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云若月楚玄辰〕〔神医毒妃不好惹〕〔餮仙传人在都市〕〔太荒吞天诀〕〔疯狂进化的虫子〕〔万古神尊〕〔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战神医婿〕〔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帝国萌宝:薄少宠〕〔陆峰穿越1〕〔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重回1990〕〔陆峰江晓燕〕〔我的姐姐是天尊〕〔麻衣神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289章 是去是留他说了算
    第289章是去是留他说了算

    不知为何,阮诗诗只觉得这话有些暧昧,她不自然的轻咳两声,随口道,“再说吧,先挂了。”

    说着,她慌乱的将电话挂断,心口砰砰直跳。

    趴了一个晚上,她只觉得自己的胸口都是痛的,又不能翻身,只好侧过身来躺一会儿,给自己的胸膛舒缓压力。

    没一会儿,有人敲门,奶奶带着佣人走进来,送来了早餐。

    奶奶走上前,殷切的关心道,“诗诗,你休息的怎么样了?”

    阮诗诗强打起笑容,轻声道,“奶奶,我感觉好多了。”

    哪怕后背痛的不行,她在奶奶面前还是一副坚强的笑脸。

    奶奶看在眼里,疼在心上,从佣人手里接过粥碗,轻声道,“诗诗,你别动了,奶奶喂你,这小米粥好消化……”

    阮诗诗闻言,心头一暖,看到几十岁的老人用勺子将粥喂到她嘴边,眼眶都湿润了。

    她如今也算不上是喻家的人,而奶奶还能这样对她,她真的很感动。

    奶奶拿起纸巾擦了擦她的眼角,“傻孩子,哭什么?”

    阮诗诗抽了抽鼻子,轻声道,“谢谢奶奶,一直都不把我当外人看待。”

    奶奶笑笑,轻声道,“你在我心中,从来都不是外人。”

    原本她就喜欢诗诗,再加上昨天晚上她义无反顾的上前去护喻以默,她在心中就已经认定她了。

    “快,来乖乖吃了,吃了饭再把药吃了,这样才能快点好。”

    被老人哄着吃了饭,阮诗诗心口暖洋洋的,仿佛后背的疼痛也跟着缓解了几分。

    等喂她吃完饭,阮诗诗起身,帮她掖了掖被角,轻声道,“诗诗,你好好休息,就把这儿当成自己家,有什么需要就跟我说。”

    阮诗诗冲她甜甜一笑,“知道了奶奶。”

    很快,奶奶离开,阮诗诗躺在床上,也睡不着,索性打开手机里的轻音乐,闭上眼睛休息着。

    暖融融的眼光透过窗户打在床上,不知不觉中,她就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再醒来时,就听到门口有脚步声传来。

    听到开门声,她瞬间清醒了几分,抬手将手机的轻音乐关掉。

    一道清冷疏离的女声传来,“阮小姐,你醒了吗?”

    阮诗诗没回头,就已经辨认出,那是何淑萍的声音。

    她深吸气,轻声开口,“醒了。”

    接着,喻青山带着几分严厉的声音传来,“淑萍,你直接跟她说吧。”

    听到这个声音,阮诗诗一怔,瞬间清醒了几分,连忙强撑着坐起身来。

    她礼貌的向他们打招呼,“喻先生,喻夫人。”

    何淑萍见状,立刻走上前来,轻声道,“不用起来了,就是过来和你说几句话而已。”

    扫到喻青山有些严肃的表情,阮诗诗深吸气,主动开口问道,“没事,喻夫人,有什么话,您就直说吧。”

    何淑萍顿了顿,看了一眼喻青山,这才回头对阮诗诗说道,“就是你昨天说的那些,我们已经调查过了,既然你之前真的和以默领过证,我们也就不说什么了,不过后来你们离婚了,还是你提的,对吧?”

    阮诗诗点点头,“是我提的。”

    何淑萍说的委婉,“既然你提了离婚,还围在我们以默身边,是不是不太合适了?”

    阮诗诗又怎么会听不出她话中的意思,她深吸气,轻声道,“我也想过,只不过我的工作合同还没有到期,在这之前,我还不能离职。”

    喻青山闻言,面色有些青,冷哼道,“哼!什么不能离职,我看你就是不想!”

    “人要有自知之明,我们喻家也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你直接说明,你想要什么,我允你便是。”

    阮诗诗抬眼,看到喻青山眸底泛出的冷光,心头跟着冷了几分。

    没想到,在喻青山眼里,她留在喻以默身边就是别有用心。

    她咬咬牙,语气坚定的道,“不好意思喻先生,我留在喻氏就是为了工作而已,要的只是一份工资,没想着别的。”

    喻青山不以为然,“你这样的女人我见多了,何必跟我在这里卖关子?说吧,你要多少?”

    阮诗诗心口一抽,有些难受。

    她咬紧牙关,看着喻青山,一个字都说不上来。

    原本她还以为喻家人个个都像奶奶那样通情达理,为人和善,可没想到喻家家主竟是这样狭隘。

    一旁的何淑萍见状,有些尴尬的扯了扯唇角,看向阮诗诗轻声道,“阮小姐,你别多想,我们不是那个意思,之前有太多女人前仆后继,对以默使手段下圈套,我们也是担心……”

    “喻夫人,您这么说,意思我在喻总身边也是为了给他使手段下圈套吗?”

    何淑萍笑笑,“我们没有这个意思。”

    喻青山闻声,看向阮诗诗的目光又多了几分冷意,没想到这么一个小丫头片子,当着他的面还这般伶牙俐齿,毫不退让!

    他皱起眉,冷声吩咐,“淑萍,别跟她说这么多,直接开门见山。”

    何淑萍点了点头,转头看向阮诗诗,“阮小姐,是这样,你虽然受了伤,但一直住在这儿也不太方便,我们给你安排了医院,所有的费用由我们承担,等下我们让人送你过去。”????

    说着,她又掏出了一张银行卡,“这张卡上有二十万,密码是六个零,是对你的精神赔偿和解雇赔偿,你拿了这笔钱,把伤养好,完全可以找一份更好的工作,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也可以找我……”

    阮诗诗垂眸,看着递过来的银行卡和写着何淑芬联系方式的名片,她的脑袋嗡的响了一声,脸颊火辣辣的发烫,仿佛刚刚被人打了一巴掌一般。

    这完全就是赤裸裸的羞辱,将她的自尊心完全踩到了地上。

    她咬咬牙,强压着心头燃起的怒火,抬眼看向喻青山和何淑萍,“喻先生,喻夫人,昨晚受罚是我自愿,跟你们没关系,我不需要你们的医疗费,至于这张银行卡,我不会收,我是喻总雇的人,是去是留他说了算,我会听他的安排。”

    说着,她起身下床,强忍着后背的疼痛,冲着他们微微欠身,“打扰了,我先走了。”

    说着,她转身拿起床头桌上的包和手机,在喻青山冰冷的目光下,迈步走出了客房。

    她昨天晚上就有预感,喻家人不会留她在这儿养伤的,没想到喻青山比她想象中的还要过分!

    她咬了咬牙,迈步离开,走到喻以默的房间门口时,却又不自觉的放慢了步子。

    也不知道,他现在情况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不科学御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相公很腹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