拿过看了看,点了点头,“我等下去找喻总签了,你先去忙吧,签好了我通知你来拿。”

    “好。”

    阮诗诗将手头需要喻以默过目的文件都筛出来,起身去了办公室,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传来的回应,她这才推门进去。

    她走上前,将文件放到桌上,“喻总,这些都是待签的文件,请过目。”

    喻以默闻言,随手拿起来,一份份翻看,他神情专注,目光扫过文件的内容,拿起笔来做了几处标注。

    很快,两份文件签了字,还有一份文件需要修改。

    阮诗诗拿了文件,正要离开,却被人叫住了。

    喻以默腰板挺直,身子向后靠了靠,随手将钢笔的笔帽盖上,淡的看不出情绪的目光在她身上扫过。

    阮诗诗有些紧张,心脏不自觉的加速跳动起来。

    喻以默叫住她,有什么吩咐又不说,这才是让人最觉得煎熬的时刻。

    就在阮诗诗忍不住要开口时,男人清冷的声音传来,“今天晚上有个应酬,你陪我去。”

    “我……”

    阮诗诗眉头收紧,心里有些抵制。

    一想到今天中午的事情,她就不知道该不该答应,若是答应了,叶婉儿知道了,她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吗,要是不答应,这也算是工作的一部分。

    察觉到她的纠结,喻以默皱了皱眉,抬眼看她,“怎么了?不方便?”

    阮诗诗深吸气,咬了咬牙道,一板一眼的道,“我今天想早点回去休息,而且头上带着伤,恐怕不太合适。”

    闻言,喻以默眸光微顿,扫过女人的额头,淡淡道,“嗯,知道了。”

    阮诗诗闻言,面色一喜,连忙道,“谢谢喻总。”

    说完,她迈步走出了办公室。

    喻以默脸上闪过了一丝错愕,不自觉的拧紧眉头,如果他刚才没有看错的话,阮诗诗脸上分明闪过了欣喜的神色。

    难道她就这么不愿意跟他一起去应酬?或者说,让她调到自己身边做秘书,她就这么不情不愿的?

    心里越想越闷,直到杜越敲门。

    “喻总,泰兴合作的企划案已经拟订了。”

    杜越说着,将手中的那份文件递了过来。

    一听是和泰兴的合作,喻以默面上的阴霾一扫而尽,他面色正经了几分,接过企划书开始翻阅。

    这次和泰兴集团合作的是个大项目,涉及的资金投入高达七个亿,早在一周之前,新闻上就已经在频繁的刷这次和泰兴的合作了,江州城商圈人尽皆知。

    这个项目,也是喻氏集团后半年最大的项目之一,喻以默自然上心。

    翻开看了看,喻以默皱眉,“后期规划这部分还需要再修改。”

    “是。”

    看到杜越转身要走,喻以默开口唤他,“对了,最近叶氏那边有什么动作。”

    杜越止住步子,轻声道,“那边的人传来消息说,叶氏打算召开记者发布会了。”

    喻以默微微颔首,淡淡的道,“嗯,知道了。”

    果然,叶枫彭按照他说的路子走了。

    其实,话说回来,公开道歉也不是唯一的办法,而喻氏也不是没有能力帮他,说到底,他只是不愿意帮他而已。

    他更愿意,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着叶氏一点点走向毁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不科学御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相公很腹黑〕〔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