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做局〕〔安小诺战擎渊〕〔吴峥林夏〕〔龙零〕〔老婆是花瓶,得宠〕〔都市超级修仙人〕〔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地表最狂男人〕〔神医狂婿〕〔大流寇〕〔收集末日〕〔一胎俩宝,老婆大〕〔骑着恐龙在末世〕〔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小阁老〕〔三国之曹家逆子〕〔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机灵双宝爹地你认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314章 尽力保她
    第314章尽力保她

    不出十分钟,接待室的房门打开,喻以默走出来,面色阴郁沉冷,眸底透出了几分寒意。

    他冷冷的扫过站在外面的人,视线都没有过多停留,很快,他转身,看向后面的黄总。

    “不好意思黄总,让你见笑了,今天公司出现了点紧急状况需要处理,就不能陪同了,改天我一定做东,我们好好聊一聊。”

    那黄总笑笑,摆了摆手,“没关系,一点小事,那合作的事我们再约时间,今天就先走一步。”

    两人寒暄了几句,黄总就带着助理离开了,喻以默站在门口,面色有些难看。

    他沉默时,旁边过来申请开会的部门助理和其他秘书也都大气不敢出,等他先开口。

    他的目光掠过阮诗诗,转而吩咐身后的杜越,“去安排一下,召开会议。”

    “是。”杜越动作利落的去安排。

    接着,她看向阮诗诗道,“你跟我进来。”

    阮诗诗犹豫了一瞬,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收紧,迈开步子跟了上去。

    走进办公室,门关上的那一瞬间,阮诗诗的心也猛然沉了几分。

    不等她抬头主动开口解释,男人带着寒意的声音猛地响起,“你为什么跟他在一起!”

    阮诗诗身子一紧,有些惊讶的抬眼看向他,看到男人眸底那一层薄薄的怒意时,倒抽凉气回答道,“我……我们是偶遇的。”

    “偶遇了就要一起逛街,一起吃饭,然后再送你回家?”喻以默怒意涌上心头,跨步上前突然逼近她,“阮诗诗,你是不是不懂什么叫做矜持!”

    她说她是无辜的,他可以相信她,可是别人不一样!公司上上下下这么多人,多少双眼睛多少张嘴,大家都看到了照片,不管那是不是偷拍,她和程子霄走的近已经实锤了!所有人都会怀疑她是泄露企划书的凶手,那到时候他就算想要保她也没办法!

    阮诗诗被突然震怒的男人吓了一跳,她身子抖了抖,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在沸腾,等她回神,才后知后觉的感觉到了屈辱感。

    她咬牙,“难道和异性一起逛街吃饭就不算矜持了吗?那我跟你是不是都已经到放荡的地步了?”

    闻言,喻以默眉头收紧,汹涌的怒意急匆匆的上涌到喉咙,最后又狠狠地退下去。

    他盯着阮诗诗的双眼,压低声音沉沉道,“你明知道你和程子霄关系的事情对于企划书泄露很敏感,为什么还要无所顾忌的跟他来往?”

    她这样,那他还怎么帮她?

    阮诗诗心头一紧,说不出话来。

    她和程子霄确实是偶遇,一起吃饭的时候也没想那么多,她以为喻以默受了家法,她也挨了鞭子,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可是没想到……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杜越的声音,“喻总,都已经安排好了,大部分股东和高层都到了,就等你了。”

    喻以默深吸气,应了一声,转而看向阮诗诗,看到她那双黑亮的双眸,心头犹豫了几分,开口道,“你和程子霄……”

    阮诗诗心中已经清楚他想要说什么,一字一句语气坚定的道,“我和他真的没什么,更没有把企划书泄露给他。”

    喻以默眼底情绪晦暗不明,闻声道,“好,我尽力。”

    尽力保她周全。

    说完,他转身,迈开修长的腿朝外走去,走到门口时,丢下一句话,“你跟着一起来。”

    阮诗诗深吸气,咬了咬牙,迈步跟了上去。

    这一场来自各位高层股东的发难,早晚会来的。

    从总裁办走出来,阮诗诗跟在喻以默身后,走向会议室,到会议室门口时,她还能听到锣鼓喧天的嘈杂声,可当身前高大的男人走进房间时,所有的声音都戛然而止。

    她随后也跟着走进去,对上众人复杂的目光,心口收紧,不自觉的有些紧张。

    会议室上的众人,对于阮诗诗来说几乎都是熟面孔,可不知为何,如今面对他们的目光,她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被看穿了。

    “应你们的要求,我来开会。”

    喻以默径直走到主位坐下,冷眼睥睨众人。

    会议内有一瞬间的安静,片刻后,一个有些谢顶的男人率先开口,“喻总,企划书刚泄露的时候,你开会说会给我们一个交代,可是到如今,我们大家可都没有等到啊!”

    他说着,还有意无意的撇了阮诗诗一眼。

    旁边有人附和,“是啊,虽然现在公司状况稳定了,但是经过这一场事情下来,也损失了不少,这些过错必须要有人承担。”

    “对,没错!”

    “……”

    细碎的声音响起,大家都有意无意的看向阮诗诗,意思不言而喻。

    有胆大的部门主管开口道,“喻总,这件事确实要给大家一个交代,七个亿的项目就这样打水漂了,而且还是因为我们公司出了内鬼,还通过公司邮件形式发给大家,如今要是不给交代,恐怕公司上上下下都不能接受。”

    喻以默眉头收紧,面色冷了几分。

    如今众人的意图他再清楚不过,因为这次企划书泄露的事情,大家心里都有疙瘩,正找不到人出气,如今邮件突然发出来,大家首先怀疑的人肯定是阮诗诗,这毋庸置疑。

    喻以默冷声开口,“我说过会给你们交代,但是不代表随便把一个人推出来背锅。”

    有人发声,“喻总,事情都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了,大家心里也都清清楚楚,也没必要袒护谁了。”

    喻以默下巴微抬,眸底的冷光犹如冷箭一般射过去,“你说说看,我袒护谁了?”

    他这样一问,那人顿时噤声,瞥了阮诗诗一眼,不敢答话。

    见众人不说话,喻以默挺直腰板,声音洪亮的说道,“公司的邮件系统突然被人黑了,还发出了这样有指向性的邮件,如果是有人刻意抹黑呢?大家也要指鹿为马黑白不分吗?”

    而且这邮件出现的时间确实存在很多疑点,况且仅凭这几张照片就定一个人的罪,确实有些说不通。

    一时之间,会议室有些沉默。

    过了半晌,那个谢顶男人突然看向一直都没有说话的喻顾北,“喻副总,这件事你怎么看?”

    喻顾北仿佛有一种让人忽视他的魔力,他不说话时,大家都注意不到他,而现在他被提及,众人的目光都朝他看了过去。

    大家都知道喻以默和喻顾北兄弟俩不对付,如今他们把这个难题抛给喻顾北,显然是带着几分想看热闹的私心。

    喻顾北勾唇笑了笑,抬眼看向坐在主位的喻以默,眸底情绪复杂。

    他淡声开口,“这件事,我也说不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