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峰江晓燕〕〔重回1990〕〔疯狂进化的虫子〕〔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跪下,我的霸气老〕〔我居然是这种身世〕〔战婿归来〕〔我的极品美女总裁〕〔六指诡医〕〔战婿归来秦朗苏倾〕〔秦朗苏倾慕〕〔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女神的上门狂婿〕〔深空彼岸〕〔战婿归来秦朗〕〔娱乐超级奶爸〕〔寒门小福妻〕〔重生八零团宠小神〕〔长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290章 她被赶走了
    第290章她被赶走了

    心头涌现出一阵纠结,可转念一想,她和喻以默相比,她要惨的多,起码他不会在满身是伤的情况下被人赶出去。

    阮诗诗自嘲的勾了勾唇角,加快脚步迈步朝楼梯口走去,刚走到门口,吴叔就追上来,“阮小姐,夫人给你安排了车,直接送你到医院。”

    阮诗诗硬生生扯出一丝笑,轻声道,“不用,我自己回去。”

    说着,她迈步走出了大门,头也不回的离开。

    看着女人离开的背影,吴叔眸光暗了暗。

    还真是个倔强的女人,就像当年喻以默的生母苏夫人一样,认准的事情,十头牛也拉不回来。

    与此同时,二楼的另一间卧室里,喻顾北坐在窗前,看到门口的身影时,眸底掠过了一丝暗光。

    他犹豫了一瞬,开口吩咐,“邵卓,推我下楼。”

    邵卓走来,推动轮椅,下了楼。

    到门口时,阮诗诗的身影已经不见了,邵卓开口问道,“少爷,还要去追吗?”

    “嗯,开车追。”

    邵卓应下,刚将轮椅抬上车,何淑萍就从里面出来了。

    她看到这架势,脸色一沉,连忙走上前来询问,“顾北,你这是做什么?”

    喻顾北笑的温和,“妈,我有点事,出去一趟。”

    何淑萍皱眉,“什么事?你该不会是要去追那个女人吧?”

    喻顾北轻声道,“妈,她受伤了,我去送送她。”

    何淑萍走上前,拉着他的轮椅不肯撒手,压低声音道,“你不准去!你爸给她安排了司机,是她自己不坐的,把你爸气的要死,你要是再追上去,像什么话!”

    喻顾北看何淑萍不撒手,皱了皱眉,转而看向邵卓,“行了,搬下去吧。”

    邵卓应声,立刻照做。

    何淑萍的面色这才缓和了几分,抬手拍了拍喻顾北的肩膀道,“这才对了,听妈妈的话,妈妈不会害你的,正好趁这个机会,我跟你爸说说,让你去公司历练历练,他保准会同意的!”

    喻顾北扯了扯唇角,什么都没有说。

    他心中清楚,在何淑萍眼里,最看重的就是这份家产,她想要为他争得这份家产,而对于他来说,家产什么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要让那个人痛不欲生。

    阮诗诗离开喻家,一个人走出好远,这才到了外面的主干道,背后的伤口似乎因为牵连到而隐隐作痛,她倒抽凉气,额头有些冒汗。

    背后的疼痛一阵一阵的袭来,让人难以忍受,她顺着路走了半天,也没看到一辆空的计程车。

    就在这时,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她拿出来一看,看到上面闪烁着的“喻以默”这三个字,心头瞬间收紧了几分。

    他突然给她打电话做什么,难道他知道了她已经离开了喻家?

    阮诗诗心里拿捏不准,索性按熄屏幕,没有接听。

    终于,一辆计程车驶来,她拦下来,上了车,面色苍白的道,“师傅,麻烦去中心医院。”

    就在阮诗诗前往中心医院时,喻以默已经连着给她拨了三通电话,都没有人接。

    怎么回事?

    喻以默蹙眉,心头不知不觉生出了几分担忧,没一会儿,他开口唤门外的佣人。

    很快,一个年纪不大的女佣推门进来,低着头问道,“大少,有什么吩咐?”

    喻以默沉沉开口,“昨天和我一起来的那个阮秘书,她现在怎么样?”

    那女佣愣了愣,脸上闪过一丝慌乱,很快就开口回答,“她…一切都好,大少不用担心。”

    喻以默眉眼一动,面色瞬间冷了几分,“一切都好?”

    若她说她不知道,他还不会起疑,可她竟然直接说她很好,这不得不让他多想。

    那女佣有些慌乱,头也不敢抬,“是的,中午送去的东西都吃完了……现在应该已经休息了。”

    听着似乎没什么问题,可喻以默总觉得有些异常,他深吸气,眸光扫过女佣的脸,淡淡道,“好,那你拿着手机去她的房间,拍一张照片给我看看。”

    说着,他将手机递过去。

    女佣身子一抖,大惊失色。

    如今家里的佣人谁不知道,那个被大少带回来的阮秘书已经被老爷和太太赶出去了!要她去拍照,这不是难为她吗?

    况且,太太还特意嘱咐了,让他们这些人不要乱说,可现在……

    女佣声音哆嗦,“大少,我不敢……”

    喻以默眉头收紧,声音冷硬,“不敢?我让你去的,有什么不敢?”

    女佣被吓的颤抖,差点就要哭出来了,“那个阮秘书,她…她已经走了。”

    “什么?”喻以默身子僵了僵,“走了?”

    怎么可能?

    她身上还有伤,才半天的时间,伤口都没结痂,家庭医生特意叮嘱了头几天不能动,要静养,她现在走,肯定会牵拉到伤口,造成二次伤害!

    “我…我也不清楚……中午老爷和太太去了客房一趟,不知道说了什么,阮秘书就走了,走的时候也没有坐老爷安排的车,大少,我知道的就这么多……”

    喻以默没说话,沉默半天,身上散发出的冷意越发明显,片刻后,他扫了一眼女佣,声音放轻了一些,“你出去吧,我不会说是你说的。”

    “谢谢大少。”

    女佣连声道谢,连忙退出了房间。

    喻以默皱眉,脑海里来来回回浮现的都是女佣刚才说的那些话?

    父亲和何淑萍究竟对她说什么了,竟然让她不顾身上的伤就直接走人?

    他攥紧拳头,用双臂撑起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艰难的套上一件衬衫,不小心牵扯到背后的伤口,疼痛立刻席卷而来。

    喻以默皱紧眉头,强忍疼痛将衬衣的袖子扣上,穿好衣服,迈步走向门口。

    每走一步,他都能感觉到身上的肌肉会牵连到背部的皮肉,与此同时带来的就是一阵阵尖锐的疼。

    还是很疼的。

    他都有些难以忍耐,更别说是阮诗诗了。

    心底生出一阵怒火,他迈步走到门口,推开门出去。

    守在门口的女佣显然没想到他会突然出来,吓了一跳,“大少,您要好好休养……”

    可喻以默充耳不闻,套上西装外套就朝楼梯口走去。

    佣人们又惊又怕,立刻把消息汇报给正在书房的喻青山。

    喻青山和何淑萍匆匆赶到时,喻以默已经走到门口,正在换鞋。

    喻青山见状,顿时皱起眉头,冷喝道,“你要去哪?”

    喻以默面色沉冷,“去医院。”

    他本以为,父亲再严厉,也会让受了伤的女人在家养个几天伤,没想到,还不到一天,他就将人给赶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宅了百年出门已〕〔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网游我能强化万物〕〔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顶级气运,悄悄修〕〔大王饶命〕〔世子很凶〕〔大唐扫把星〕〔逆天邪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