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妃常难驯:魔帝要〕〔黑暗血时代〕〔一世龙皇〕〔至尊神医〕〔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我的傻白甜老婆〕〔明尊〕〔启明1158〕〔迷踪谍影〕〔林羽江颜〕〔胜者为王〕〔南明第一狠人〕〔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武炼巅峰〕〔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295章 他会负责
    第295章他会负责

    听到这句话,阮诗诗一愣,瞪大双眼惊愕的看着他。

    这句话也太让人浮想联翩了吧!

    可男人面色自然,动作流畅的在旁边侧躺下,面朝她这边。

    一瞬间,阮诗诗只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在倒流,可冷静了几秒后,她突然想到了什么,面色顿时冷了几分,“我们这样,不太合适吧?”

    他都要和叶婉儿订婚了,还跟她这样同床共枕,要是传出去,只怕对他们两个都不好。

    看出阮诗诗眼底的犹豫,喻以默黑眸轻闪,几秒后,坐起身来。

    停顿了片刻,他站起身,淡淡道,“好,那我走了。”

    说完,见她没什么反应,他抬手将床头的灯关上,转身要走。

    病房里的灯一关上,气氛立刻变得阴森,雷声风声下雨声交杂在一起,让人心底生寒。

    阮诗诗身子不受控制的抖了抖,下意识的伸出手,一把拉住了喻以默的衣角,“别…走!”

    其实说真的,她还是害怕的。

    喻以默感觉到衣服一紧,一回头就看到了低着头紧闭双眼被吓的不行的小女人。

    看到她这样的反应,他不自觉的勾起唇角,转身回到床边,带着温度的大手覆上了她的肩头。

    过了一会儿,她紧绷的身子才慢慢放松下来。

    “别紧张,会扯到伤口。”

    说着,他安抚她慢慢躺下,也在她身侧侧躺下。

    病床的床不算大,对两个人来说实在有点拥挤,可他们两个后背都有伤,不能平躺,只能侧卧,这样一来,堪堪能够躺下。

    只是,两个人面对面的距离靠的足够近。

    阮诗诗面前就是喻以默的胸口,男人温热的呼吸正好能够喷洒到她的额头,暖暖的,痒痒的。

    虽然她心头的那些恐惧退散了许多,可这样的距离让她不自觉的紧张了几分,原本的困意也没了。

    似乎是感觉到了她的紧张,喻以默伸出手,轻轻将被子盖到两人身上,声音低沉的道,“别想太多,睡觉。”

    男人的话语像是带着魔力,竟然让阮诗诗鬼使神差的放松了身体,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声,喻以默勾了勾唇角,也慢慢地放松下来,睡着了。

    就在这时,病房门外,闪过了一道黑影。

    翌日清晨,经历了一晚上风雨洗礼的江州城焕然明亮,阳光升起,暖意融融。

    叶婉儿睡到自然醒,到楼下吃早餐时,看到了霍川,招了招手让他过来,“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霍川走上前,轻声汇报,“查到了,在中心医院,阮诗诗和喻以默都住院了,病房相邻,而且昨天晚上……喻以默睡在阮诗诗的病房。”

    “什么!”

    叶婉儿一惊,端着咖啡的手一抖,褐色的液体顿时撒到了桌子上。

    没想到,阮诗诗这个贱人在这个时候还不忘勾引人!竟然在病房里!

    按耐不住心头的怒火,叶婉儿腾的起身,顾不上手上的咖啡渍,急冲冲的上楼,“我这就去医院!”

    “小姐!”霍川追上去,“你这样和喻以默闹僵,只怕对你更不利!”

    叶婉儿气的快要炸了,“那我怎么办!”

    她现在又能怎么办!当初若不是因为她这个病,也不会让别的女人有机会趁虚而入,而现在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其他女人取代她的位置吗?

    不可能!她不甘心!

    霍川连忙道,“你自己出马,不如借刀杀人,你不是说喻青山很讨厌阮诗诗吗,为什么这个恶人不让他去做!”

    一番话,瞬间让叶婉儿醍醐灌顶,她深吸气,咬了咬牙,冷静下来。

    对啊!与其她跑过去跟喻以默发生正面冲突,倒不如把这件事告诉喻青山,让他代替她去教训阮诗诗,况且,正好他昨天说了今天要亲自去找喻以默。

    叶婉儿一喜,连忙道,“霍川,你说的对,快想想办法,把喻以默的这些消息透给喻青山!”

    霍川看她冷静下来,这才松了口气,“放心吧小姐,这事交给我。”

    叶婉儿一听,顿时笑逐颜开,不自觉的伸出手拍了拍霍川的肩膀,“还是你好!快去做吧!”

    说完,她快速跑上二楼。

    霍川抬眼,看着女人轻盈的背影,又抬手摸了摸刚才被她拍过的肩头,唇角微微扬起。

    只要她开心,让他做什么他都愿意。

    半个小时后,喻家老宅,喻青山风风火火的离开,带人直接前往中心医院!

    到了医院喻以默的病房门口,他气势汹汹的一把将门推开,直接走进去。

    喻以默和苏煜成正在说话,“砰”的一声被打断,就看到面色铁青的喻青山带人进来。

    喻以默面色微沉,“父亲。”

    “你!”喻青山扫了病房一周,除了他和苏煜成之外也没看到半个人影,更别说是阮诗诗了。

    喻以默不急不缓的看了一眼他带来的人,开口问道,“父亲,怎么了?”

    喻青山没看到屋内的人,只好止住了话头,可心底依旧气得不行,咬牙道,“你说怎么了!家里不住非要跑来医院!为了一个女人就跟你老子翻脸!”

    喻以默目光淡淡,没有说话。

    气氛有些僵持,停顿片刻,喻青山转而看向身后的人,“你们都给我出去!”

    一旁的苏煜成也相当有眼力价的迈步走了出去,将房门带上,只留下他们父子俩。

    喻青山喘着气,看着喻以默,冷冷道,“说吧,公司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我正在处理,现在舆论已经控制住了,其他的我会尽力挽回。”

    喻青山蹙了蹙眉,没说话。

    这两天网上言论的势头确实减弱了许多,这是事实,他也不能再说什么。

    喻青山冷哼道,“那婉儿那边你怎么交代!跟别的女人纠缠不清,你还打不打算对她负责!”

    一听,喻以默眉头收紧,抬眼看向他,开口问道,“是婉儿跟您说的?”

    喻青山面色沉冷,“你别管谁跟我说,总之你和婉儿订婚,我同意,但是别的女人,我不接受!”

    闻言,喻以默沉默着没说话。

    喻青山接着道,“你自己说,这婚你到底订不订!”

    其实,从私心来讲,这个时候喻氏订婚,可能会给公司现在的情况带来一些转机,他当然想要趁这个机会拉公司一把。

    沉默了片刻,喻以默终于动了动唇,“我会负责。”

    对于叶婉儿,他有感激,有亏欠,答应她的事情,他自然要做到。

    喻青山的声音再次响起,“那就和那个阮诗诗断干净!”

    眉头收了收,几秒后他抬头,目光直直的看向他,“我和阮诗诗不是那种关系。”

    喻青山两只手负到背后,冷冷道,“我不管你们什么关系,总而言之,我会尽快安排你和婉儿的订婚,你做好心理准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斗罗之武魂进化系〕〔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