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后我嫁给了渣〕〔餮仙传人在都市〕〔九转霸体〕〔一世巅峰林炎〕〔一世巅峰林炎〕〔太荒吞天诀〕〔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南明第一狠人〕〔乡村桃运小神医〕〔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年代之悍妻超〕〔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修真弃少混花都〕〔透视邪医混花都〕〔重生之战神归来叶〕〔虎婿〕〔最佳豪门女婿〕〔叶辰盛冰莹〕〔冷艳总裁的贴身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309章 订婚请柬
    第309章订婚请柬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阮诗诗觉得自己快要喘不上气时,扣在她肩膀上的手才突然松开了。

    她宛如被放生的鱼儿,大口吸气,心脏砰砰跳动,不能自持。

    一抬眼,对上喻以默那双泛着精光的双眸,她心头一紧,更加紧张。

    男人微微眯眼,似笑非笑,“还辣吗?”

    阮诗诗有些窘迫的开口,“不…不辣了。”

    说着,她连忙移开视线,端起桌子上的粥盒,低头开始喝。

    嘴上是不辣了,可是心却辣了。

    飞快地将粥喝了一大半,阮诗诗连忙开口道,“喻总,我吃好了,就先回去工作了……”

    “等一下。”喻以默皱眉,扫了一眼还剩下一半的粥,“你就吃这么少?”

    他认识阮诗诗这么久了,又怎么会不知道她的饭量,就这个量,她绝对不可能吃饱。

    原本阮诗诗是觉得和他这样太尴尬,想着早一点离开的,没想到分分钟被揭穿,她有些尴尬的冲喻以默笑笑,“最近在减肥……”

    “减肥?”喻以默眉间染上了一层冷霜,抿唇道,“减什么肥?”

    就她这小身板还减肥,不怕营养不良贫血吗?

    接受到男人眼神里的警告,阮诗诗只好硬着头皮重新坐下来,“我就是…随口说说。”

    “不许减。”喻以默挑眉,“你这样刚刚好。”

    刚刚好是什么意思?

    阮诗诗一头雾水,“什么刚刚好?”

    喻以默勾起唇角,视线掠过她的胸前,抬起下巴反问,“你说呢?”

    顺着他的目光,阮诗诗低头,看到自己胸口时,脸色刷的一下子涨红了。

    原来他是这个意思!

    阮诗诗又羞又恼,咬了咬唇说不出话来,就在这时,办公室外面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办公室的门直接被人推开,“默哥哥……”

    叶婉儿出现在门口,看到房间里的场景,顿时愣在原地。

    喻以默和阮诗诗同样也是一惊,纷纷抬眼看向她。

    喻以默率先回神,开口问道,“婉儿,你怎么来了?”

    叶婉儿惊讶的走过来,眸底情绪复杂,“默哥哥,你们……”

    她看看阮诗诗,又看看茶几上的餐盒,脸色有些泛白。

    阮诗诗反应过来,连忙放下手里的粥盒站起身来,“叶小姐……是这样,我们今天要加班,所以就先随便吃点东西,等下还有一堆工作要忙……”

    听阮诗诗这么一说,她的脸色才恢复了几分血色,她看向喻以默,扯了扯唇,“默哥哥,你说你加班,我放心不下,就过来看看你……”

    说着,她走到喻以默旁边坐下,将手中的袋子放到了桌子上,“我让家里的厨师给你炖了鱼汤,你工作辛苦,不能总吃这种没营养的外卖,要好好补补才行……”

    阮诗诗站在旁边,顿时觉得自己有些多余。

    就在这时,叶婉儿抬眼朝她看过来,冲她礼貌的笑了笑,“诗诗,你要不要再吃点?”

    阮诗诗笑着婉拒,“不用了,谢谢叶小姐,我吃的差不多了,这就准备去工作了。”

    说着,她弯腰将桌子上的餐盒和袋子收拾到一起。

    喻以默的目光扫过她,唇紧抿成一条线,转而看向叶婉儿,开口道,“不是说让你不要这么麻烦的吗?干嘛还特意跑来?”

    “我不是担心你吗?而且这两天我忙着筹备订婚的事,也好久没见你啦!”

    叶婉儿抱着喻以默的一只手臂,亲昵的说着。

    阮诗诗听到,收拾东西的动作不自觉的顿了顿。

    “对了。”叶婉儿突然松开喻以默,笑着拿起包包,从里面拿出一个精致的信封,看向阮诗诗说道,“诗诗,我和默哥哥就在这周末订婚,这是请柬,你可一定要来哦!”

    说着,她将请柬递了过来。

    阮诗诗心头一沉,抬眼看向那个信封,心口有些发紧,她伸出双手接下,强行扯出一丝笑来,“好,祝福你们。”

    “谢谢!”叶婉儿笑的甜美,冲她眨了眨眼,“到时候等你哦!”

    阮诗诗点点头,没多说什么,佯装镇定将收拾好的袋子拿起来,看向喻以默说道,“那我就先去忙了。”

    说着,她转身迈步走出了办公室。

    门关上的那一瞬间,她还能隐隐约约听到叶婉儿轻笑的声音。

    她有些机械的将垃圾丢到外面的垃圾桶,回到自己办公室,看着桌子上的请柬,鼻头有些泛酸。

    分明已经私下里安慰了自己好多次了,可是遇到这样的情况,她还是忍不住情绪波动。

    二十分钟前,喻以默还吻了她,可转眼,她就收到他要和别的女人订婚的请柬,还真有些讽刺。

    阮诗诗咬了咬牙,强行压下心头的不适,将请柬收到抽屉里。

    仅仅是收到这个消息她就已经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她又怎么可能全程淡定的参加他们的婚礼呢?

    算了,还是改天找个借口搪塞不去吧。

    将剩下的工作处理了一半,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了,阮诗诗拿起手机,看到喻以默给她发的消息,“下班吧。”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没有多余的一句话。

    她深吸气,收拾东西从办公室出来,看到旁边的总裁办公室已经没有人了,仿佛整层楼,只剩下她一个人。

    似乎从始至终,她都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翌日早上,阮诗诗从公寓赶到公司,准时打卡,刚到总裁办没多久,刘助理就过来敲门,“阮秘书。”

    “给你带的早餐。”

    “谢谢。”阮诗诗冲她笑笑,随口问道,“你昨天怎么请假了?”

    刘助理解释道,“家里有点事,已经解决了,我一走工作都交给你了,真是麻烦了。”

    阮诗诗笑着摇了摇头,“同事之间相互帮助,没什么的。”

    “对了,我听说今天安秘书回公司,她一个月的婚假还没休满呢,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回来了。”

    “是吗?”阮诗诗闻言,心头沉了沉,“可能是因为最近工作太忙,缺人手吧?”

    刘助理点了点头,“有可能吧,先不说了,我去工作了。”

    阮诗诗嗯了一声,看她走出了办公室。

    房门关上之后,想到刚才刘助理说的那些话,她突然有些隐隐的不安,她心中大概算了一下,她从行政部调到总裁办也差不多有一个月时间了,按理说安冉也应该回来了。

    可是,安冉一回来,是不是就意味着她要重回行政部了?

    偏偏女人的第六感出奇的准。

    刚过上班时间,杜越就敲响了她的门,“阮秘书,喻总让你过去一趟。”

    阮诗诗一听,心头咯噔了一下,心里已经大概猜到究竟是什么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人族镇守使〕〔镇妖博物馆〕〔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