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疯狂进化的虫子〕〔万古神尊〕〔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战神医婿〕〔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帝国萌宝:薄少宠〕〔陆峰穿越1〕〔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重回1990〕〔陆峰江晓燕〕〔我的姐姐是天尊〕〔麻衣神婿〕〔娱乐超级奶爸〕〔近战狂兵〕〔神兽召唤师〕〔陈黄皮叶红鱼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317章 装什么姐妹情深?
    第317章装什么姐妹情深?

    阮诗诗闻声,这才回过神来,心里却还是忍不住去想刚才喻以默的表情。

    难道她哪里惹他生气了?

    一时间想不明白,她随着程子霄走出会议室,送他离开。

    他们两人在前面走着,后面跟着助理,穿过走廊时,阮诗诗这才忍不住开口说道,“刚才的事,谢谢你。”

    要不是程子霄,只怕她就已经被轰出喻氏集团了。

    “咱们两个说什么谢?”程子霄挑眉,突然抬手揽住她的肩,半开玩笑道,“想谢我,以身相许呗?”

    阮诗诗自然听出来他是在开玩笑,抬眼看向他,学着他的口气反问道,“当真?”

    程子霄眸底闪过了一丝波澜,还未答话,旁边就传来了脚步声。

    阮诗诗自然也听到了,她微微偏头看过去,正好看到站在前方不远处的喻以默。

    心头猛的一紧,她下意识和程子霄拉开了距离,面上闪过了几丝慌乱。

    喻以默眸光如冰,定定地看着他们,眼底的情绪晦暗不明,等阮诗诗再抬眼朝他看去时,他已经移开了视线,径直走过。

    阮诗诗的一颗心忍不住加速跳动,不知不觉中后背已经冒出了一层冷汗。

    上了电梯之后,她才慢慢的回过神来。

    程子霄自然将她的反应尽收眼底,收敛了脸上的笑意,故作轻松的开口道,“要真的感谢我,改天请我吃饭吧!”

    阮诗诗失神的应道,“好。”

    不知为何,刚才喻以默那不经意的一瞥,就已经在无形中给了她压力,她将程子霄送到公司门口之后,这才回了行政部。

    小韩在门口张望,看到她时,眸光一亮,走上前问道,“诗诗,怎么样了?”

    “没事。”阮诗诗有些无力的扯了扯唇角,径直走向办公室。

    路过办公区时,正巧孟子涵正在检查表格,看到她走过来,面色冷了几分,冷嘲热讽道,“谁做过什么事,终究会暴露的。”

    “是啊,纸里包不住火。”

    “……”

    阮诗诗听到那些讽刺,并没有放在心上,此时此刻她因为喻以默脑海里乱乱的,压根没功夫去理会他们。

    反倒是走在旁边的小韩忍不住了,她皱了皱眉,开口替阮诗诗说话,“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你们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别在这里嚼舌根了!”

    被怼的女同事闻声,不服气的挑了挑眉,“谁乱说了?又没指名道姓,你牛气什么?不就刚升职了嘛?你明明抢了人家的位置,还在这装什么姐妹情深,虚不虚伪?”

    女同事牙尖口利的几句话,说的小韩涨红了脸,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阮诗诗闻声,皱了皱眉,转而看向小韩,“小韩,我们回办公室吧。”

    小韩有些难堪的点了点头,正要跟着阮诗诗走向办公室,谁知刚才那个女同事又开口说道,“怎么了?说到痛处了,刚才不是还挺牛吗?”

    小韩气的回过头来,“你胡说什么!”

    气氛冷到了冰点,那女同事不肯罢休的站起身来,一副要跟小韩吵架的模样。

    就在这时,主管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兰姐面色严肃地出现在门口,扫了一眼众人冷冷说道,“怎么?是我给你们安排的工作太少了?”

    她一句话,瞬间将他们燃起的火焰浇了下去,其他看热闹的同事们也纷纷收回视线,忙自己手头的事情。

    见没人说话了,兰姐这才看向阮诗诗开口道,“诗诗,你过来一趟。”

    阮诗诗咬了咬牙,点了点头,朝那边走去。

    原本她刚经历了会议室内一场,现在只想一个人静一静,没想到又被卷进这样的争执里来了。

    她暗中叹了口气,走进了兰姐办公室,还没来得及开口解释,就听到兰姐说道,“你回家吧。”

    阮诗诗微怔,抬眼诧异的看向兰姐道,“兰姐,我做错什么了?”

    刚才程子霄在会议上不是解释的很清楚了吗?怎么公司还要赶她走?

    兰姐闻言,勾了勾笑道,“我是说让你回家休息一下,会议室上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我准你半天假,你回去调整一下。”

    阮诗诗一听,这才松了口气,忙拍胸脯道,“吓死我了,谢谢兰姐。”

    “行了。”兰姐笑笑,“等明天回来,你就先集中处理江焕辰代言的事情吧,上面交代了,你手头的任务我交给别人做。”

    阮诗诗愣了愣,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离开公司之后,她直接前往医院,看阮教授的状况不错,她才暗中松了口气。

    陪同阮教授和刘女士吃了晚饭之后,她这才离开医院回了小公寓。

    今天的这一天过得跌宕起伏,阮诗诗难得松了口气,好好泡了个澡,在浴缸里闭上眼睛冥想,不知不觉竟然睡着了,醒来时,浴缸里的热水都已经变成了温水,她连忙出来,裹上了浴巾。

    将头发吹干之后,时间已经不早了,阮诗诗这才踱步到卧室,准备休息。

    放在床头充电的手机闪了闪,她随手拿起来一看,看到上面有两个喻以默未接来电,一时间放松下来的身躯又突然紧张起来。

    喻以默这时候给她打电话干什么?

    阮诗诗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号码,正犹豫着要不要拨回去,突然手机震动起来,她手一抖,直接按下了接听键。

    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带着几分慵懒的低沉男声,“喂?阮诗诗。”

    被喻以默叫到名字,阮诗诗身子麻了麻,忙将手机放至耳边,开口问道,“怎么了?”

    喻以默开门见山道,“我想见你。”

    不知为何,男人的声音通过听筒传到她耳朵里,仿佛带着魔力,让她不自觉的紧张了起来。

    顿了顿,她保持理性的说道,“时间不早了,有什么事改天再说吧。”

    喻以默像是压根就没听到她的话一般,沉声道,“我在你家楼下。”

    阮诗诗一惊,连忙问,“你……你到底有什么事?”

    有什么事是电话里不能说,非要见面说的?

    她咬紧牙关,暗中下了决定,就算喻以默等会儿上来敲门,她也绝对不会给她开门的。

    电话那头的喻以默开口道,“你下来,我有话跟你说……”

    男人的声音有些发飘,和他平日里的声音不太一样,阮诗诗顿了顿,有些疑惑的开口问道,“你…喝酒了?”

    她猛然间想起来,之前喻以默喝了酒之后说话似乎是这样的。

    那边的喻以默顿了几秒,简洁地回道,“嗯。”

    阮诗诗倒抽凉气,原本已经坚定不移的内心突然动摇了,“那你早点回家吧。”

    “你下来……我有话要说。”喻以默又补充道,“如果你不下来,那我就上去……”

    “别!”

    阮诗诗心头一紧,她咬了咬牙道,“我下去就是了。”

    喻以默已经喝醉了,她也保不准他会做出些什么,还是下去见他一面吧。

    阮诗诗挂断电话,飞快地套上了一件长外套,从冰箱里拿了一瓶冰冻的矿泉水,出了家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相公很腹黑
  sitemap