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败战神〕〔重生南非当警察〕〔薄司寒慕晚晚重生〕〔超级豪婿林阳江婉〕〔妃常难驯:魔帝要〕〔黑暗血时代〕〔一世龙皇〕〔至尊神医〕〔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我的傻白甜老婆〕〔明尊〕〔启明1158〕〔迷踪谍影〕〔林羽江颜〕〔胜者为王〕〔南明第一狠人〕〔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285章 她也有责任
    第285章她也有责任

    下一鞭子落下时,喻青山冷喝道,“自己数着!一共十鞭!”

    “咻!”的又是狠狠一鞭子落下!

    喻以默眉头紧拧,声音像是从紧紧咬着的牙齿间挤出来似的,“四!”

    “五!”

    阮诗诗站在原地,看着布满一道道长长疤痕的后背,两只手冰冷至极,红色的鲜血已经染红了男人整个后背,血肉模糊的吓人。

    奶奶看不下去了,颤抖的站起身来,“青山!你真准备把我孙子给打死吗!”

    喻青山额间青筋暴起,“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他不仅是你孙子,也是我儿子!”

    他说着,再次扬起手,狠狠地抽了下去!

    “七!”

    “八!”

    奶奶猛地站起身来,伸手要去挡,“喻青山,不能再打了!”

    再打下去真的能要了喻以默的半条命了,此时此刻,男人额头已经布满了汗珠,强撑着的身子微微颤抖着,似乎再有一鞭子下去,他就会趴在地上。

    喻青山不肯退步,沉沉道,“企划书泄露,公司股票下跌,这随便一条,十鞭子都不够!”

    说着,他面容阴沉的回头命令,“吴叔,过来把老夫人拉开!”

    既然要打了,他定然要打够数,不然将喻家家法置于何地!

    就在他再度扬手的那一瞬间,一旁的阮诗诗突然咬紧牙关,猛地冲了上去,挡在了喻以默身前。

    “咻!”的一鞭子,直接甩上了她的后背。

    阮诗诗痛哼出声,一张小脸完全皱了起来。

    那一瞬间,她只觉得像是有东西勾起她的皮肉,狠狠地撕破,血肉暴露在空气中的那一瞬间,疼痛感席卷而来。

    是真的很痛,痛的几乎不能承受的那种。

    众人一惊,显然没想到会有人突然冲上来,待他们看清楚是阮诗诗时,眼底惊讶的神色愈发浓重。

    奶奶叫道,“诗诗,你怎么……”

    喻以默也完全没想到阮诗诗会冲过来为他挡下这一鞭,顿时变了脸色,“你让开!”

    阮诗诗倒抽凉气,咬着牙道,“要罚,应该连带我一起罚。”

    喻青山脸色铁青,握着鞭子把柄的手背泛白,冷喝道,“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插手我们家的事!”

    阮诗诗强忍疼痛,咬着牙道,“我之前和喻总领过证,如今虽然离婚了,好歹算半个喻家人,而且这次企划书泄露,我也有责任……”

    喻以默面色突然变了,“你胡说什么!”

    阮诗诗面色苍白,并未回应喻以默,一双倔强固执的黑眸看向喻青山,一字一句的道,“伯父,我现在是喻总的秘书,那份企划书,是经过我的手转交给泰兴的,在这期间,也有泄露的可能,所以说,我也有错。”

    一时间,空气静谧了几分。

    阮诗诗咬了咬牙,接着说道,“而且,绯闻的事情,我可以证明,喻总和苏凌小姐只是商务往来,并没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

    喻以默眸光复杂,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领证?”喻青山眯了眯眼睛,脸色难看,“你少来糊弄我!”

    事到如今,气氛已经进入白热化的阶段,奶奶在一旁已经红了眼,“青山,诗诗说的没错,他们确实领了证,只不过后来……”

    眼看着喻青山皱起眉头,喻顾北也跟着附和了一句,“爸,她说的是真的。”

    这回,倒是轮到喻青山和何淑萍傻眼了。

    吴叔看了一眼面色惨白的喻以默,迈步上前,轻声道,“老爷,事已至此,只差这最后一鞭了。”

    一直僵持下去,对谁都没好处。

    喻青山眸光凌厉了几分,扫了一眼阮诗诗,冷冷道,“既然你愿意替他受罚,我就成全你!”

    说着,他扬起鞭子,狠狠地抽上阮诗诗的后背。

    “啪!”的一声,阮诗诗身子剧烈的一抖,浑身颤抖。

    这已经超出她能承受的疼痛范围了。

    还好,家法的十鞭,已经结束了。

    喻青山将鞭子递给吴叔,转而扫向喻以默,冷冷道,“希望这次,能给你长个记性!”

    奶奶闻言,顿时松了口气,连忙急匆匆的吩咐佣人,“快给家庭医生打电话,让他立刻赶过来!”

    事到如今喻以默背后的大片伤口,任谁看都忍不住心底犯怵,阮诗诗虽然只挨了两鞭,可身上的衬衫已经被划破,露出后背上的伤口。

    奶奶立刻吩咐女佣过来,给阮诗诗披上衣服,遮盖身体,“快带诗诗去楼上的客房!”

    喻青山面色阴沉的负手回房,何淑萍叮嘱了几句,也跟着离开了,剩下的佣人慌慌忙忙,将喻以默和阮诗诗分别扶进房间。

    这边老宅大厅里兵荒马乱,而另一边宽敞明亮的酒店包厢外,同样有人忧心忡忡,焦灼难耐。

    叶婉儿已经在走廊处徘徊了半个小时了,都没看到喻以默的人影,她恨不得立刻给他拨电话问他为什么没过来,可一想到这是她自己制造的“偶遇”,这样实在不妥,只好按耐下冲动。

    “婉儿。”叶枫彭也等不及了,他从包厢里出来,看到在走廊上来回踱步的叶婉儿,忍不住皱起眉问,“我和你妈都在这儿等了将近两个小时了,怎么还不见人过来!”

    原本叶婉儿说好了喻以默的父母要回国,她特意打听了喻以默订好的酒店,故意订了他们旁边的包厢,为的就是制造一场偶遇,让两家家长尽快的见一面把婚事定下来。

    没想到在这儿左等右等,等了将近两个小时,还是没有人来!他这心头的火气自然是压不住了。

    叶婉儿着急地脸都红了,她咬了咬唇,没底气的开口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打探的消息分明说他订了包厢的,按理说这个时候他应该已经接到伯父伯母了,怎么没过来呢?”

    “哼!”叶枫彭冷哼,“早就说过让你做事沉稳一些,你看看你这办的是什么事?让我和你妈在这儿等了这么久,最后还不确定他们会不会来!”

    叶婉儿被训得无话可说,她看了一眼时间,深吸了一口气道,“算了爸,可能是他们临时有什么事情,我们先吃吧,见面的事情下次再说。”

    叶枫彭闻言,面色不悦的甩了甩袖子,转身走进包厢。

    这一顿饭,叶婉儿吃的心神不宁,一回到家,她就立刻拨了一通电话,“去查一查喻以默的行踪!我要详细的!”

    到底出了什么事,她一定要了解的清清楚楚!

    不出半小时,电话打过来,那头传来男人的声音,“小姐,喻以默出事了。”

    叶婉儿闻言,瞬间紧张起来,“他怎么了!”

    “喻青山和何淑萍一下飞机直接被接回了老宅,因为公司的事情,喻以默受罚,挨了鞭子。”

    “什么?他…他现在怎么样!”

    那边的男人继续汇报,“喻家的佣人说,伤的很严重,不过,他带过去的那个秘书替他挡了两鞭子。”

    叶婉儿闻声,只觉得耳边轰的一声响,大脑倏地一片空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斗罗之武魂进化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