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做局〕〔安小诺战擎渊〕〔吴峥林夏〕〔龙零〕〔老婆是花瓶,得宠〕〔都市超级修仙人〕〔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地表最狂男人〕〔神医狂婿〕〔大流寇〕〔收集末日〕〔一胎俩宝,老婆大〕〔骑着恐龙在末世〕〔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小阁老〕〔三国之曹家逆子〕〔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机灵双宝爹地你认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306章 对你的犒劳
    第306章对你的犒劳

    阮诗诗怔了怔,很快反应过来,点头道,“是。”

    江焕辰扬眉问道,“那你跟我说说这最新系列为什么非要找我做代言?”

    阮诗诗暗中松了口气,这个问题的答案,早在她来这里之前,就已经打好了腹稿,背的滚瓜烂熟了。

    她流利的将新系列的卖点和设计师介绍了一遍,之后又开始着重介绍江焕辰和新系列的契合点。

    这中间,自然也提到了江焕辰在k国当练习生的那几年,阮诗诗虽然不熟悉他的演唱会什么的,但关于他的成长路程却早就摸清楚了,一番话讲下来,确实说到了江焕辰看中的点子上。

    “……所以,这就是我们想找江老师做代言人的原因,如果您有其他想要了解的,我可以安排人接待您,详谈剩下的事。”

    江焕辰勾了勾唇,看到琼姐已经帮阮诗诗的伤口贴上了创可贴,淡淡道,“说的……也就一般般吧。”

    阮诗诗一愣,有些诧异。

    刚才那一番话,她觉得自己都快被说动容了,没想到在江焕辰看来就是一般般?

    “那……江老师有意向和redeur的设计师聊聊吗?”

    江焕辰勾唇一笑,伸了个懒腰道,“我考虑一下。”

    说着,他看向前面的司机,开口道,“小刘,把车停路边,可以让她下车了。”

    阮诗诗一愣,惊讶的看向江焕辰。

    司机很快就将车子停到了路边,助理将车门打开,琼姐拿起旁边的那块牌子朝她递了过来。

    一时间,阮诗诗有些犯懵。

    她这像是被人赶下车了。

    她拿着那块大牌子下了车,一回头就看到江焕辰正冲着她笑,还冲她招了招手,“再见,我的“忠实粉丝”。”

    紧接着,车门关上,车子扬长而去。

    阮诗诗完全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她迷茫的看了看周围,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偏的很,就连地铁口都看不到。

    她一个人拿着这么大一牌子,宛如一个神经病,就被江焕辰这样给丢下了!

    一时间,她有些气恼,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难搞,江焕辰会这么难搞。

    她拿着牌子走了好半天,路边的行人终于多了一些,可大家都用怪异的目光打量着她,一时间,阮诗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原本她还以为江焕辰很好说话,没想到竟然是这样一个高傲的折磨狂,她越想越觉得,让她在这儿下车,就是他故意的。

    走了好半天,她终于看到了一个地铁口,看了一眼手中的应援牌,又看了看旁边的垃圾桶,她毅然决然的决定解放双手。

    临走之前,想到自己刚才为了这个牌子花的两百块大洋,心里又有些不甘,拿起手机拍了一张照片,发了一条朋友圈,配上文案,“拜拜了您嘞!”

    阮诗诗平时也不怎么发朋友圈,可是今天她真的是被气到了,一冲动就发了出去。

    做完这一切,她收起手机,去坐地铁。

    与此同时,喻氏集团地下车库,喻以默坐上车,随手点开朋友圈,就看到了阮诗诗发的朋友圈。

    他点开配图,看到照片中那个印着江焕辰照片的展示牌,不自觉的勾了勾唇。

    不用说,他也能猜到,她这是去找江焕辰了,而看她这语气,事情的进展肯定不怎么顺利。

    他收起手机,突然想到了什么,开口问杜越,“之前那家私房菜馆是不是搬到了金桥那边。”

    杜越回答道,“是的,要去吗?”

    “等一下,我打个电话。”

    喻以默说着,拿出手机,直接拨了阮诗诗的电话,“在哪?”

    半个小时后,阮诗诗匆匆赶到喻以默说的那家私房菜,绕过一个小院子,才看到了餐厅的真容。

    小桥流水,古色古香,这样形容毫不夸张。

    她报了喻以默的名字,很快就有人将她领到了楼上二层的一个包厢,门推开,里面同样装修的精美别致。

    一进去,看到里面就坐着喻以默一个人,阮诗诗有些惊讶,坐下之后才敢开口询问,“喻总,不是说带我见一个人的吗?”

    喻以默闻言,不急不缓的给她倒了一杯清茶,挑眉反问,“我不是一个人吗?”

    阮诗诗微怔,几秒后才猛地反应过来,有些尴尬的扯了扯唇角,“确实……”

    喻以默正了正面色,抬眼看她,“叫你来,就是问问你那边的进展怎么样?”

    “我……”阮诗诗一想到今天发生的那些事,顿时说不出话来了。

    喻以默端起茶杯的动作一顿,抬眼看向她问道,“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阮诗诗深吸气,“也没有,就是这事比我想象中的要难。”

    她大致讲了一下江焕辰不肯表态的情况,还没说完,菜已经上来了。

    喻以默看着对面滔滔不绝的小女人,嘴角浮现出一抹笑,轻声开口,“先吃饭。”

    阮诗诗应了一声,拿起筷子,心里还有些不舒服,可以看到桌上丰富的菜肴,心头的不悦顿时消散了大半。

    看着女人两眼放光的模样,喻以默缓声道,“吃吧,算是对你今天的犒劳。”

    阮诗诗心中一喜,立刻开始专注吃饭。

    一餐结束,阮诗诗吃饱,堵在心里的不快顿时也消散了许多。

    聊了几句之后,喻以默就站起身来,“我送你回家。”

    阮诗诗本想拒绝,可一想到这距离小公寓还有挺长的一段距离,索性就答应了。

    从包厢里出来,下楼梯时,阮诗诗膝盖一弯,伤口顿时痛了痛,她皱了皱眉,动作有些缓慢。

    旁边的喻以默敏感的察觉到了什么,看到她腿上的伤口,面色顿时严肃了几分,“这怎么回事?”

    阮诗诗愣了愣,连忙道,“没事……”

    她说着,就要快步下楼,可谁知下一秒,喻以默的手就已经伸了过来,直接拽住了她。

    下一秒,喻以默弯腰,直接将她拦腰抱起来。

    这个动作有些突然,阮诗诗惊讶的叫出声来,看着下面的楼梯,不自觉的搂住了喻以默的脖子。

    到了楼下,大厅里的卡座上的客人都朝他们看过来,阮诗诗有些害臊,直接将脸背到一边。

    好不容易上了车,阮诗诗这才被他放了下来。

    车门关上,车厢里有些暗,喻以默的身子朝她这边压下来,“阮诗诗,这伤口怎么弄的,你还不打算说吗?”

    封闭的空间中,阮诗诗能够清楚的感觉到男人身上的强势,她深吸气,咬了咬牙道,“我不小心摔倒碰的。”

    “是吗?”喻以默显然不太相信,抬手勾起她的下巴,“不打算跟我说实话?”

    他都不知道她究竟有多粗心,不过是一下午没见,她就弄得两条腿都是伤。

    阮诗诗动了动唇,点点头,看着男人近在咫尺的下巴,嗅到他身上淡淡的青木香,心跳突然加快。

    车厢内的气氛暧昧的刚刚好,他们两个人贴的又近,慢慢地,一点点靠近,再靠近……

    就在这时,一阵突兀的铃声响起,直接打破了氛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